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小白兔与大灰狼
    “小王八……呃……小天,你……你真能帮到文雅?”

    包租婆差点又把“小王八蛋”这个称谓,用在叶天身上,话到嘴边,又赶紧改口,顿了顿又道,“我读书少,你可不能骗我?”

    她背后的秦萱则冲着叶天连连眨眼,希望叶天能点头答应老娘。

    叶天一拍胸膛,振振有词的回应道:“那是当然,我这次来找秦萱,就是为了让刘文雅脱离苦海的。”

    “可是……可是……”

    包租婆虽然冲动莽撞,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嘶声道:“可是,萱儿又能帮上什么忙?”

    “妈,我的作用可大了,如果我不出现,天哥根本无法进入小.姨所在的公司。”秦萱早就准备好这愈说辞,“别忘了,小.姨给了我一个他们公司的通行证。”

    包租婆当然知道山河集团通行证代表的涵义……

    刘文雅供职的山河集团,有个非常奇特的制度,给每个入职员工的家属,发放一个通行证,只要本人带着通行证,就能进入山河集团。

    说是山河集团,其实并不仅只是办公场所,里面还有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店、海洋主题公园之类娱乐休闲场所。

    只要有通行证,在休闲场所内消费,可以享受打折的优惠。

    王家掌控的山河集团,发出的每一张通行证,在江城境内更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名流善贾。

    地位越高,通行证的含金量就越高。

    刘文雅给秦萱的,虽然只是一张很普通的通行证,但也足以令很多人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

    事已至此,包租婆也无计可施,只能长出一口气,无奈的叹息道:“那,那你就……就跟小天去吧。”

    “谢谢老妈。”

    秦萱顿时欢喜得像只出笼的小鸟似的,愉快的笑出了声。

    包租婆却神色紧张的把叶天拉到一旁,严厉的道:“老娘警告你,不许对萱儿动手动脚的,吃她的豆腐,也不许在她面前将下.流的段子,更不许对老娘的妹妹有半点非分之想。

    不然的话,老娘就跟你拼命。

    老娘的话,你听了没?”

    叶天满脸黑线的望着包租婆,苦笑道:“阿姨,莫非你在眼中,我就是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说你卑鄙无耻,那是给你面子。”包租婆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叶天的肩膀,冷哼道,“丫的你就是败类人渣。

    求你行行好,别再祸害老娘的女儿和妹妹。

    老娘让萱儿跟你出去,无异于把小白兔送到大灰狼的嘴边,随时都面临着被吃掉的危险。”

    叶天差点被包租婆这话,气得吐血,但他也懒得辩驳。

    “老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天哥呢?

    天哥是个好人,你别忘了,上次若不是他出手,王文龙那混蛋,指不定会作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来呢。”秦萱也看不惯老娘对叶天的数落,赶紧开口帮腔道。

    包租婆没好气的一挥手,“你们两个都给老娘滚,要是不能把文雅的事处理妥当。

    老娘若是不打断你们

    的狗腿,老娘就不是人。”

    “走啦,天哥。”

    秦萱扯着叶天的袖子,兴奋的向外跑去。

    一分钟中,包租婆叼着烟,站在阳台上,看着叶天和秦萱一前一后走出大院后,不由得一声长叹,苦笑道:“小王八蛋,别的本事没有,泡妞撩妹的手段,倒是层出不穷。

    连萱儿这种从小家教严格的女孩子,都对你死心塌地,睡觉都在念着名字,你丫的真是走了狗屎运,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这辈子才有这么大的福分。

    你要是敢对不起萱儿,老娘就废了你的弟弟……”

    喃喃自语到最后几句话时,包租婆也不由得嘿嘿的笑了起来。

    知女莫若母,秦萱对叶天的感情有多深,包租婆再清楚不过。

    随着这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后,她也只能认命,只要秦萱能得到幸福快乐,她也愿意将秦萱嫁给叶天……

    至于秦刚为救叶天而死的心结,虽然始终无法打开,但她只能接受事实。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日子却还得继续。

    更何况叶天也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若是正把秦萱嫁给叶天,叶天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儿子。

    想到这儿,包租婆嘎嘎笑出了声。

    ……

    “天哥,真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你还真是发达了啊?”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秦萱,纤纤素手轻拍着真皮座椅,打量着法拉利车子的内饰,好奇的目光,这里看看,那里瞅瞅,由衷的感慨道,“这么好的车,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呢。嘻嘻。”

    叶天莞尔一笑,有几分嘚瑟的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由于秦萱只是出身小户人家的普通人,根本没资格参与到江城各方势力的角逐中,所以这段时间发生在叶天身上的那些事,她根本不知道。

    “天哥,你想怎么帮助小.姨?”秦萱蹙着黛眉,兴致勃勃的问道。

    叶天神秘兮兮的回应道:“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秦萱有点不满意的嘟着娇.嫩的樱.唇,轻哼道:“你就故弄玄虚吧。”

    话锋一转,秦萱又娇声道:“天哥,我真没想到,那天我也只是随口说起小姨的事,竟然被你放在心上了。

    先前在家里时,我听到你跟老妈说起要帮助小姨时,我真的感到很意外。”

    正在开车的叶天,目光一转,扫了一眼秦萱被安全带勾勒出的胸前风光,不由得暗吞一口口水。

    一根安全带斜斜捆绑在秦萱原本就颇为可观的大好河山中间,将一双云峦衬托得愈发壮观,夺人眼球,想不引起叶天的注意都难。

    “你好像又长大了许多。”

    叶天小声的感慨了一句。

    说着话,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看,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正开车行驶在路上,另一方面则是也担心,欣赏动人风光的时间一长,难免勾起体内的野兽,从而做出不该做的事。

    他完全想象得到,倘若自己正把秦萱给那啥了,以包租婆的性如烈火的暴脾气,还真有可能把自己的弟弟给踢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