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6章一夜之间,速成高手
    ,精彩小说免费!

    凝神思索了几分钟后。

    雷震天却始终面露疑惑的表情,谨小慎微的沉吟道:“世人都知道王文华从小就是个纨绔弟子。

    吃喝嫖赌吹拉弹唱,无一不精,无一不通。

    但就在十年前,也就是说你离开江城,拜入武当学艺的第四年。

    年仅十七岁的王文华突然在一夜之间,摇身一变,赫然成为绝顶强者。

    在那之前,从来没人见过他修炼武道,而且以他从小就肥胖如猪,走几步路都会气喘吁吁的虚弱体质,根本具备修炼武道的潜质。

    成了高手之后,他就约战江城境内武道实力列入前十五名的高手,说是把这些高手的蛋捏爆,脑子打碎。

    那些高手都是心高气傲的人,在面对王文华的挑衅时,自然也咽不下这口恶气,于是位列第十五名的李新忠率先出手,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王文华。

    其余高手则是一副看大戏的态度,等着欣赏王文华屁滚尿流,被打出翔来的狼狈样儿……”

    所谓的江城高手,说到底只是江城官方排出来的高手榜单,有着半民间半官方性质,只是明面上的,而像雷震天这种真正的高手,是根本不屑于参与那种所谓的高手榜单。

    所以,即便他的修为远在榜单内的第一高手之上,他也不是江城第一高手!

    马鹏举明亮的眼眸,闪烁着睿智平静的冷光,接过雷震天的话头,沉声道:“然而,王文华的表现,却令得所有人意外,狠狠的打脸众多高手?”

    “是的。”

    雷震天满脸疑惑,却轻轻点头道,“年过七十岁,白金级中阶修为的李新忠,竟然连王文华一招都接不住,被当时只有十七岁的王文华一巴掌拍碎成渣。

    众多高手,再也无法淡定了。

    江城第一高手伍定远也在两招之内,遭到王文华一拳爆头,死于非命。

    要知道,伍定远那可是实打实的钻石级初阶的修为,在王文华面前,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李新忠和伍定远双双死在王文华手上,其余的高手也不敢再小看王文华,说什么要很王文华冰释前嫌,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谁也不干涉谁。

    而实情却是,王文华根本就懒得杀掉这帮废物。

    经此一战,王文华成为江城武道界的传奇人物。

    但这人却经常闭门不出,据说是在闭关修炼。

    一个月出门一次,每次出门,他的身边都会伴随着千娇百媚的美女,供他玩乐。

    他对女人,有着近乎于疯狂的痴迷。

    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知廉耻,只要兴致来了,随时都会将身边的女人扒光扑倒,发生不可描述的行为。

    由于每次跟在她身边的女人,都不一样。

    坊间又把他戏称为花花大少。

    他的名声很臭,与各大家族中,年轻一代的子弟,几乎没什么往来。

    直到现在,依旧没人知道,他的修为,究竟是怎么来的。”

    雷震天的话,越往后说,脸上的神色就越是显得凝重。

    马鹏举蹙眉道:“会不会是得到了某个绝顶强者的传承?

    武道传承的说法,古已有之,不仅是武道领域,就连血族的神通,也能通过传承的方式,将自身的力量,在临死之际,传给另一个人。”

    “不可能。”雷震天很肯定的摇头道,“接受武道传承的人,要么必须是血脉至亲,要么自身的身体条件,具备很强的修炼天赋。

    前段时间,嚣张至极,与邪神叶天为敌的孙昌硕,就属于前者,因为得到他们孙家老祖宗的传承,所以在半天时间内,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等一的绝代高手。

    反观王文华,两个条件他都不具备。

    王家虽然名列江城四大家族之一,但祖上并无武者,他哪来的血脉至亲传承?”

    听到这话的马鹏举,也一下子从椅子上,长身而起,浓眉紧蹙,呼出一口浊气,脑海中思索着各种令得王文华,能在突然间变强的可能性,然而却始终想不出一个经得起推敲的可能性。

    “雷叔也想不明白?”马鹏举好奇的目光,望向雷震天,嘶声道。

    雷震天尴尬的笑了笑,点头如实道:“确实想不明白,坊间有无数人都在猜测王文华变强的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只能当做笑谈,根本不可信。

    甚至有人说,王文华是突然顿悟。

    还有人说,因为王文华的前生,是顶尖高手,投胎转世前,没有喝下孟婆汤,这一生,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十七年,然后想起了前世的记忆,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武道强者。

    而王家高层则将王文华突然变强这事,当成秘而不宣的头号机密,从来不对外界提及只言片语。”

    马鹏举也被雷震天说的这些,坊间好事者的猜测逗得有些忍俊不禁。

    雷震天一拍脑门,迟疑着沉吟道:“有一个传闻,倒是值得深究。

    王文华的小跟班,在某次与人在赌桌上打牌时,无意中说起,王文华经常在睡梦中说梦话,他的每次梦话都在重复,寂寞如雪,寂寞如雪……

    谁也不知道‘寂寞如雪’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

    “先前我跟他有过接触,我能感受得到他的寂寞,那是一种惊天动地的寂寞。

    比高处不胜寒的寂寞,还要寂寞。”马鹏举想起自己跟王文华见面时,从王文华眯成一条缝隙的眼眸中,体会到的感受。

    马鹏举越想,越觉得可疑。

    尽管当时王文华不断的掩饰眼神中的寂寞光彩,但始终没能逃过马鹏举的注视。

    王文华眼中的寂寞目光,远远超出了王文华本身的年纪,那不仅是一种寂寞,更蕴藉着无尽的沧桑和内敛深沉。

    若非那种上百年经历,阅尽人间百态,世事变化的人,是根本流露不出那种眼神的。”

    雷震天似有所悟,但却又无法做出肯定,只能深吸了一口气,略显苦闷的道:“莫非他的寂寞,与变强的事,有着某种奇妙的关联?”

    “或许是的。”

    没有直接证据,马鹏举也不敢轻易做出决断。

    雷震天又向马鹏举问起,与王文华会面的经过。

    以马鹏举对雷震天近乎于推心置腹的信任,他当然不会对雷震天有所隐瞒,于是将当时在会客厅发生的事,巨细无遗的向雷震天说了一下,其中还重点说到了,王文华威胁他必须加入复仇联盟的事,马鹏举也向雷震天说出自己,在对复仇联盟这件事上的立场和态度。

    听到马鹏举的解释,雷震天脸上的神色,变得愈发凝重,陷入了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