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9章那一抹飞走的流光(3000字)
    ,精彩小说免费!

    团山。

    方家。

    “华姐,你……你没事吧?”

    怜星弱弱的声音,在方华身后响起,满是关切的问了一句,说着话,走上前来,明亮的目光,向着程蝶衣的卧室扫了一圈,又再次疑惑的开口道,“华姐,小蝶姐姐,她不在家里吗?”

    方华并不想把程蝶衣是冒牌货的内幕,告诉怜星。

    这件事对她而言,实在是一种耻辱。

    方华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着怜星,“她家里有事,需要回去一段时间。

    事情处理完,就会会来的。”

    怜星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点了下头。

    几分钟后,怜星有些迷茫的拍着后脑勺,沿着一张绝美精致的脸蛋,人畜无害的望向方华,娇.声道:“华姐,自从昨晚咱们俩泡完澡,我回到卧室之后,直到现在,我总觉得脑子里好像多出了一点东西。

    我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方华知道,那是奇门针正在怜星的脑子里,像种子一样发芽,再过段时间,就会生根……

    “妹妹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脑子里能有什么东西,往大了说,无非就是红白之物,血液啊,闹僵啊之类的,往小处说,也就是说密集的神经元而已。

    若是脑子里真的多出了什么东西,你肯定死翘翘了,哪里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跟我说话?”方华巧笑嫣然的轻抚着怜星的脑门,像个大姐姐似的,安慰着怜星。

    方华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将实情,对怜星说出。

    从怜星的神态中,则完全把方华当成了她最信任的人,对方华的解释,连连点头,信以为然。

    方华对自己的奇门针,有着绝对的自信,又安慰了几句怜星后,才带着怜星离开家门,出去逛街购物。

    ……

    一身白色笔挺西服的宋昊晨,摘下墨镜,俊朗得有些阴邪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

    打量着近在咫尺的程蝶衣。

    程蝶衣下意识的向后倒退几步,再次握紧手中的。

    从宋昊晨的神色间,她感觉得到一种难以言状的危机。

    仓库外,已经被人包围。

    只有宋昊晨一人,进入仓库。

    “你是谁?”

    程蝶衣虽惊不乱,非常警惕的盯着宋昊晨,开口问。

    以程蝶衣在地狱门接受训练,养成的眼力劲,她还能从眼前的宋昊晨身上,感受到武道强者特有的气息,极为引人注意。

    宋昊晨手腕一翻,不知何时,他的掌中,赫然多出了半杯颜色鲜艳的红酒,正随着他轻轻晃动的手腕,在杯中流转出炫目的猩红光芒。

    “你就这么健忘?”宋昊晨的到来,他一身名贵奢华的服饰,令得整个光线暗淡的残酷,仿佛在刹那间明亮起来,他的声音,也刻意变得嘶哑低沉。

    听到宋昊晨的声音后,程蝶衣不由的心神一凛。

    这个声音,她并不陌生,正是她的……

    东家!

    也就是说当年回荡在,即将死去的程蝶衣耳边的,那个魔鬼的声音。

    程蝶衣深吸一口气,她费尽心机才得到了,至关重要。

    在没有确定眼前的青年,就是自己的东家之前,她绝不会轻易将交出。

    “小怜玉.体横陈夜。”

    程蝶衣目光一闪,将东家曾经跟她说过的接头暗号,说了出来,然后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近在咫尺的宋昊晨,脑海中则不断思索着逃离仓库,冲出包围的计策。

    只要眼前的青年说出“已报周师入晋阳”的下句时,程蝶衣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撞破窗户,冲出仓库。

    宋昊晨停止手腕晃动酒杯的动作,微微一笑,颇有几分顾影自怜的意味,目光同样盯着程蝶衣,一字一顿的道:“正是太监读书时。”

    面对着绝代佳人,不着寸缕的身体,散发出诱人的魅力时,还能安心读书的人,除了太监,还能有谁?

