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 用我们的战象击败他们!
    ..,

    王玄斌中校带着马布里国王一同乘坐他的指挥车,同样跟随着队伍向前挤压式追击……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变成了移动式作战,这种打法早在他们的计划安排之内……因此,整个队伍并没有显出太忙乱的样子。

    王玄斌中校指着一队队押解到后方的俘虏队伍对马布里国王说:“不管他们信奉什么宗教,也不管他们是哪里人……一定要善待俘虏……对他们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们现在大多属于联邦帝国的劳工。”

    马布里国王忙不迭地点头认同,他从四轮马车的车窗探出头,亲自对他的士兵们高喊着当地的方言。

    王玄斌中校高兴地看到那些士兵听到了马布里国王的命令后,无不躬身行礼,表明他们听懂了……这场战斗也让马布里国王的威严更加高涨了呢。

    事实上王玄斌中校过虑了……天竺地区内部的战斗中,除了深仇大恨之外,基本没有杀俘的习惯。

    农业型的社会完全可以通过农业生产来养活战俘……完全可以把他们转化为奴隶嘛。

    王玄斌中校只是过于考虑联邦帝国的利益了。

    他知道为何而战……他在为联邦帝国的明天而战,他在为自己的前程而战!

    联邦帝国的发展太需要大量的劳力了……他每一次看世界地图,都深刻地认识到劳力的重要……没有人口,哪里都发展不起来。

    他内心里不由得更加痛恨鞑靼强盗们的屠城行为……想起《流求时报》上写着的被他们无辜杀害的人口数目,他就恨!

    《流求时报》上说的对啊,只有人类的敌人才会总想着减少人口!

    只有那样的人才会把人口当成负担!!

    联邦帝国的所有辖地无不是靠着劳力才能发展起来的……

    王玄斌中校在四轮马车里感慨时,他还能听到前方偶尔有枪击声,从枪声中可以听出是帝国陆军的武器……这说明对方已经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了。

    通讯兵们现在骑着快马不断地向他汇报着前方的战况……每一次汇报都让他心花怒放。

    挤压式的追击果然有效果,他们捕获的俘虏和战马越来越多,很多都是最后跑不动了,只能老老实实在那里被抓获……更让他高兴的是,竟然还有主动投降的!

    原来,那些人是信奉天竺教的德里地区的雅利安人,他们是被迫改教,被迫跟随苏丹大军四处征讨……他们并不是德里苏丹的铁心跟随者,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顺从罢了……所以,一有机会,他们很快会投降的。

    马布里国王想要把他们编入自己的队伍中,这遭到了王玄斌中校的拒绝,马布里军队是帝国陆军训练出来的,属于火器军队,做战方式与挥刀舞枪的土人式打法区别太大,如果盲目把他们编在一起,只能坏事而不太可能有帮助。

    马布里国王根本没有在乎被拒绝了,他现在反而啥也不管了,在指挥车里悠闲地抽起了烟卷,还用竹筒喝着指挥车里配备的凉茶。

    先前的所有的担忧与恐惧一扫而光,军事上的事情就让联邦帝国的人操心去吧。

    马布里国王的脑子里开始构画一幅宏传的蓝图了……整个天竺地区啊……啊!

    还有相当多的骑兵到底是跑远了,他们终于遇到了他们的步兵。

    菲鲁兹·卡尔吉将军的助手副将马斯尔德看见他们的儿郎狈的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万骑兵被打败了?!

    就算被打败了,怎么才跑回这点人?!

    那些骑兵把他们的遭遇说了出来……副将马斯尔德的头皮都发麻了……菲鲁兹·卡尔吉将军连挥刀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了?!

    副将马斯尔德连忙下令驻军……唯一的好消息是,马布里军队是由穿着两种军服的人组成,他们的人数不算多,应该不过一万人。

    但是,他们到底是用的什么武器,真的像骑兵们说的那样可怕吗?

    逃回来的骑兵带回来的可怕的消息……各种可怕的传说像是黑暗中的蝙蝠一般在军营里翩翩起舞,而且还准确地从一个人嘴里传到另一个人的耳朵里。

    “维摩那发射了一枝尾部喷火的利箭……”

    “闪耀出可怕的光茫……比一百个太阳还明亮……”

    “战场上到处是可怕的巨响……一个勇敢的骑兵竟然可以连人带马一起粉碎了!”

    迭达尔土邦的原土王听到传言后,他悲怆地说:

    “他们又有了新的更可怕的武器了!……我还不如接受他们的招降……当一个迭达乐行省的高官官,也比现在到处流亡强……我们还能去哪里呢?”

    他的手下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土王当即做了决定……我们先向西跑吧,然后在向南行走,投降了他们……威武的苏丹精锐骑兵都惨败至此……我们的失败不算什么。

    投降他们吧,现在看来,他们当初打败我们时,还是没有痛下杀手的。

    于是,一行人趁夜悄悄从军营里向西潜逃了,他们远比其他人更熟悉这里的道路。

    那些溃逃回来的精锐骑兵们,也跑了不少……他们等到重新把战马调整好后,一些人偷偷向着北方逃跑!

    他们被那些可怕的武器吓坏了……绝不相信靠着他们看不起的步兵就能打胜仗,就算副将马斯尔德一直在宣扬他们的象军可以击败对手……真的不信了,大象也会怕那种可以喷火的利箭!

    副将马斯尔德全心倚仗他的象军了,并把它们安排在第一排的军营里面……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如果连一场仗都没有打就跑回去,军事权贵集团会用狮子撕碎自己的!

    这一夜,一些战象不时有嘶鸣声……据象奴们说,那是大象在表示担心什么呢。

    大象是通人性的动物。

    第二天,有派出巡视的士兵回来报告,五喀尔远的地方,马布里国的军队正在向着这面赶来……他们的骑兵不多,士兵也不多,但是那种怪样子的马车却排成了长队,一时间数不清。

    副将马斯尔德的心脏开始狂跳了,但是听说他们只是一直在平稳地行军时,心脏又有些放松。

    如果他们真的如同传言中那样厉害,他们早就应该攻击我们的大营了……而他们一直在平稳行军,这说明他们可能有顾忌……或许真就是怕了我们的战象!

    但是,他们却不是逃离,而是向着我们的军营来了……

    副将马斯尔德咬着牙布置了一种新阵法……他命人把战象全都排在了阵前,每头战象的背上都安排了两倍的弓箭手,命令他们只要对方到了射程就直接射箭!

    战象的两侧则布置了长矛手,命令他们在战象冲击时必须跟上……在战象们的脚下,什么怪样子的战车都会被踩碎!

    然后让象奴看见对方的身影后就直接驱使大象冲击!

    他听骑兵们汇报了,对方根本没有听完劝降就直接开战了……所以,他们也要趁对方不备时冲击……

    ps:感谢书友辛大大哥与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