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东山水晶镜的作用(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知临安府的工作确实是一个累死人的活儿,但是也比在外面漂泊好。

    这个时空里的临安城可以称之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城,绝对不为过的。

    与此相差不过一百多年以前,来自法国西北部的诺曼人,在他们的领袖威廉的带领下,声称因血缘关系有权继承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帝爱德华的王位而大举发动进攻,结果威廉的军事行动成功,成为英格兰的君主威廉一世,号称“征服者威廉”。

    在诺曼人的统治下,伦敦终于在公元12世纪成为了英格兰的首都。

    这时,伦敦才刚刚成为英格兰地区的首都,人口不足十万人。

    此时巴黎的城建已发展到塞纳河两岸,那里的教堂、建筑比比皆是,成为当时西方的政治文化中心。

    可是人口不过三十万人。

    原本有一个可以和临安城比美的城市,君士坦丁堡,这里的城市人口也超过了百万。

    但是,那里刚刚经历了战争。

    以魔术般的外交手段闻名,人称万能蜘蛛的,巴列奥略王朝的奠基人,迈克尔八世,刚刚在1261年从拉丁帝国手中夺回了君士坦丁堡,现在呢,他正在那里重建拜占庭帝国。

    那里正在重建,人口已经因为战争而急剧减少了。

    洪起畏府尊见过太多白皮肤蓝眼睛的西夷商人了,不新鲜的,但是他当然不知道这些数据了。

    他只知道三点,第一是一定要和妻子郎氏厮守在临安城里,哪也不去了。第二点便是好好做好这份工作。第三点就是一定要结交好贾似道丞相。

    在大宋南宋时期的这一百多年里,随着政局逐渐稳定,南宋又回到了文恬武嬉的气氛中,北宋冗官的毛病又出现了。

    本来府学里就有一群大学生在学习,而府治里的官员越来越多,办公场所挤得不行。

    历届知府们都致力于办公大楼建设,厅堂建筑越来越丰富,府治门口有桥,里面建了中和堂、有美堂、香远楼、竹山阁、牡丹亭、诵读书院等几十间建筑,从开会办公到文化娱乐一应俱全。

    每到各个节日,知府大人除了进宫陪皇上吃吃饭,还要负责与民同乐一下,参与民间的活动。

    比如元宵节的晚上。

    每到这时便是放花灯的全民盛会,作为一府的最高长官,可得玩到群众中去,在二更时分,坐上小提轿从府治出发,在各个街道上游荡,出来游玩的老百姓前簇后拥地跟过来了,一时间“箫鼓振作,耳目不暇给”。

    加上围观人群,听说队伍能长达十多里路,最后队伍来到市西坊,就是现在的羊坝头,这里有座临时搭的展台,上面摆着用米糕做成的盆子,内点油灯,照耀夺目。

    这里的知府要登上高台简单讲两句。

    不管平日里老百姓是爱戴某个知府,或者痛恨哪个知府,这时候绝对都会笑脸相迎,因为会有一个背着大布袋的人跟在知府的轿子后面,他们喜欢的是袋子里的东西,才不是坐在轿子里的人呢。

    袋子里装的,可都是当时的钞票——“会子”,这些钱可是会随手派发给做小生意的人呢,每人会得到数十文,称作“买市”,当然啦,到底领红包的人是不是小商小贩,知府也不会在乎的啦,过节么,就是图个高兴。

    最痛苦的就是还要搞好爱国卫生运动,面子工程从来都是很重要的。

    这时万松岭两边的旧水道已经被很多官员私搭乱建给占去了,河道淤塞,流水不畅。

    而且河岸两边的居民生活习惯不好,常常把粪便、瓦砾等生活垃圾随手丢在河里,经常搞得臭气熏天。

    太影响市容了。

    洪起畏府尊就命令手下两个通判专门去安排人巡逻监督,看到有人乱扔垃圾就上去制止,甚至亲自跑去查看巡视。

    最重要的是,他还要一点点把侵占河道的违章建筑拆迁了。

    朝廷有规矩,如果水流有淤塞了,责任人就要“各减一年磨勘”,如果能拆违成功,就增加一年磨勘。

    普通老百姓哪里有能力修建违章建筑,所以一定是有特权的人干的。

    要命的是,朝廷不给自己特权来搞专项整治啊!

