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0章给你三分钟留遗言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叶天神色淡漠的望着王元鹅,开口问,“我给你三分钟留遗言,三分钟后,我亲自送你下地狱。”

    满头大汗的王元鹅,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他的初衷只是想把秦萱拿下,成为秦萱的男人。

    而事态的发展,却超出了他的控制范畴。

    他有权有势,也很有钱,但这种外在的优越条件,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连粪草都不如,根本发挥不出半点效果。

    人家动动手指,就能把自己像蚂蚁搬轻松自若的碾死……

    偷偷打量着眼前的叶天,王元鹅的脑海中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人。

    “你……你是……你是邪神……”

    片刻之后,王元鹅的声音也伴随着身子,开始颤抖。

    此时的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作为江城境内的上流阶层,对江城各方势力的动向,都非常关注,自然也听说过邪神之名。

    但他却从没见过邪神的真面目。

    对于他而言,邪神只存在于种种传闻中。

    从那些传说中,他知道邪神是个青年,实力和背景一样的强大,手段凶残,一言不合就动手,双手沾满血腥,而且非常的嚣张猖狂……

    眼前的青年,与传说中的邪神,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令得王元鹅作出推断:

    叶天就是邪神!

    “噗通!”

    王元鹅的裤裆里已经一片潮.湿,千丝万缕般的臭气,飘洒出来,即便没有看到叶天对这个问题的回复,以他的眼光,也从叶天的神色间,猜到了答案。

    以至于,再也站不直身子,直接跪倒在地。

    他竟然惹到了邪神!

    “噼噼啪啪!”

    王元鹅满心的惶恐不安,挥起双手,左右开弓,同时又狠又急的抽打在自己的脸上。

    沉重而响亮的耳光声,在接待大厅里惊心动魄的回荡着。

    周围的保安、女职员、美女秘书等人全都噤若寒蝉,牙关格格打颤,双股颤抖,“噗通噗通”一个个接二连三的跪伏在地,即便是并不了解江城地下势力的女职员,也在这一刻跪倒在地,忐忑的眼神,在望向叶天时,充满了崇拜和景仰,恨不得现在就跪地爬行到叶天面前,心甘情愿的给叶天舔鞋子。

    一个能让王元鹅这等枭雄人物都跪拜在地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个泛泛之辈?

    女职员突然有点后悔。

    后悔自己先前看走了眼……

    秦萱一声“嘤咛”的娇.呼,突然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

    她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做了个长长的梦。

    在梦中,她听见了骨骼断裂的喀嚓声,还有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以及升腾在空气中的刺鼻血雾……

    而当她刚一睁开眼,看到眼前的场面时,也不由得失声惊叫。

    眼前的大厅里,十几个保安横七竖八的趴在地上,全都是清一色的爆碎了一条手臂,口鼻中发出痛苦的哼哼唧唧声。

    “天哥

    ,这是怎么回事?”

    秦萱心惊胆战的小声问。

    尽管她知道,眼前的血腥场面,绝对是叶天制造的,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声来。

    叶天伸手轻抚着秦萱光洁细嫩如婴儿肌肤的脸蛋,温声细语的解释道:“没事了,一切都即将过去。”

    “他们是……”

    后面的话,秦萱并没有说,但叶天却是明白的。

    叶天眼中露出一抹萧索的目光,手指轻轻的在秦萱嘴角处,划着圈儿,点了下头,算是回复。

    秦萱眨动着星眸,语气坚决果断的回应道:“不论天哥你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我都支持你。”

    叶天心里一暖,忍不住想要将秦萱拥入怀中,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又赶紧压了下去,将注意力转移到王渊身上。

    王元鹅还在不知疲倦的挥着双手,痛心疾首的猛抽着自己的耳光,噼里啪啦的脆响声,持续不断的回荡在空气中。

    “我让你留下临终遗言,不是叫你打嘴巴的。”叶天蹙着眉,很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王元鹅原本就胖乎乎的脸孔,在他一双手的轮番抽打下,此时已是又红又肿,像个猪头似的,耳歪眼斜,口鼻之中挂着鲜血,甚至还有一颗门牙喷吐在地上,整个人都显得狼狈到了极点。

    浑身上下的衣物,没有一寸干燥的地方。

    此刻,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侄儿王文龙前段时间的遭遇……

    虽然王文龙的父亲王渊,与他是同辈,但却是庶出,在王家享受的待遇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渊早年进入军中,后来进入警局,尽管也是王家族人,但几乎没有受到王家的庇佑。

    身为王渊儿子的王文龙,自然不可能受王家待见了。

    但王文龙毕竟也是王家的人,代表着王家的颜面。

    王文龙为了追求一个名叫秦萱的女高中生秦萱,带着一票小弟大张旗鼓的闯入白马胡同的秦家大院,想要暴力示爱。

    然而,最终却被一个青年打成植物人……

    这件事,王元鹅只是知道个大概,其中的细节并不清楚。

    他甚至也不知道,如今的王文龙已经恢复如常,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是脑子里缺少了与秦萱种种纠葛的记忆,换句话说就是:

    在花妖的灵魂力治疗下,王文龙记忆中关于秦萱与叶天的那一段,全都被抹掉,成了一片空白,哪怕是此时叶天和秦萱两人,就站在他面前,他也不知道两人是谁,更不会想起当初是叶天将他打残……

    “姑娘您就是秦萱吧?”

    王元鹅试图从秦萱这里打开突破口。

    他看得出秦萱是个心慈手软的女孩子,而且邪神也非常宠爱这个女孩。

    只要能把秦萱讨好,就能通过秦萱这个媒介,肯定邪神能绕自己不死。

    然而,王元鹅的计划,再次落空,他只是看到了秦萱柔软的一面,秦萱性格中嫉恶如仇的另一面,他却没有看到……

    秦萱恼怒王元鹅包藏祸心的小人行径,此时当然不会给王元鹅什么好脸色,俏.脸阴沉,没好气的回应道:“你管不着!”

    王元鹅吃了闭门羹,但他却并不死心,刚想再次开口时,一道高大健硕的人影,步履轻快,健步如飞的走入大厅,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个器宇轩昂,神采飞扬的青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