    程蝶衣真切的记得,这是当初东家的原话,这话说完后,东家还补充了一句,当今时代的绝大多数专家人士,都是太监,啥也不干了,就在只会叽叽歪歪……

    从宋昊晨的回复中,程蝶衣完全可以断定,眼前的青年,就是东家。

    “这就是。”程蝶衣深吸一口气,总算可以摆脱这块烫手山芋了。

    当她抬手想要把递交给宋昊晨时,她的手掌刚一张开,赫然消失不见,犹如插翅而飞,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掌中空空如也。

    宋昊晨脸上的从容优雅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定格凝固。

    就在程蝶衣五指张开的那一瞬间,他眼前的余光,确实看到了的一个边角,然而当他凝聚目光望去时,玄武令已经不见了。

    宋昊晨满脸暴怒,“咔擦”一声,手中的酒杯崩碎,猩红的酒水,飞溅到程蝶衣蓝色的连衣裙上。

    “你竟敢耍我?”充斥着无尽怨恨的宋昊晨,在冷哼声中,五指一张,身形一闪,出现在程蝶衣面前,五指如钩,像贴钳般死死地扣在程蝶衣的粉颈上。

    程蝶衣娇小玲珑的身躯,像小鸡面对老鹰的抓捕般,轻而易举的被宋昊晨拎起,提在手中,双足悬空,

    宋昊晨那种英俊的脸上,写满了阴森恐怖的嗜血残暴表情,凑到程蝶衣面前,嘶声道:“老实交代,你将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趁着现在本公子,还没对你起杀心之前,只要你肯如实说出的下落,本公子会考虑,饶你不死!”

    在宋昊晨五指的紧扣中,程蝶衣所有的修为,半点也施展不出来,反而呼吸急促,由于气息不畅,令得她满脸面红耳赤你,眼球布满血丝。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若要强行解释,只能说,是自个儿长出翅膀飞走了。

    只是,这种解释,别说是精明强悍的东家不信,即便是自己也觉得太过荒唐,比天方夜谭还虚幻离奇……

    “说!”

    宋昊晨双眸赤红,像是一头发狂的凶兽,短短一个字,从口中爆发出来时,整个仓库内的地面,瞬间激起一重厚厚的尘埃,遮蔽了程蝶衣的视线。

    程蝶衣支支吾吾的颤声道:“我……我……我……我不知道……”

    “咔……”

    话音未落,宋昊晨手上加重了几分力道,顿时捏得程蝶衣的喉骨,传来一声脆响,宋昊晨恶狠狠的咆哮着,“不要再试图挑战本公子的耐心……”

    宋昊晨虽然愤怒如狂,但你理智犹存,他非常清楚的重要性,他更知道,是从程蝶衣手上消失的。

    想要追回,就必须依靠程蝶衣。

    所以,程蝶衣并不能死。

    他这么说,也无非是为了恐吓程蝶衣而已。

    “我真的……不知道……”程蝶衣涨红了脸,艰难的如实回应着。

    现在的她,满脑子思考的都是怎样找回,并没有想到宋昊晨的那番心理。

    这时,外面传来阵阵起此彼伏的纷纷议论声……

    “你们快看,快看,飞向东南方的那一抹流光,是什么鬼东西?”

    “速度太快了,比飞机的速度还快,哪能看得清楚啊?”

    “这道光芒好像是从仓库里飞出的。”

    “对对对,没错儿,我刚才见到一抹光芒,从仓库的房顶上飞起,然后冲向东南方,诶,你们说,这玩儿意会不会是ufo?”

    “握草你大爷的,你丫的好来屋的片子,看多了吧?还是你昨晚不可描述的行为,发生次数过多,以至于脑子发热?现实中哪有ufo?”

    ……

    这些人都是宋家的跟班,这次跟着宋昊晨来到城西码头,执行任务。

    在没有收到宋昊晨的召唤之前,不论仓库内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不敢贸然闯入仓库。

    宋昊晨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的性子,他们再清楚不过。

    所以只能百无聊赖的站在驻守在仓库外,等待宋昊晨的进一步指示。

    正当他们吹牛聊天时,绝大多数人都看到了一抹流光,从仓库内飞起……

    仓库内的宋昊晨和程蝶衣两人,当然听到了外面的议论声。

    宋昊晨心念一动,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程蝶衣扔在一旁,身形一闪,蹿出仓库,来到外面,厉声喝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一个跟班的解释下,宋昊晨隐约可以断定,那一抹飞走的流光,十有**就是。

    “东南方……东南方……”

    宋昊晨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着,江城的领土面积那么大,想要在江城的东南方,寻找到一枚小小的,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时,程蝶衣跌跌撞撞的从仓库内跑出,将怜星昨天傍晚,从叶天手上夺取的前因后果,向宋昊晨巨细无遗的说了一遍。

    宋昊辰并不是傻子,程蝶衣的话,刚一说完,他就明白了程蝶衣想要表达的意思:

    既然玄武令,是来自于叶天手上,那么很有可能,在怜星夺走玄武令之前,玄武令就已经与叶天融为一体,产生感应。

    而叶天则成了玄武令的主人,玄武令这种有灵性的神秘物件,如今自动飞走,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去寻找它的主人……

    叶天。

    想到这儿,宋昊辰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