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5亲手打爆你的狗头
    王元鹅的惊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当年发生在滨江大道的车祸惨案,事先计划的非常隐秘周详,参与计划的人,全都签订了把全家老小性命压上的保密协议。

    谁若是泄密了,全家老小的性命都得搭上。

    但事后还是在各种经不起推敲的意外事件中,相继死亡。

    王元鹅就是计划的参与者之一。

    当时,遇车祸现场相隔不足十米的王元鹅清晰的看到,李红乘坐的车子,被大货车碾压成碎片,李红整个人也被轧成一团模糊的血肉,是绝对不可能生还的。

    但在半个小时后,王元鹅带人回到山河集团时,却看到安然无恙的李红,正坐在会议室内主持一个大型招聘会。

    那一瞬间,王元鹅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经过王元鹅的仔细观察,赫然在李红的白色衬衣袖口内侧,发现了一滴血液。

    后来,王元鹅又暗中调查,将李红的秘书重金收买,从秘书那里得知,实施车祸计划的当天,李红离开家,前往公司上班,滨江大道则是她的必经之路。

    也就是说,李红确实是死在了车祸现场。

    可是活着的李红,又是谁?

    王元鹅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但没有石锤,终究也不敢做出肯定的评判。

    暗杀李红的目的,就是为了隐瞒另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活着的李红这些年来,也没有追究当年的车祸惨案,像是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似的……

    王家的高层,包括王元鹅在内都以为,有人成了李红的替死鬼,而真正的死里逃生,她已经收到警告,绝不敢再声张王家的那个秘密。

    事实也证明,王家高层的猜测是对的,自从车祸惨案之后,李红的行.事作风也变得低调许多,在公司的很多重大决策上,都保持中立,谁的阵营都不站。

    这是王家高层最乐见其成的事。

    自此之后,彼此心照不宣。

    王家高层看在李红这么懂事的份儿上,也不再对李红赶尽杀绝……

    可是,现在王渊旧事重提。

    王元鹅从王渊的话中听出,李红当年确实死于车祸,那么活下来的“李红”,又会是谁?

    王渊并没有搭理王元鹅,来到叶天面前,躬身致意,恭敬的向叶天问好,然后冲着身后的王文龙招了招手,不容置疑的吩咐道,“阿龙,还不过来拜见叶先生。”

    王文龙不敢有丝毫怠慢,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来到叶天面前,躬身道:“叶先生好,我叫王文龙,还请多多指教。”

    若非从花妖灵魂那里得知王文龙的记忆已经被抹掉,叶天真会把王文龙当成绝对的演技派,有着冲击世界级影帝的资格,一举一动都没有露出半点对自己的仇恨,就连对秦萱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慕。

    眼前稳重内敛的王文龙,与当初那个纨绔嚣张的王文龙相比,简直不像同一个人。

    上次王文龙调戏秦萱,已经收到应有的惩罚,叶天此时也不打算再惩戒王文龙。

    更何况,近在咫尺的王文龙,也表现出对自己及足够的尊重,让叶天很满意。

    “不必客气,王兄弟。”叶天呵呵一笑,拍拍王文龙的肩膀。

    这让王家父子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特别是王文龙,更是显得满脸激动兴奋,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就给叶天跪拜行礼。

    显然,能得到叶天一个“王兄弟”的称谓,这对于王文龙来说,是件值得骄傲自豪的事。

    王渊的语气中,也难掩激动之意,“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叶先生。”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们父子二人。”叶天与王渊客套了一句。

    而见到这一幕的王元鹅,一颗心都凉了半截。

    从叶天与王渊父子二人的神态中,他看得出,这三人早已冰释前嫌,化敌为友。

    他指望着王渊能以警员执行公务为由,将叶天逮捕归案的梦想,也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三哥……”

    王元鹅抹着脸上的冷汗,试图劝服王渊,“三哥啊,咱们体内都流淌着王家的血脉,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

    三嫂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你怎么能说三嫂死于当年的车祸呢?

    我觉得吧,你肯定是听信谗言了。

    三嫂若是知道你诅咒她是个死人,以她的性子,她肯定会跟你闹离婚的。

    向你透露这个消息的人,肯定是没安好心,想要挑起你对家族的仇恨,目的是为了让咱们手足相残,自相残杀。

    你可不能中了别人的圈套,成为人家利用的棋子。”

    王元鹅虽惊不乱,他也想从王渊这里知道,真正的李红究竟有没有死?

    “叶先生,这是我跟王家人的家务事,我想以自己的能力处理,还希望您……”

    王渊迟疑着向叶天轻声说出自己的诉求,但他的话并没有说全,而是只说一半。

    即便如此,叶天也知道王渊想表达什么。

    王渊无非是希望自己回避一下。

    叶天作为一个外人,王渊的家事,与自己无关。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叶天淡淡一笑,回应道:“我也有其他要处理。”

    叶天牵着秦萱的手,走出几步后,又回头望向王渊,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老王啊,不论发生什么事,你若是不能妥善的处置,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只要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事实上,连叶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王家父子对自己的态度,还算恭敬吧。

    叶天这番话,不论是王家父子,还是王元鹅都听得明白,这话无疑是在警告王元鹅:

    我与王渊是站在同一阵营的战友,你若敢对王渊不利,我绝对饶不了你……

    目光一转,叶天又望着王元鹅,冷哼道:“玩我鸟,你给我记住,你的人头是我的,暂时寄存在你的脖子上,等我把其他事处理完毕之后,我会亲自打爆你的狗头。”

    话音一落,叶天带着秦萱扬长而去。

    而王元鹅则再次双膝一软,瘫坐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