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2章有实力,就能为所欲为
    外间。

    听到里间传出盛绍伦杀猪般的惨叫声。

    刘文雅刚要从沙发上站起,就被秦萱拉住。

    “小姨,别着急,天哥肯定能摆平那个大坏蛋的。”秦萱信誓旦旦的安慰道。

    刘文雅面露犹豫之色,“可是……可是……”

    先前她亲眼见到叶天将盛绍伦打残。

    即便盛绍伦曾对自己图谋不轨,但也罪不致死。

    以叶天的凶残手段,是完全有可能将盛绍伦活活打死的。

    若是盛绍伦死在叶天手上,自己也难逃干系……

    秦萱显然是看出了刘文雅的心事,双手搭在刘文雅的肩头,郑重其事的道:“小姨呀,你就把慌乱的芳心,收回肚子里吧。

    天哥出马,肯定不会把你牵连进去。

    即便他将那个坏蛋打死,也没有人敢把他怎么样。

    天哥这类人,实力强大,背景深厚,完全不是你我这类人能比的,他可以绝对凌驾于世俗律法之上,手握生杀大权。

    谁敢说个不字,立刻人头落地。”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秦萱的眼中浮现出兴奋崇拜的目光,完全把叶天当成了偶像看待。

    “萱儿,我劝你还是离这种人远一点儿的好,别跟他走的太近,免得招惹是非,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咱们只是普通人,那些打打杀杀的事,还是别沾惹到。”从叶天先前展现的手段中,刘文雅当然也看得出,叶天绝非等闲之辈……

    这类人与自己和秦萱,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应该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秦萱直接无视了刘文雅的提醒,翻着白眼,满脸狂热表情,挥着双手道:“怕什么啊?有天哥的庇佑,想踩谁,就踩谁,谁敢不服,一脚踩之。”

    刘文雅无力的轻叹一声,多说无益,反倒令得秦萱心生怨恨,知道秦萱正处于叛逆期的年纪,对叶天杀伐果断的作风有着近乎于盲目的崇拜,而对叶天本人更是弥足深陷,恐怕也只有姐姐才能教导秦萱迷途知返,从对叶天的崇拜中,清醒过来……

    里间。

    盛绍伦颤声道:“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是山河集团……”

    “不好意思,有强大实力的人,是真的可以欺人太甚的。”叶天打断盛绍伦的话头,悬浮在盛绍伦脚腕上脚掌,毫不犹豫的一脚猛踩在盛绍伦的脚腕上。

    盛绍伦又是一声哀嚎,疼得热泪盈眶。

    在这种情况下,他想晕死过去,也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双手双脚,以及第三条腿传来的剧痛,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令得他根本无法昏迷。

    叶天依旧神色悠然的晃荡着二郎腿,心平气和的道:“当我再次出脚的时候,我回沿着你的小腿,一寸一寸的往上踩,将你双脚踩成碎片,然后踩碎你的双臂,留下你还算完整的上半身,顶着一个没多大用处的脑袋。

    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我有几百种折磨人的手段,每一种都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嗯,对了,我还要告诉你,在我眼中,小小的山河集团,连屁都算不上。

    如果你的耳目消息足够灵通的话,就会知道,十几分钟前,在接待大厅,玩我鸟是怎样一步步向狗一样的趴在我面前的……”

    盛绍伦当然知道叶天说的“玩我鸟”指的是谁。

    山河集团很多人,畏惧王元鹅的权力,表面上都对王元鹅毕恭毕敬的装孙子,但私底下却把王元鹅戏称为“玩我鸟”。

    因为“王元鹅”这三个字,重新组合就成了“玩我鸟”三字。

    “你把王经理怎么样了?”盛绍伦这些年深受王元鹅的重用和信任,王元鹅对他有着知遇之恩,而他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一看叶天的神色不像作假,当即开口追问道。

    叶天眯着眼,嘶声道:“你都自身难保了,还在关注玩我鸟的安危,看样子,你对他是真爱嘛。

    我暂时把他的人头,寄存在他脖子上,随时都会取走他的人头。

    因为他得罪了我。

    所以他必须死!”

    “我知道你是谁了。”盛绍伦倒吸一口凉气,心惊胆战的道。

    盛绍伦在山河集团虽然只是一个部门主管,但也对江城地下势力的格局,极为关注,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邪神搅动江城风云的事迹,更是格外在意。

    从眼前的青年,展现出的种种霸道血腥手段,以及飞扬跋扈的言辞中,盛绍伦逐渐判断出叶天的真正身份……

    叶天懒洋洋的冷哼道:“既然知道,那你就不该再顽固不化。”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盛绍伦有气无力地低垂着脸,尽管心有不甘,但在邪神面前,他也不敢再作无畏的抗争。

    ……

    王文华的房车司机,直到现在,才开着房车进入山河集团的停车场。

    打开车门一看,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王文华并不在车里。

    他并不知道王文华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

    短暂的失神后,司机失魂落魄般向接待大厅这边跑来。

    想要向大厅内的职员,打听一下王文华的踪迹。

    王文华若要进入山河集团内部,接待大厅是必经之路。

    司机刚跑到门口,就看见直到现在,还依旧盘膝坐在大厅内的王文华。

    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司机双膝乏力,坐在台阶上,知道王文华正在修炼,也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打扰到王文华的心境。

    几分钟后,王文华阴冷的声音,传入司机的耳中,“你来了。”

    司机身形一颤,跪倒在地,一颗心都选到嗓子眼儿,伴君如伴虎的滋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他之前,另一个王文华的房车司机,因为迟到三十秒,被王文华活活打死……

    “是……是……”司机语无伦次的回应着,不知该不如何回话。

    王文华长出一口气,无力的挥了挥手,“站起身说话。”

    尽管王文华叫司机站起来,但司机早已双腿瘫软,根本无法站起,擦着冷汗,小心的陪着笑脸,尴尬的道:“大少,小人……小人还是跪着吧。”

    王文华眼中厉芒爆闪,怫然不悦,“你连本少的话,都不听了?”

    说着话,王文华一巴掌隔空挥出,打向百米外的司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