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4章谁对你不利,谁就得死
    听到秦萱的这个问题,叶天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应道:“直接打死他!

    不论结局有多难以收场,我都要让他付出死亡的代价。”

    “天哥,你刚才还说自己不杀人的,怎么现在又开口了?”秦萱白了叶天一眼,颇有几分无语的回应道。

    叶天眉峰上扬,义正言辞的解释道:“谁敢对你不利,谁就得死!

    因为你是秦刚的妹妹!

    因为我曾立下誓言,要守护你知道你大学毕业后,才会离开!”

    “天哥,如果我不是秦刚的妹妹,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秦萱长而卷曲的睫毛,轻.颤着,内心充满温暖的感动,忍不住想要扑入叶天的怀中,寻求安慰,声音里带着哭腔,哽咽着小声道,“你要实话实说哦。”

    叶天沉默半晌后,才一脸茫然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天哥……”

    秦萱眼中的泪珠,夺眶而出,纤手挣脱叶天的手掌,伤心的向前跑去。

    看着秦萱修长的背影,叶天不由得感到一阵蹙眉,暗暗苦恼。

    桃花运太旺,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或是直接,或是间接的伤害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

    由于担心秦萱又会遭到什么不测,叶天不敢怠慢,赶紧向前追去。

    ……

    接待大厅内。

    王元鹅完全能够肯定,若是自己不说实话,王渊绝对会一枪崩了自己。

    但他更清楚,若是说出当年的实情,整个家族将会抛弃他,甚至将他碎尸万段,到时候,他来之不易的财富和地位,也就全都化为乌有,成为连吊丝都比不上的傻吊。

    “三哥……

    三哥……

    我是……

    我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定了定神,强压住内心的恐慌,两害相权取其轻,王元鹅依旧还想冒险搏一把,支支吾吾的颤声回应道,“我真的不知道的。

    你跟三嫂究竟有什么恩怨,我……

    我一无所知。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我更是啥也不知道。

    你……你叫我说啥呀……”

    王元鹅能够断定出,如今的“李红”是假的,王渊也很有可能是从“李红”这里,打探到关于当年妻子被杀的往事,说不定“李红”还给王渊提供了大量的证据,不然的话,倘若没有确凿的证据,王渊是不可能来到山河集团,讨要说法的。

    王渊在警界中摸爬滚打多年,最讲究证据,没有石锤的事,王渊绝不会轻易做出判断。

    “王元鹅,别再试图挑战我的耐性。”

    王渊的手枪又指向王元鹅的另一只手臂,森然道,“尽管叶先生说过,你的人头是他的,我只要不打坏你的脑子,不杀你,也就能满足他提出的条件,但我有一百种折磨你的法子,每一种都能让你痛不欲生,你要不要一种一种的尝试一下?”

    王文龙修长的五指把.玩着手上的匕首,匕首在他掌中“呼呼”的盘旋着,散发出清亮的寒光,耀眼生寒,气急败坏的道:“老爸,这种败类,咱们就别跟他废话了,我先挑断丫的脚筋再说。

    不见棺材不掉泪,在咱爷俩儿面前,他还想狡辩,做他的春秋大梦去。”

    说着话,王文龙俯下.身子,手腕一抖,盘旋的匕首,如有灵性般,扣在他手上,就要往王元鹅的手腕上扎去。

    “嘭!”

    王渊一脚

    飞起,将王文龙一脚踢开,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意味,“你给老子乖乖站在一旁,取出手机,录下王元鹅招供的整个过程,这是证据。

    杀人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做,老子还活着呢。”

    王文龙跌跌撞撞向后倒退几步,这才站稳脚跟。

    他当然知道父亲的安排。

    父亲无非是不希望他双手沾满血腥,参与杀人复仇的行动,避免自己最终成为阶下囚!

    “老爸……”王文龙心有不甘,嘶声道。

    王渊枪口一转,对准王文龙的脑袋,霸气十足的呵斥道:“给老子闭嘴,遵从老子先前的安排,做好你该做的事。”

    王文龙深吸几口气,眼中热泪滚动,扔掉手上的匕首,取出手机,开始准备拍摄录制……

    “你还想负隅顽抗?不打算说实话?”

    王渊的枪口再次对准王元鹅的手臂,赤红的眼睛里杀气四射,像一头发狂的雄狮般,令人感到不寒而栗,“我数到三,你若是还不知死活的话,枪膛里的第二颗子弹,将会把你的左臂肘关节打穿。”

    “一……”话音一落,王渊便开始数数。

    王元鹅早上多喝了一杯牛奶,此刻膀.胱一紧,再次尿湿裤裆。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他已经绝望了。

    把实情告知王渊,家族不会放过自己。

    但若是守住秘密……

    家族高层或许还会看在自己对家族忠诚的份儿上,给自己的家属一条活路,哪怕是被家族驱逐出王家,也总比受到自己牵连而被处死,强得多。

    王渊的手指勾在扳机上,冷冷的声音,从牙缝中迸出,“二……”

    “你开枪吧,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若是向你屈服,我他妈就是你养的!”王元鹅豁出去了,鼓足全身所有的力量和勇气,从地上跳了起来,闪电般转身向外跑去。

    只要离开接待大厅,到了外面,或许就能求得一线生机。

    外面是露天停车位,此时停满了车子,自己可以将车子当成掩体,一边躲避王渊的子弹射杀,一边打电话呼叫更多的保安过来,保护自己……

    他更知道,王渊畏惧叶天的实力,并不敢枪杀自己。

    这就是自己活命的机会!

    王元鹅肥胖的身子,像一只大鸟般,踉踉跄跄的向外跑。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这一刻活跃起来,支撑着他的双足,辅助他逃离这个凶杀之地。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王渊的枪法。

    王元鹅刚跑出七八步,“砰砰”两道枪声,骤然响起。

    紧接着王渊向前扑倒在地。

    他的两个膝盖窝,已经被子弹洞穿,鲜血飙射如注,疼得他再次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王渊话音一落,身形一闪,已经到了王元鹅面前,一脚踩着王元鹅的后背,声音更加的冷漠,充斥着一抹掩饰不住的嘲讽和自负,“别忘了,我当年在军中时,连续八年被誉为全军神枪手。

    这个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王元鹅企图逃跑的计划,彻底失败,哭丧着脸,嘶声道:“有种你就杀了我。”

    “明知道我不敢杀你,你还用这种激将法来激我,我可不会中了你的圈套。

    这些年来,别的本事,我没学会,寻衅逼供的手段,倒是学会了一些……”王渊轻轻摇头,弯腰捡起一根先前保安扔在地上的警棍,按动开关,霎时有“滋滋啦啦”的声响,伴随着电光印入王元鹅的视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