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你对美女没有免疫力
    这一次,即便是女职员和女秘书都没能把他搀扶起来。

    王渊父子二人恭敬的目送叶天离开,直到看不见叶天的踪影了,这才同时向王元鹅一步步逼近。

    父子二人的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和仇怨。

    王文龙先前谨小慎微的神态,更是在此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难以压制的暴怒,眼眸中闪烁着道道嗜血肃杀的赤芒,手腕一翻,一把精巧的匕首,出现在他掌中。

    “你们若是不想受到牵连,就给我滚出去!”

    王渊的手,放在腰间的枪套上,深沉霸气的眼神,环视着周围的保安以及王元鹅身边的两女,压低声音呵斥道。

    尽管王渊很早的时候,就离开了王家,自立门户,不再跟家族有任何往来,但眼前这些人,都知道王渊的出身和身份,以及王渊杀伐果断的性子。

    此时若是不遵从王渊的命令,以王渊的性子,是真会拔枪射击,将人枪杀的。

    所以王渊这话刚说完,众多保安就纷纷相互搀扶着,争先恐后的跑出了接待大厅。

    犯不着在这个时候逞强,以至于把小命葬送在王渊的枪下。

    更何况他们现在爆碎了一条手臂,战斗力丧失,即便不惧生死,想为王元鹅效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连女秘书和女职员也尖叫着向外跑去。

    整个接待大厅,顷刻间就只剩下王家三人。

    “你们……你们想干啥?”

    瘫坐在地的王元鹅,恐惧到了极点,裤裆早已尿湿,只是本能的坐在地上,向后挪动着。

    慌乱之中,他刚想伸手探入口袋,取出手机,呼叫更多的保安过来。

    可是,还没等他把手放入口袋,王渊就已经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震得王元鹅耳膜剧痛,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的手背,赫然已被子弹打穿。

    鲜血长流,疼得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面无表情的王渊,单手持枪,枪口上冒起丝丝缕缕的青烟,向着王元鹅靠近几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浑身冷汗狂涌的王元鹅,冷声质问道:“我只想知道,当年你们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妻子?”

    ……

    叶天和秦萱两人,此时已经进入山河集团内部。

    秦萱直到现在也没明白,向来飞扬跋扈的王文龙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尽管叶天已经看出了秦萱的心中所想,但花妖使用灵魂力治愈王文龙的手段,太过神奇诡秘,他也担心阅历不深的秦萱无法接受这种,近乎于神话传说的事,当然了,还有更深次的原因……

    所以,叶天并不打算将实情告诉秦萱。

    “天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王文龙巨大转变的原因了?”

    秦萱突然停下脚步,蹙着黛眉,面露忧郁之色,炯炯有神的目光望着叶天,涩声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这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嘛。”

    叶天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理由,于是轻咳一声,难得正经的解释道:“或许是因为王文龙那小子,在经过了我的教训之后,痛定思痛,决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这叫吃一堑长一智。

    所以就变成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善良青年了。

    这没什么奇怪的,历史上也有很多坏人,是在经受打击后,才突然发现人生的意义,于是就开始脱胎换骨的转变,最终变成一

    个好人。

    最著名的当属载于史册的周处。”

    尽管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在这种情况下,叶天也只能这么说。

    “可是,可是我记得天哥上次不是把王文龙那里……那里,踢成了残废,可现在他又像个正常人似的……”

    秦萱说到王文龙的“那里”时,不由得羞红了脸,很是难为情的小声道。

    叶天蹙了蹙眉,秦萱果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的好骗,稍作沉吟后,叶天一本正经的道:“我当时并没有重创他的要害部位,只是看起来显得很恐怖,事实上并无大碍,以目前的医疗水平,完全可以得到治愈。”

    听到叶天的这个解释后,秦萱才“哦”了一声,将信将疑的点了下头,“原来是这样啊。”

    “那小子罪不至死,教训一下他,让他长点记性,也就是了,动不动就杀人,那可不是我的风格。”叶天又违心的补充了一句。

    他越来越发现,一旦撒了一个谎言,就得用另一个谎言来弥补,一个接一个的谎言,环环相扣,只有这样才不会露出破绽,远比说出事实真.相还要累。

    但他并不后悔对秦萱撒这个谎。

    秦萱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自己守护在她身边,等到她大学毕业后,自己就会离开,而秦萱将会和这世上绝大多数女孩一样,结婚生子,过上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与自己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

    叶天不愿把秦萱带入自己所处这个世界,说到底是不愿让秦萱经历难以想象的血雨腥风,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秦刚正是因为追随在自己麾下,所以才为自己而死。

    自己不能再害了秦萱!

    “天哥,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秦萱摇晃着叶天的手臂,满是关切的追问道。

    叶天咧嘴一笑,洒脱不羁的眼神在秦萱初具规模的胸前风光上,扫了一眼,又撒了个无关紧要的小谎,“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秦萱嘟着粉.嫩的樱.唇,显得有的郁闷,她明知叶天这话是在敷衍自己,但也没有戳破,而是柔声道:“天哥,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你得注意节制,别把身体掏空了。

    所谓过犹不及,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大把的时间,享受那种行为的乐趣。

    再好吃的东西,一旦吃得过多,都会撑着。”

    叶天顿时满脸黑线,无语的苦笑道:“萱儿,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是那种沉迷温柔乡的男人吗?

    切,你太小看我了。”

    一段时间不见,叶天再次感受到秦萱思想认识上的变化,变得比以前更大胆了,此时竟然没有半点的面红耳赤,与自己交谈这个不可描述的行为。

    “难道不是吗?”

    秦萱调皮的冲着叶天连连眨动着星眸,嫣然笑道,“你以前常常形容自己,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飙车定乾坤,上炕认识娘们儿,下炕认识鞋。

    这世上的男人谁都有可能成为柳下惠,唯独你不行。

    你对美女根本就没有半点免疫力。”

    叶天差点被秦萱这话,气得吐血。

    秦萱说的这话,自己以前确实说过,此时叶天也无法辩解,只能哭丧着脸不说话。

    “天哥,你实话告诉我,之前若是王元鹅真的对我用强,你会怎么办?”沉默几分钟后,秦萱又向叶天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