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绝情冷血疯魔手
    一辆私人订制的豪华房车。

    飞速行驶在马家水月岛与外界相连的高速路上。

    房车内。

    王文华四仰八叉的平躺在,改装后的大床.上。

    两个不着寸缕的女郎,正活动着春葱般的纤纤十指,在他身上时轻时重的游走着,为他做按摩推拿。

    王文华依旧一.丝.不.挂,尽管身边跪坐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女郎,但这个时候的他,却没有半点旖旎心思。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先前跟马鹏举见面时的情景。

    马鹏举平静从容的淡定神态,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丫的一点都不像是死了老爹,倒像是死了条小猫小狗似的,他竟然没有一点的悲伤情绪。”王文华在说出这句话时,一双大手也肆无忌惮的在两女身上流连忘返着,重点关照着两女胸前大好河山的风光,撩得两女娇笑连连,气喘吁吁,身子一阵发.虚,恨不得现在就融化在王文华身上。

    王文华轻拍着一个女郎的秀臀,饶有兴致的问,“小草,你来说说,马鹏举丫的是不是马洪峰那死鬼,捡来的龟儿子?”

    “大少,依我看哪,丫的连龟儿子都算不上,那传说中的王八还能用来炖汤喝呢。

    马鹏举丫的充其量就是个白眼狼,马洪峰白养他一场。真是糟蹋粮食啊。

    马洪峰若是在天有灵的话,肯定会死不瞑目,他养的儿子,竟然不给他报仇雪恨。”名叫小草的女郎,长着一张标准的娃娃脸,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但身材却凹凸有致,曲线毕露,非常的火爆,与脸孔形成鲜明对比。

    小草格格的叫嚣着,迎合着王文华的话,同时也不忘恭维王文华,“跟可恨的是,丫的竟然拒绝大少向他抛出的橄榄枝,活该他们马家走下坡路,就他这种觉悟,马家迟早要被咱们王家吞并。

    大少您文韬武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马鹏举丫的若是还有几分脑子你的话,他就应该主动向大少示好,恳请能得到大少的庇佑。

    当今的江城境内,也只有大少这等人物,才能保得他马鹏举一条活路,给马家一条生路。

    只可惜啊,他放弃了这个机会。”

    “啪!啪!啪!”

    王文华一连三巴掌,重重拍落在小草的秀臀上,顷刻间小草半边雪白如凝脂的秀臀,就布满了触目惊心的鲜红手掌印,隐约有血珠子从肌肤内深处。

    虽然承受着钻心的剧痛,疼得眼中滚动着泪花,但小草却始终一声不吭,反倒是依旧满脸带着谄媚的笑容。

    “说得真好,这三巴掌,是本少赏你的。”王文华嘿嘿的笑着,似乎他刚在手掌拍落的并不是小草的身体,而是一块冰冷的回头,目光一转,王文华又问另一个女郎,“小悦,这件事那你怎么看?”

    名叫小悦的女郎身体圆润窈窕,肌肤细腻光滑,闪烁着美玉般的动人光泽,令人为之目眩神迷,听到王文华的问话,心神一颤,纤手轻拢一下鬓边的乱发,柔声道:“也许是他们修道之人,就是这种六亲不认,绝情绝欲的德行。

    是大少高看那马鹏举了。”

    王文华冷冷一笑,骤然一挥手,扣住小悦的粉颈,手指猛地一用力,“咔擦”一声,小悦发出一声哀嚎,她的喉骨已经应声而碎,口鼻之中鲜血狂飙,瞳孔逐渐放大,变得黯淡无光。

    她倒死也没想明白,自己竟然会死在王文华手上。

    小草神色巨变,吓得赶紧跪伏在王文华身边,曼妙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浑身冷汗狂流,牙关格格打颤。

    “跟了本少这么长的时间,一点儿长进也没

    有,要你何用?

    留着你浪费粮食吗?除了只会溜须拍马,你们还会做点啥?”王文华又短又粗的五指,紧紧的扣在小悦的粉颈间,小悦的呼吸已经断绝,脸上一片紫青,满脸的震惊之色,眼珠突起,舌头也从口中吐出,死状奇迹凄惨。

    王文华说这话时,阴狠毒辣的目光,却是望向了小草。

    “咚咚咚……”心中感到无尽惶恐不安的小草,磕头如捣蒜,重重的磕着响头,吓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同伴的死,让她有种兔死狐悲的凄然感觉。

    “本少不杀你。”

    王文华的另一只手,停顿在小草胸前的一座风光上,五指收缩,重重将柔软如棉的风光抓得变了形,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因为,即便本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的精血,在这段时间,你每次与本少翻云覆雨时,都被本少吸收得所剩无几了。

    不出七天,你的身体会逐渐萎.缩,最终形成皮包骨的干尸,在无尽的痛苦折磨中死去。”

    从胸前传来的剧痛,仿佛有十几把烧红的贴钳,同时狠狠的夹击在小草的风光上,令得她眼泪鼻涕都在这一刻,齐刷刷狂涌而出,壮起胆子,支支吾吾的颤声道:“大少,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没做错任何事……”

    王文华打断小草的话头,怒哼道:“因为你脑子进水啦,蠢得像头猪,除了你的外在条件,身材、容貌,以及高超的床笫功夫能令本少满足外,其余的一无是处。

    本少已经对你不感兴趣了,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偏偏本少又不习惯,让曾经在本少的身体下婉转承欢的女人,再次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所以你只有……

    死路一条!

    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在于把一生的精血都给了本少,成为本少修炼的养分。”

    话音未落,王文华推开车门,用力将手上的小悦,直接扔了出去。

    小悦逐渐僵硬冰冷的尸体,向纸片般从王文华手上,飞出几百米后,重重落在湍急的江水之中。

    马家水月岛外的青龙江内,有鳄鱼出没。

    小悦的身体才一落水,江底闻到血腥味的七八条鳄鱼就向水面窜来,几乎是在眨眼间,江面上五六米范围内,一片血肉模糊,腥气冲天。

    房车继续向前飞驰着。

    车内的小草早已绝望,心如死灰。

    尽管她早就知道王文华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当初她之所以愿意追随王文华,充当王文华的x奴隶,也是因为看中了王文华的财力和权势,下定决心,只要攒够一笔钱,自己就会远走高飞,远远的离开王文华,斩断与王文华的所有关系。

    但她却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付实践,就已是命在旦夕……

    “若非你俩都是将死之人,本少会带着你们来见马鹏举那崽子?”王文华像魔鬼般狞笑着,他如铁钩般的五指,狠狠的刺入小草的风光里,道道鲜血喷溅出来,沿着小草白.嫩肌肤,向下滑动流淌向神秘禁区的位置。

    此时的小草连每一次呼吸都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一句话也说出来,只是大张着嘴巴,口中发出犹如毒蛇吐信般,不绝于耳的“嘶嘶”声。

    王文华满脸疯狂的笑意,突然张开嘴巴,一口咬在小草的另一边风光上。

    “嗷……”

    一道尖锐刺耳的惨叫声,从小草喉咙深处传出。

    胸前剧烈的疼痛,令得她全身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