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5章可别惊艳得流口水
    正在房车内闭目养神的王文华。

    突然间睁开眼眸,眼睛里精光闪烁。

    “不好,大事不妙……”

    一丝不祥的预感,在他心头诡异的升起。

    来不及仔细思索,王文华就推开车门,肥硕的身形,却显得异常的灵活,犹如猿猴般,窜向对面的一栋商务大楼。

    几个起落之后,消失在空气中。

    尽管这个时候的路面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却无一人发现王文华的身形。

    而驾驶房车的司机也根本不知道,王文华离开房车的事。

    依旧轰足油门,直奔山河集团而去。

    ……

    山河集团。

    d区。

    站在办公大楼外的秦萱,满脸无语的感慨道:“不得不说山河集团,真是个奇葩的存在。

    也不知道小.姨是怎么想的,竟然会选择入职山河集团。

    在山河集团工作,跟坐牢有啥区别呢?

    一周七天,只有周末可以走出山河集团,其余时间都只能呆在山河集团。

    衣食住行,全都在山河集团内部解决。

    这要换做是我,即便给我一座金山作为报酬,我都不愿入职这种奇葩公司。

    一点自由都没有,这种工作也没什么稀罕的。”

    叶天摸着下巴,呵呵的傻笑着,不置可否,事实上他还接触过比山河集团这种奇葩规矩,更奇葩的公司。

    “如果不是这个奇葩规定,咱们也不用费尽心思跑来山河集团了。”秦萱蹙着黛眉,小声埋怨着。

    叶天拍拍秦萱的肩膀,笑道:“好了,牢骚完毕,该做正事了。”

    在这之前,秦萱曾跟着小.姨刘文雅来过这里,知道刘文雅所在的办公区,就在这栋大楼内。

    秦萱点了下头,再次很认真的压低声音问叶天,“天哥,你真有把握吗?”

    “有!”

    叶天拍着胸膛,郑重其事的回应道。

    秦萱忧心忡忡的压低声音道:“可我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已经发生了。”

    叶天长叹一声,故作不悦的道:“你连我说的话,都信不过?”

    “不是这个意思。”秦萱赶紧回应道。

    叶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苦笑道:“那就赶快行动吧。”

    五分钟后,两人进入d区的办公大楼,站在第十七层,刘文雅的办公室外。

    叶天不止一次的听秦萱说过,刘文雅是个非常漂亮的美女。

    这次终于能一睹刘文雅的芳容,令得叶天也不免感到几分小小的激动。

    虽然刘文雅与包租婆刘文静是一母所生,但上天仿佛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刘文雅。

    刘文雅从小就聪明伶俐,乖巧懂事。

    与姐姐包租婆形成鲜明的对比。

    “天哥,待会儿见到我小.姨时,你可得正经点儿,别被她的美丽给惊得流口水哦。”秦萱在叶天耳边小声提醒道。

    叶天无语的瞪了一眼秦萱,正要敲门时,他的突然听到一声女子失魂落魄的尖叫声,从办公室内传出的。

    “嘘!”

    叶天冲着秦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与此同时,眼眸中燃烧起两道金色火焰,启动,透视世间所有障碍物的目光,瞬间穿过板门,直接进入办公室内。

    &nbs

    p; ……

    王渊手上的警棍,还没落到王元鹅胸前时,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汹涌澎湃,席卷而来。

    “嘭”的一声爆响。

    质地坚硬如钢的警棍,应声崩碎成渣,就连王渊的虎口,也被警棍炸裂的碎片划破,鲜血长流。

    “哟呵,真没想到,这次来到公司,我竟然见到了三叔暴虐兄弟的神威,果然是风采依旧啊。

    多年不见,也更加老当益壮了。”王文华阴阳怪气的嘲讽声,从外面传来。

    声到人到,一开始时,声音还在数百米外,这话一说完,他那犹如小山丘似的肥硕身子,已经站在了大厅内,一手背负在身后,一手轻拢了一下在刚才御风而行时,被风吹乱的头发,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直勾勾地打量着王渊。

    王渊虎口流血,但依旧面不改色,另一只手上,依旧握着已经上膛的手枪。

    “王文华,是你。”王渊毫无惧色的扫了一眼王文华,似乎根本没有把王文华放在眼中。

    王文华就零乱的头发,梳理整齐后,咧嘴邪笑道:“本少在半道上,突然预感到有不妙的事情发生,却没想到制造不妙之事的人,竟然是你这个叛徒。

    今日,你既然敢来山河集团的地盘上撒野,那就把命留下来吧。

    当年家主宅心仁厚,饶你不死,甚至还宽容大度的让你的妻子,留在山河集团做事。

    你非但不知感恩戴德,反而带着狗儿子,跑来这里行凶撒野。

    真是好大的狗胆!”

    以王文华的眼力劲儿,一看到大厅内满地的鲜血,以及外面那些手臂爆碎的保安,就想当然的以为,是王渊出手造成的局面,言辞之间对王渊更是没有半分尊重。

    “文华啊,你可总算是来了,你得救救老叔啊。

    你若是再不来,老叔这条命就交代在这个狗东西手上了。”又一次从死亡线上看到了生存希望的王元鹅,此刻已是喜极而泣。

    王文华的出现,是他始料未及的,更是让他感到万份惊喜的。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王文华的手段有多狠辣,修为有多高深,而且当年策划车祸,暗杀李红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替王文华保守秘密。

    这一次,王文华的出现,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会站在自己这边。

    王元鹅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满心的欢喜。

    但他的后背,依旧被王渊踩在脚下,一双膝盖被王渊的子弹打穿,无力动弹,也不敢挣扎,只能兴奋激动的躺在地上,等待着王文华斩杀王渊,营救自己脱离险境。

    王渊的枪口对准王元鹅的脑袋,有恃无恐的睥睨着王文华,“你若是敢上前一步,我就一枪蹦碎他的狗头。

    我也知道你的修为很深厚,但我枪里的子弹,进入这厮的脑袋,只需零点零一秒。

    你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子弹。”

    这话说完后,王渊冲着王文龙不容置疑的大声命令道,“阿龙,赶紧离开这里,你还有重要的实情没做!”

    王文华的出现,导致整个局势瞬间逆转。

    王文龙终究只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法跟王文华一较高下,此时听到父亲的嘱咐,他当然知道父亲这话的意思……

    “噗通”一声,王文龙当即跪倒在地。

    “咚咚咚”三个头磕完之后,一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大厅

    三十秒后,外面传来车子引擎轰鸣,绝尘而去的咆哮声。

    王渊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般冷笑道:“既然我来了,我就没想过,要活着出去,作为当年那件事的主谋者王元鹅,今日……

    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