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老娘允许,你俩好上
    叶天带着秦萱和刘文雅两女,回到白马胡同的秦家大院时,包租婆早已做好了一桌好菜,等待着他们三人。

    “行啊,小王八蛋,不错嘛,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老娘的妹妹给带回来了。”

    口中说着话,包租婆麻利的解开腰间的围裙,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欢喜之色,将围裙扔到一旁的椅子靠背上,伸手连连拍着叶天的肩膀,以示嘉奖,“老娘还真么看错人。

    你小子出马,一个顶俩。

    早知道你这么厉害,老娘当时也不会怀疑你了……”

    包租婆冲着叶天不吝赞美之词的恭维着,与先前的对叶天颐指气使的态度,截然相反,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反倒令得叶天老脸一红,感到很不好意思。

    “哟哟哟,切,你丫的还会脸红呢?

    老娘还以为你的老脸,堪比城墙厚呢?”包租婆看出叶天神色有异,又口无遮拦的戏弄着叶天,“丫的,你小子还真是个人才啊。

    说吧,你要老娘怎么感谢你?”

    叶天满脸尴尬的表情,轻轻咳嗽了几声后,才把窘态,稍微掩饰了一些,义正言辞的拍着胸膛,煞有介事的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本就是我的分内事……”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包租婆直截了当的打断,“草,丫的你心里那点小九九,别以为老娘不知道。

    你不就是想跟萱儿好上吗?

    老娘准了。”

    一口凉茶,差点从叶天口中喷出,无语的长出一口气,满脸苦笑,不知该如何作答。

    包租婆见叶天不说话,于是很不高兴的冷哼道:“咋啦?

    小子,你看不上老娘的女儿?

    是不是喜新厌旧了?

    你还没离开出租屋之前,总是想方设法的往萱儿身边靠,对萱儿那叫一个殷勤,像哈巴狗似的,你占萱儿的便宜,吃萱儿的豆腐,别以为老娘没看见?

    喏,现在有了那什么美女总裁,就瞧不上萱儿了?

    你们这些臭男人,莫非都是同一个德行?”

    听着包租婆连珠炮般的质问,叶天有些后悔,自己真不该跟着秦萱和刘文雅回家,而是把两女送到家后,就赶紧开溜,避免遭受包租婆的盘问……

    “你咋不说话?”包租婆脸色一沉,很是嘚瑟的嘶声问,“是不是老娘说中你的心中所想了?”

    叶天深吸一口气,苦涩的道:“阿姨啊,我嘴聋,无话可说。”

    事实上,叶天也无法从包租婆刚才这话中判断出,包租婆是不是真心同意自己自己跟秦萱好上?

    而叶天也不愿对包租婆使用,探听包租婆的心声。

    “别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绝了,只剩下你一个。

    我家萱儿也是妥妥的美少女,有大把的男人对她心存觊觎,想跟她做朋友。

    不愁没人要。”包租婆点燃一根烟,悠然自得的吐着一个烟圈,“你小子若是不珍惜这个机会,老娘担心你到时候,连哭都没地儿哭去。”

    叶天眯着眼睛,神色萧索的回应道:“顺其自然吧。

    萱儿如今大学都还没毕业,你跟我谈这些,未免也太早了点儿。

    到时候再说吧。”

    包租婆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天,很是

    生气的道:“小王八蛋,你脑子进水了吧?老娘只是说,让你跟萱儿好上,并不是让你们领证结婚,你们可以试着相处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彼此了解的加深,然后一步步水到渠成,等到她大学一毕业,就立刻嫁给你。”

    “阿姨,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委屈了?”这次与包租婆见面,从包租婆的言言举止间,叶天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于是蹙眉小声的问。

    包租婆一拍叶天的脑袋,闪烁其词的解释道:“老娘这是为你们着想,丫的你别特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有什么话,你尽管说,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刚子。”叶天温润如水的眼神,望着包租婆,轻声道,“不用有任何顾虑,我先前说过,我会把你当成长辈一样的侍奉,代替刚子,给你养老送终。”

    前一秒还盛气凌人的包租婆,也因为叶天这话,瞬间变得神色黯然,咬了咬牙,这才开口道:“老娘也是因为把你当成了半个儿子,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希望你跟萱儿好上。

    咱们成为一家人,刚子若是在天有灵,他也会感到欣慰的。

    老娘这人的脾气秉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典型的外刚内柔,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咋咋呼呼的,对谁都不客气,实则内心柔软,心怀仁慈,说白了,我这人就是嘴欠,还有些贪财。

    但也没办法啊,这是性子使然,爹妈给的,我也没法改正。

    至于说贪财嘛,呵呵,你也知道,我若是对谁都慷慨大方,你们这些租客,还不得隔三差五的找我拖延交房租的时间,那我拿什么来养活萱儿?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老东西被车撞死,我与他三十多年时间的夫妻,他窝囊了一辈子,什么也没留下,就只有这个秦家大院,给我们母女靠着收房租过日子。

    唉,算了,懒得跟你说这些……”

    说到最后几句话时,包租婆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脸上却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叶天当然知道包租婆独自一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并不容易,她这些年经历的难处,旁人根本无法想象……

    即便是上次遭到包租婆的羞辱,他也没恨过包租婆。

    “阿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叶天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郑重其事的道,“退一万步说,即便我没有跟萱儿好上,我也会把你当成长辈看待。

    我说的话,是认真的。

    这段时间的接触中,想必你也知道,我并不是普通人。

    等你我把那些烂七八糟的事摆平之后,我会尽我所能,给你创造一个安度晚年的生活环境。”

    包租婆的眼角有些湿.润,憨厚的笑着,连连眨眼,才没让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当然知道叶天不是等闲之辈。

    自己的儿子秦刚,桀骜不驯,能够追随叶天,这就足以说明,叶天各方面的能力都远在秦刚之上。

    更何况,她上次亲眼见识到叶天教训王文龙时,血腥恐怖的场面,还有这次轻而易举的将刘文雅带出山河集团的行为。

    两件事都能体现出叶天不是普通人……

    “那是当然,你若只是个普通人,刚子也不会追随在你麾下。”包租婆眉开眼笑的回应道。

    这时,一回到家就跑去洗澡的秦萱和刘文雅两女,也在沐浴完毕后,换上一身休闲的居家服,牵着手,像两朵空谷幽兰般,娇艳无双,极为迷人,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并肩走入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