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4章花心的锅,可不能背
    环绕着水月岛的青龙江内。

    猩红的江水逐渐散去。

    若是有人站在路边,用望远镜向江中望去的话,这个时候隐约可见一条巨蟒,在江水中欺负翻卷。

    蟒背上还驮着一具尸体。

    那尸体的主人,赫然正是惨死在王文华手上的……

    小悦!

    白色的巨蟒灵动无比的游动着身子,几乎是在眨眼间,就消失在江水中。

    像是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一段的江面,依旧水流湍急,轰然作响,犹如雷鸣。

    直到巨蟒离开后,盘踞生长在江中的其他巨蟒,才凭借着敏锐的嗅觉,纷纷活跃起来,在水中寻找着同伴的残肢断臂,用以充饥裹腹。

    赫然,先前出现在江面上,一片血肉模糊的场面,那些血肉并不是小悦留下的。

    而是那几条试图率先吃掉小悦尸体的鳄鱼的!

    不言而喻,那几条鳄鱼全都是死在巨蟒的獠牙下……

    只是,江面发生的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从小悦的身体落水,再到巨蟒驮着小悦离开,不到十五秒的时间。

    即便是王文华也根本没料到,竟然会发生这样事。

    这件事带来的后果,更是王文华始料未及的。

    ……

    看着远处山河集团气势辉煌的建筑物,秦萱始终蹙着黛眉,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走吧,还愣着干啥?”

    此时从车库内走出的叶天,来到秦萱身边,很自然的拉起秦萱的素手,心平气和的道。

    叶天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得秦萱芳心一荡,下意识地想要从叶天掌中挣脱出去。

    而叶天却微微用力,紧紧握着秦萱的纤手,尽情的感受着从秦萱手上传来的,软香.软玉般的美妙触感。

    秦萱的手颤抖着,玉.面绯红,满心羞涩。

    “天哥,这不大好吧?”虽然有些意乱情迷,但秦萱毕竟也是个理智的人,这一幕若是让她的那些同学看见,肯定会招来非议的。

    叶天却是懒洋洋一笑,洒脱不羁的回应道:“怕什么啊?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咱们怎么进入山河集团?”

    秦萱长出一口气,顿时恍然大悟。

    在路上的时候,叶天就跟她说过,两人只有装成情侣,才能在只有一张通行证的情况下,顺利进入山河集团……

    想到这儿,秦萱不再挣扎,反而面露微笑,冲着叶天柔柔的笑着。

    “萱儿,请不要对我施展美人计,你的笑容会融化我这颗心的。”在秦萱美得令人心颤的笑容中,叶天真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有些无语的向秦萱提出自己的意见。

    秦萱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翻了个白眼,“真是拿你没办法,既然装情侣,就要装得像一点。

    哪能效仿那些抠图明星,连假戏都不好好养。”

    说着话,秦萱还主动将身子紧贴着依靠在叶天身上,展现出一副小鸟依人的娇美俏.丽模样。

    尽管隔着两人的衣物,但叶天还是能真切清晰地感受得到,从秦萱青春健美的身体上,传来的温热柔软触感,畅美得难以言状,令得叶天一阵心跳如狂。

    一段时间不见,以前羞涩内敛,听到个段子就会面红耳赤的秦萱,此时竟然变得如此的主动热情。

    叶

    天都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应该感到无语。

    几分钟后,站在接待大厅外的叶天和秦萱两人,相互依偎着,甜美幸福的模样,就像一对陷入爱河热恋中的情侣。

    即便眼光毒辣的人,也无法一眼看穿,他们的恩爱举动,是故意装出来的。

    温柔甜美的秦萱手上拿着倾城集团发放的通行证,叶天的一只手臂则轻轻环抱着秦萱纤细如柳的腰.肢,而且还在秦萱的示意下,将手掌轻覆在秦萱的小腹上。

    用秦萱的话来说,只有这样的肢体动作,才不会露出破绽。

    无奈之下,叶天只能遵从照办。

    虽然手掌近距离的触碰着秦萱柔嫩温热,微微起伏的小腹,但在的大庭广众之下,叶天的手,也不敢乱动,他更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内心的野兽。

    鼻端萦绕着从秦萱身上传出的天然体.香,对于叶天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甜蜜的考验。

    只想尽快通过身份验证,进入山河集团,然后与秦萱稍微拉开距离,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发生某些少儿不宜的事……

    很快,就轮到验证秦萱的通行证。

    身穿制服的女职员,在屏幕上输入秦萱的通行证序列号,确认通行证是秦萱本人的,然后柔声开口道:“您可以进去了。”

    秦萱道了一声谢,挽着叶天胳膊,正要走入大厅时,一个粗犷冷峻的声音响起,“不好意思,那位先生不能进去,请到此止步。”

    说着话,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保安,拎着警棍,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手中警棍一横,挡在叶天面前,将叶天和秦萱两人隔开。

    “这位大哥,通融一下呗。这是我男票,他很花心的,我若是不能把他带在身边,这家伙又会在外面沾花惹草,给我戴绿帽子。

    但我实在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我不能没有他,所以还请你也让他跟我一起进去。”秦萱望着身形魁梧的保安,满脸堆笑,神色真挚诚恳的小生哀求着,

    “大哥,能够在茫茫人海之中爱上一个人,是件很幸福的事,你这么说英武霸气的男子汉,该不会作出拆散毁灭我幸福的事情吧?”

    说到后半句话时,秦萱翕动着瑶鼻,可怜兮兮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晶莹的泪光,一副楚楚动人的娇.媚模样,泫然欲泣,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哭出声来。

    此时的叶天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真想将秦萱巧舌如簧的小.嘴吻住,避免她又继续黑自己。

    叶天根本没想到秦萱竟会说出这种话。

    更何况,在路上时,叶天一再强调,要求秦萱尽量少说话,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已经定下一个进入山河集团行之有效的计划,而且也跟秦萱说过,秦萱是知道的,但秦萱此时偏偏不按照剧本来演……

    见到保安阴沉着脸,秦萱脑海中灵光一闪,转移注意力,冲着周围的人群,楚楚可怜的博取同情,眼中挤出两行清泪,娇.声道:“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帮我说句话吧,我是真的想把男票带在身边,进入山河集团,我这该死的男票太花心了。

    我必须形影不离的把他带在身边,我才放心,求求你们帮帮我吧。”

    听着秦萱越来越不靠谱的编排自己,叶天脸上的黑线,也越来越明显,尴尬得无地自容,自己虽然花心,但也从来没对秦萱花过啊。

    这尼玛躺枪也没这么躺的啊?

    这口花心的锅,自己可不能背!

    叶天正要开口打圆场时,周围人群的反应却让他不由得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