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1章臣服归顺跪拜于我
    “三哥,你咋来了?”

    见到进入大厅的王渊,王元鹅不由得感到一阵窃喜。

    眼前的王渊,身穿笔挺整洁的警服,将他原本就壮硕如山岳般的身躯,渲染得更加孔武有力,充斥着一种爆炸性的力量,令人无法仰视。

    据王元鹅所知,王渊只有在工作期间,才会身穿警服,其余时候都是一身休闲服。

    此时王渊身穿警服,这说明,王渊正在执行公务。

    王元鹅仿佛看到救星般,大声向王渊打招呼。

    不论如何,打断骨头连着筋,王渊虽然不愿承认自个儿是王家人,但他的体内却流淌着王家的血脉,是王家族人,王元鹅想当然的作出判断:

    此时出现的王渊,正是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处境而来的。

    再者说,王渊的亲生儿子王文龙,当初也是伤在邪神手上。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王渊都与邪神存在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王元鹅甚至猜想到:

    王渊这次来到山河集团,就是为了抓捕邪神的。

    “三哥,好久不见,你真是风采依旧啊。”王元鹅有些尴尬的陪着笑脸,现在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王渊身上,不惜违心的恭维了一句。

    叶天有点无奈的蹙了蹙眉。

    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王渊这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更没想到的是,王渊竟然是王元鹅的三哥。

    当叶天的目光落在距离王渊七八米外的王文龙身上时,不仅是叶天,还有秦萱也是微微愣了一下神。

    王渊当初在秦家大院时,不是已经被达成了植物人了吗?

    怎么现在还能活蹦乱跳,像个正常人一眼?

    叶天和秦萱面面相觑,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两人也同时意识到,当王文龙的目光望向俩人时,眼神中并无愤怒和仇怨,只是显得有些疑惑弥漫……

    “天哥,他好像不认识咱俩?”

    秦萱在叶天耳边小声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叶天点了下头,他的看法与秦萱一致。

    这时候,叶天识海中的花妖灵魂将自个儿,当初易容成王渊妻子李红的模样,以灵魂力治愈王文龙的事,简略的向叶天解释了一遍,并向叶天请罪受罚……

    “小奴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还没有追随主人,所以就……”花妖灵魂惶恐不安的小声道。

    花妖灵魂的解释,令得叶天顿时恍然大悟,面对花妖灵魂的请罪,叶天当即传了一缕意念给花妖灵魂,“那时候你都没有臣服在我的麾下,你做的所有事,我都不会再追究。

    你只要今后绝对忠心臣服于我,不做对不起我的事,也就是了。”

    自从在方家收伏了花妖之后,在这段时间内,花妖也为叶天做了很多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天也能感觉得到花妖对自己的忠诚,以及尽心竭力做事的态度,叶天当然不会惩罚花妖。

    “多谢主人宽恕!”花妖灵魂感动得泪如雨下,虔诚的跪伏在识海中。

    叶天又传了一缕意念,“你好好蛰伏在我的识海

    中修炼,没有我的召唤,不许离开我的识海。”

    “小奴明白!”明明是即将人到中年的成熟艳.丽美妇人的花妖灵魂,此时却欢喜得像个孩子似的。

    从花妖的解释中,叶天消除了王文龙记不起自己和秦萱的这个疑惑。

    王渊自始至终都没有搭理王元鹅,而是径直向叶天这边走来。

    王元鹅却在这时候,在女职员和女秘书的搀扶下,挣扎着站了起来,双手搂着两女的肩膀,以至于没有再次瘫坐在地。

    “邪神,呵呵呵,你没想到吧。”王元鹅又变得嘚瑟起来,嚣张的仰着脸,狞笑着望向叶天,“我三哥就是王渊,青阳区警局的副局长,今儿真是冤家路窄啊。

    你不仅得罪了我,更是早些日子,与我三哥结下梁子。

    三哥与我都是一家人,你好死不死的犯到我们手上,真是命中注定要倒霉啊。

    我知道你的实力很牛叉,背景也很强大,但你别忘了,我三哥代表的是国家力量。

    你个人能力再强,能与一国之力相抗衡吗?

    这次你完蛋了!

    嘿嘿嘿……”

    话一说完,王元鹅又在两女的搀扶下,追赶上王渊的脚步,脸上带着狗奴才般的讨好笑容,“三哥,快把这小子抓起来,他闯入咱们的山河集团寻衅滋事,一言不合就打残了这么多兄弟,严重有损咱们王家的声誉。

    把他抓起来,怎么着也得判他个三年五载的……”

    只是这一次,王元鹅的话还接说完,就被王渊冷冷的打断,嘲讽道:“三哥?

    谁是你三哥?”

    走投无路的王元鹅,把王渊当成救命稻草,听到王渊此时的质问,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复道:“你呀,你就是我三哥呀,如假包换的三哥。”

    “你叫错人了。”王渊的脚步显得有些缓慢,毫不客气的回应道,“我不是你的三哥,你口中的三哥,很多年前,当他离开家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一丝不祥的预感,诡异的从王元鹅心头升起,他隐约意识到,王渊这根救命稻草,或许救不了他这个即将溺亡在海中的人,反而会成为压死他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并不甘心的王元鹅又鼓足勇气,开口道:“三哥,你不能这样啊,咱们毕竟也是一家人……”

    “一家人?

    谁跟你是一家人?”王渊面露冷笑,“当你们联手制造车祸,将我妻子李红害死的时候,我就跟你们不是一家人了。”

    王元鹅的嘴角很不自然的哆嗦着,脸上故意露出蒙圈的表情,疑惑不解的道:“你说的是三嫂啊?

    三嫂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担任山河集团对外事务部的总经理职务,兢兢业业,为家族牟利。”

    事实上,王元鹅也心里发寒,当年讳莫如深的车祸,确实是计划要把李红弄死,然而事后,李红又安然无恙的回到山河集团,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关于那件事的内幕,也没有敢再提起,全都守口如瓶。

    参与到制造车祸计划中的很多人,都在计划实施之后的半年时间内,相继死亡,只有王家嫡系的寥寥数人,一直活到如今,王元鹅就是其中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