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死混蛋,你找死啊
    话一说完,颜如梦就脚底抹油,惊慌失措的跑回自己的卧室。

    她也担心遭到颜如霜的报复。

    “死混蛋,你找死啊!”

    脸色绯红的颜如霜,触电般从叶天身上站起,恶狠狠的冲着叶天压低声音,咆哮道,赤红的双眸中,闪烁着能杀死人的愤怒目光,“该死的混蛋。”

    “混蛋就混蛋,干嘛还加一个死字,这大清早的,多不吉利啊。”叶天哭丧着脸,很委屈的解释道,“如霜老婆啊,刚才若不是我眼疾手快,将你拉入我怀中。

    你的后脑勺和屁屁就会与大地亲密接触了。

    再者说,是主动吻住我的,你不能冤枉好人,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很配合的与你接吻而已。

    罪魁祸首,其实是你啊。”

    “你……”

    颜如霜气得为之语塞,但转念一想,叶天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没有叶天揽住自己的腰肢,自己肯定摔在地上了,而且貌似也是自己主动吻上叶天嘴唇的……

    虽然心中醒悟过来,但以颜如霜的性子,口头上是绝不肯服软的,依旧气势汹汹的道:“你咋不说你的咸猪手牢牢箍在我腰间?还有你那该死的舌头,在我的口中胡搅蛮缠?

    下次你再敢这样,我就剪断你的舌头,踢爆你的弟弟。”

    此时的颜如霜脑海中,甚至还浮现出刚才与叶天紧密贴在一起时,叶天某个突起部位,一柱擎天,直顶在她小腹部位的尴尬画面……

    叶天故作慌张的捂着自己的弟弟,满脸黑线,意味深长的告诫道:“如霜老婆,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狠角色。

    你要是真的踢爆了我,那你这辈子就等着当寡妇吧。

    这世上除了我能够让你的身体产生某种想法之外,再无其他男人能唤醒你体内的原始想法。

    也就是说,你在这世上,终其一生都只能与我这个男人做那种事,你也只能与我这个男人关系密切。

    因为你与生俱来,对其他男人是都是拒绝的。”

    “混蛋!垃圾货色!”颜如霜握紧一双粉拳,连连挥动着,却始终不敢落在叶天身上,她当然知道叶天那坚硬如刚的身体强度,打不疼叶天,反倒会把自己的双手震得钻心的疼。

    叶天知道颜如霜已经被自己这话打动了,不由得满脸骚气的呵呵笑着,从颜如霜身边蹿过时,又在颜如霜脸上,捏了一下,然后整个人消失在空气中。

    颜如霜气得直跺脚,嘶声道:“混蛋,我要杀了你,你给我等着!”

    她愤怒的目光,四处打量这儿,却早已不见了叶天的踪影。

    摸着被叶天手指捏过的脸颊,颜如霜雪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芳心乱跳,犹如怀中抱着一只躁动不安的兔子。

    陡然间又想起先前颜如梦说的那些话,她的怒火,又转移到颜如梦身上,气急败坏的喃喃道:“老三这个死丫头,也敢取笑我,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话音未落,颜如霜风风火火的向颜如梦的卧室如飞跑去。

    ……

    一分钟后。

    叶天出现在名苑华府别墅群,对面的西餐厅门外。

    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大步流星走入西餐厅。

    他也懒得启动四处观望。

    既来之,则安之。

    能说出那番话的人,肯定与魔神夜帝有关。

    餐厅内人满为患,一派喧嚣。

    即便是叶天,也很难在密集的人群中,一眼看出先前给打电话那人。

    但他相信,既然对方叫自己来西餐厅见面,那么身在餐厅内的自己,此时已经进入了对方的视野。

    这时,一线微弱如游丝轻.颤的声音,传入叶天耳中:

    “直行五十步,右转,a区八号桌。”

    叶天嘴角浮现出一个玩世不恭的冷笑,当他按照提示音,晃晃悠悠的来到八号桌前时,整个人不由得一愣,眼前这人并不是夜帝,而是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

    性子高傲的马鹏举。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凭借自己一人之力,挑战邪神,以报父兄被杀之仇,所以他绝不愿加入王文华组建的复仇联盟。

    王文华所说的复仇联盟,令得马鹏举感到不安。

    这时,阿静捧着一双崭新的皮鞋,走到马鹏举面前,柔声征求马鹏举的意见,“大少,我帮您把鞋子换上吧。”

    马鹏举只是嗯了一声,他刚要起身穿鞋时,阿静就乖巧的跪在他脚边,捧起他的一只脚,然后又冲着客厅外,招了招手,紧接着另一个同样也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女子端着一盆水,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两女为马鹏举把双脚洗净擦干后,才帮马鹏举把鞋子穿上。

    整个过程,都不需要马鹏举亲自动手,这让马鹏举面露无奈之色。

    别人追求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而马鹏举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厌倦这种生活方式。

    他深知,长此以往,他的自理能力都会退化。

    “以后不用这样,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你们没事可做的话,就去休息。”这话马鹏举早就想对阿静说了,自从他回到家族之后,阿静一出现在他身边,就恨不得帮他穿衣脱.裤子,甚至是给他喂饭。

    阿静身躯一颤,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小声道:“大少,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

    “我不习惯你们的伺候,我是个手足健全的正常人,不是废物。”

    马鹏举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解释道。

    阿静的惶恐不安神色,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像阿静这样的人,从小就在马家长大,成长环境就注定了他们只能仰人鼻息才能有一线生机,与生俱来的自卑,时时刻刻令得她们把自个儿当成低人一等的下贱人看待。

    生而不平等的客观条件,即便是马鹏举也无力改变这种现状,他只能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更平易近人一些,把身边的保姆当人看,而不是当成工具或者发泄原始想法时装蝌蚪的罐子。

    马鹏举站起身,亲自将两女从地上搀扶起来,和颜悦色的安慰道:“别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在我眼中,你们是人,并没有低人一等。

    你们只是为了生存,才在马家工作,为马家做事,你们与马家的族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别把自己看低了。”

    “大少,我很笨,不明白您的意思。”阿静抿着嘴唇,满脸惭愧的表情,扭扭捏捏的小声回应道。

    马鹏举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慢慢体会吧,吾辈皆身处沟渠之中,然其必有仰望星空者也。”

    即便是马鹏举也没想到,他今天的这番话,竟然成为阿静命运逆转的起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