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4章引起美少女的不满
    叶天轻描淡写的笑了一下,双手合十,神秘兮兮的回应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他当然不会把迫使盛绍伦就范的整个过程,原原本本的告诉给刘文雅。

    刘文雅只需知道结局就行了。

    那么血腥的事,叶天宁愿独自承担。

    再者说,他早已习惯了腥风血雨的生活。

    秦萱摇晃着刘文雅的胳膊,撒娇道:“小姨呀,你这就没意思了?

    干嘛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只要结局对你有利,这就行了。

    其他的事,有天哥兜着。

    你可别让天哥出了力还不讨好哦。”

    刘文雅黛眉微蹙,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浮现在心头,警觉的望着叶天,严肃的质问道:“你出手帮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把你挖到倾城集团。”迟到都要说出真相,叶天此时也懒得隐瞒刘文雅,不假思索的回应道。

    这话一出口,连秦萱都是一愣,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天。

    她还以为,叶天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助小姨,摆脱困境,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有目的性的行动。

    而自己却自始至终都被叶天蒙在鼓里,牵着鼻子走。

    一种被人利用的失落感,顷刻间令得秦萱满脸的不高兴,气呼呼的骨折雪白的腮帮子。

    刘文雅神色微变,追问道:“是颜如雪的意思?”

    “是我和如雪,两个人的意思。”叶天开诚布公的道。

    刘文雅的黛眉,愈发的紧蹙起来,沉默十几秒后,才嘶声道:“你费劲周折,冒着得罪王家的天大危险,竟然只是为了把我挖到倾城集团。

    这恐怕不是你们的真实目的吧?”

    说出这话,也是因为刘文雅供职山河集团其间,在没有任何背景,任何资源,任何人脉的情况下,竟然能进入山河集团高层的法眼,成为部门的核心成员之一。

    要知道,多少资历比她深,学历比她高,能力比她强的职员,都没享受到这个待遇……

    她总觉得自己身上,隐藏着某种非常重要的价值。

    以至于能让山河集团的高层,对她青睐有加。

    所以她会毫不犹豫的对叶天的行为,心生怀疑。

    叶天没有启动,当然无法听出刘文雅此时内心的声音。

    “倾城集团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叶天将方媛离职,倾城集团hr部门无人主持大局的前因后果,向刘文雅简短的解释了一遍。

    这种事,本来就不牵扯到什么商业秘密,叶天更不可能隐瞒刘文雅。

    刘文雅听完叶天的解释后,长出一口气。

    以她现在的处境,根本不可能还继续留在山河集团,要么远走高飞,离开江城,要么接受叶天的安排,进入倾城集团……

    稍作沉吟后,刘文雅正色道:“今天下午六点之前,我会给你回复。”

    话一说完,刘文雅当即向办公室外走去。

    她的脑子里,各种念头纷乱起伏。

    叶天长出一口气,从刘文雅的神色中,他看得出,刘文雅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安排。

    目光一转,看到身边神色有异的秦萱,不由得疑惑的问,“萱儿,你这是?”

    “天哥,枉我那么信任你,但你的行为,真的令我很失望,对小姨的安置,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连我也隐瞒了。”秦萱嘟着樱唇,满脸失落的道。

    叶天淡淡一笑

    ,看出了秦萱不高兴的原因,宠溺的拍拍秦萱的脸蛋,“我不就是为了给你制造一个意外的惊喜嘛。

    这样的结局,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秦萱骤然想起,在前往山河集团的路上,她确实多次旁敲侧击的向叶天打听,摆平小姨的烦心事后,要怎样安置小姨,当时叶天只是笑而不语……

    “呃,敢情是我生了一场毫无疑义的气……”秦萱低垂着臻首,尴尬得无地自容,小声道。

    叶天微微一笑,又拍拍秦萱的肩膀,安慰道:“关心则乱,这也是人之常情。”

    ……

    王文华与眼线通完电话后,肥硕的身躯,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嘴角的肥肉更是明显的哆嗦着。

    王家有眼线,安插在马家。

    从眼线的反馈中,王文华收到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

    他离开水月岛马家时,在路上,曾相继把陪在身边侍寝的小悦和小草两女,折磨致死。

    然而……

    眼线却告诉他,被他丢入青龙江的小悦,在落到江面上,即将被鳄鱼吃掉时,江水中曾出现在一条巨蟒,将小悦的尸体带走。

    至于奄奄一息的小草,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彻底的人间蒸发。

    两女都是王文华亲手弄死的,对两女的情况,他非常清楚。

    即便两女真能遇到传说中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也未必能复原如初,但他却想不明白,是什么人要费尽心机的将两女带走。

    两女即便真能活下来,也由于体内的精血被自己吸收得所剩无几,根本不可能长寿……

    特别是眼线说到的江中巨蟒,更是令得王文华眉头紧蹙,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司机从对面的医院小跑着来到近前,手上还拿着病历本、检查单之类的,满脸的欢喜与兴奋。

    司机还没开口,单是从司机的神色间,王文华就知道,的最后一式,并没有对司机的半点身子,造成任何影响。

    “大少,医生检查了我的身体,说是没有什么大碍,很正常……”司机笑容满脸,如实将在医院的检查结果,向王文华复述了一遍。

    他正沉寂在满心的欢喜中,并没有注意到王文华阴沉惨白的脸色。

    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苦思冥想,才把最后一式,参悟出来,没想到竟然是一场空欢喜,这让曾经被周围人誉为武道骄子的王文华,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司机的话,还没说完,气急败坏的王文华就再次五指一张,隔空抓向司机的身子。

    五道肉眼可见的强劲力量,从王文华的指尖标出,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纵横翻飞,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状,向司机的身子,当头罩下。

    “噗嗤!”

    沉闷的爆响声中,司机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整个身子就化作一蓬血雾,残肢断臂,纷纷扬扬的坠落在地。

    平静的空气中,再次漂浮着浓郁刺鼻的血腥味。

    “蝼蚁就是蝼蚁,废话真多!

    你的蝼蚁命,能结束在本少手上,也是你祖上积德,你应该为此感动荣幸,在冥冥之中保佑本少长命百岁,无往不利……嗯……”

    王文华哼了一声,不屑的目光,扫了一眼地上的模糊的血肉,淡漠的神色,就像真的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似的,没有半点的怜悯。

    人命在他眼中,轻若草芥,根本就一文不值。

    就在这时,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小山般的壮硕身躯,也是微微一颤,呼吸在一刻变得沉重迟缓。

    一丝异样的气息,正从后面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