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她们母女都很美
    王元鹅绝望无助的眼神,望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王文华,一颗心正在往下沉。

    从王文华的神态反应中,他隐约意识到局面,对自己是越来越不利了。

    但强烈的求生欲,还是驱使着王元鹅鼓足勇气,再次大声向王文华呼救,“文华,救我啊,我是你老叔啊。

    别忘了,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你的。

    你若是不救我,我就要没命了。”

    “老叔啊,既然王渊要杀你,那你就让他杀呗。

    本少正愁着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处决王家的叛徒。

    他若是杀了你,本少就能师出有名的为你报仇雪恨了。

    放心吧,你去死吧!”王文华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邪恶阴沉的目光,落在王渊和王元鹅两人身上,稍作沉吟后,又意味深长的道,“老叔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没有一个活人,能保守秘密,即便签订了保密协议,把一家老小的性命作为抵押,也无济于事,一旦面临威逼利诱时,活人就会把秘密倾吐出来。

    只有死人!

    这世上,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王元鹅你的死,是有价值的。

    你应该为此感动荣幸。”

    说到最后几句话时,王文华对王元鹅已是直呼其名,连“老叔”的称谓都直接抛弃不用。

    随着王文龙的话,一句句传入耳中,王元鹅的绝望感,也越来越强烈,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指望不上王文龙,王元鹅的注意力又转移向王渊,不论如何他都不会把当年的实情,向王渊吐露半句,而是把活命的希望寄托在叶天身上,嘶声道,“三哥,我的命是邪神的。

    你若是杀了我,你怎么向邪神交代?”

    王文华不愿出手营救王元鹅的反应,令得王渊颇感意外。

    在他印象中,这叔侄俩纯粹就是一丘之貉,穿一条裤子的同伴。

    可现在,王文华竟然对王元鹅的生死,置之不理。

    听着王元鹅的质问,王渊气定神闲的冷笑道:“我刚才说过,这次我来到山河集团,就没想过,还要活着离开。

    我杀了你这个当年的主谋之一,王文华也不会放过我,他肯定会杀了我。

    我都成了一个死人,哪怕我违背了邪神的指示,邪神又能把我怎么样?”

    “三……哥……”

    王元鹅彻底绝望,像一条砧板上待宰的鱼儿般,闭目等死,“你……你动手……动手吧。”

    而一旁听到王渊刚才这话的王文华,却是神色微微一变,略显失声的道:“什么?邪神来过这里?”

    说这话时,王文华不断翕动着鼻子,显然是要从空气中捕捉到邪神留下的气息,几秒种后,王文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阴沉的目光扫过满地的污血。

    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满地污血,以及外面手臂蹦碎的保安的伤势,全是邪神造成的。

    也只有邪神,才具备如此恐怖强大的手段!

    他刚来到这里时,想当然的判断出这是王渊造成的杀伤效果,如此看来,是自己高估了王渊的实力……

    “是的,邪神来过,而且王渊还是邪神的人!”王元鹅脑海中灵光一

    闪,再次捕捉到一线生机,尖声大叫道。

    他知道王文华对邪神恨之入骨。

    邪神今日闯入山河集团,无异于打王文华的脸。

    王文华这人,最看重颜面。

    自己说出王渊与邪神关系匪浅的内幕,说不定王文华就会改变主意,救自己一命……

    王文华的脸色,阵青真白,短短几秒钟时间内,就犹如变脸般,变了好几种脸色,在王元鹅满心期待的眼神中,再次开口道:“本少想了想,王元鹅你还是去死吧。

    本少会你好好照顾老婶和堂.妹的,嘿嘿嘿。

    你跟老婶是典型的老夫少妻,老婶如今才三十六岁,正处于女人一生中最娇艳最美丽最成熟的时期,绽放得那么艳.丽,本少是不会让她守寡的。

    本少会要无微不至的关怀她,让她成为跪在本少脚下的乖巧母马。

    能让一个曾经的电视台女主持,跪在本少脚下,命令她为本少用嘴交流,单是想想这种旖旎事,就让本少兴奋得要死。

    至于你的小女儿,如今只有十六岁,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少女,娇.嫩如花,含苞待放,本少早就想把这朵娇花给采摘了,品尝她的温柔滋味。

    能把一对娇艳的母女花,同时给采了。

    这是本少一生的追求。

    王元鹅你就偷着乐吧。”

    “无耻的小人!”王元鹅歇斯底里的怒吼着,一只拳头猛捶地面,以此来发泄自己对王文华的不满。

    王文华却眉飞色舞的哈哈大笑道:“你若是不无耻,老婶怎么可能嫁给你?

    你当年用了什么手段,别以为本少不知道。

    本少只不过效仿你的手段罢了。

    你若是不死,本少还没这个机会呢,哈哈哈……”

    凭借王元鹅对王文华的了解,同时上了自己妻女这种事,王文华绝对做得出来。

    “三哥,你杀了我吧。”

    王元鹅这一次,却是主动请死,望向王渊,哀求道,“给我个痛快,当年的事,我不能说,我也希望你能中止调查,别再自寻死路。”

    口中说着话,王元鹅突然用尽力气,一把抓向王渊持枪的手,扣动了扳机。

    王元鹅手上的力量奇大,以至于即便是王渊也无法摆脱王元鹅手掌的掌控,只能任由子弹飞出枪口。

    “砰砰砰……”

    一连三声枪响之后,三颗子弹全都没入王元鹅的脑袋。

    王元鹅的脑袋,也在枪声中,像是遭到铁锤重击般的西瓜,砰然炸裂,化成碎片。

    红白之物,流了一地。

    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空气在再次飘散着浓郁刺鼻的血腥味。

    王渊一声轻呼,直到这时,王元鹅掌控住他手掌的手,才渐渐无力的垂落在地。

    王元鹅的举动,不仅是王渊,即便是王文华也感到意外。

    谁也没想到贪生怕死的王元鹅,竟然主动死在王渊的枪口下。

    王文华终于在这一刻,点燃嘴上的烟,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后,邪恶的眼神,落在王渊身上,意味深长的开口道:“你真是邪神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