    所以自己这正四品的官位,在临安城不够用的,官职越大的人,他们的思想工作越是不好做呢。

    所以,问题的关键出来了,他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后台,只能选贾似道丞相了。

    投靠这个时期的最强者,这是当然的选择。

    当他的这一面东山水晶镜送上去后,正在闲散中的老贾同志大喜,想不到天下竟有此物!

    此时的老贾可以六日上朝一次,也不用如百官般的行礼,如此之后更是十天上朝一次,他已经证明了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几乎与皇帝相似。

    当然,历史资料证明,不必每一日上早朝是南宋“权相现象”,是每任丞相皆有的礼遇。

    但是谁让他推行公田法呢?!他得罪了太多的大户了……

    在西湖风景区中,不久前仙逝的宋理宗还给这个贾丞相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庄园,奇花异草、穷极奢华、占尽胜景、然而取名为“后乐园”。

    北宋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脍炙人口,却被这两人滥用了。

    他的贾府与皇宫隔湖相对,早晨听到上朝钟声,如果他贾丞相想上朝了,就下湖去上船。

    那船系在一条粗缆绳上,绳端连着一个大绞盘,船行走时不必划桨撑篙,十几个壮夫拼命推绞盘,船行如飞,一会便到宫前。

    他经常把大小朝政都交给大小门客处理,自己每日在园中享乐,娼妓、尼姑、旧宫女都被他弄来,日夜喝酒****,只要是年轻时结识的酒朋赌友能进贾府。

    老贾不忘本。

    这个时候,他五十有三了,身子骨还行,挺能折腾的。

    丞相贾似道曾经在一个中午的时间里,反复把玩着东山水晶镜。

    他好好照了照自己,发现自己的一字胡照出得非常清楚,胡子两边翘得比较平直,够整齐的,只是可惜其中有好几根白须了;然后他又看到自己的眼角有细细的皱纹了,那块二十多年前当小混混时与人厮打而受的伤疤,已经被皱纹掩盖了,呵,老喽……

    最后,他发现此物反射阳光最是明亮,便一个人跑到阳光下,冲着贾府里的人晃来晃去,晃着路过之人的眼睛。

    哈哈,好玩。

    他的小妾们,像其它女人一样,都喜欢亮晶晶的物件,顿时涌了过来,挣抢着。

    “给我观之,给我观之!”

    在这莺声燕语之中,老贾右手拿着东山水晶镜,把它高举在半空,喊道:“莫抢,莫抢!”

    这面东山水晶镜老贾本来是谁也不给的,自己留着把玩,但是,陆续又有人送来了……

    后来手里一共有七面了,这样,他就开始给心爱的女人们分了。

    但是还差一个人,这个就比较麻烦了,一妻六妾,自己反倒是没了!

    要不给,就人人都不给,给了,就人手一份,见不得有一个不高兴的。

    第一个给自己送此物的是……洪起畏?那个临安知府??

    他喊来一个门客,问道:“第一面东山水晶镜可否是洪起畏送的?”

    “正是洪起畏府尊……”

    “所欲何事?”

    “他言曰:不经意于珍宝市中,发现东山水晶镜,愿求丞相鉴之……并愿常在行在中为丞相效力……”

    贾似道丞相微微一笑,原来害怕外派啊。

    “我记得他是本地人……”

    “正是。”

    “你捡些物件回礼,告之一切如他所愿……但是,看看能否再买到一个东山水晶镜……这样好的物件,某竟然没有了……”

    知临安府洪起畏收到了贾似道丞相的回礼后,心中大喜,物件贵重与否不重要,关键是他会让贾似道丞相记住了自己的名子!

    但是,他也听出了贾似道丞相的遗憾之意,这个好说,他必须要满足贾似道丞相的愿望。

    于是,他亲自找来了珍宝行的行首刘钱,将此事一一说明。

    “此事重矣,如若不然,某岂能在治所里与你说此事?”

    珍宝行行首刘钱连连施礼,说:“某定能寻到……府尊莫要着急……”

    一开始时,珍宝行行首刘钱没当一回事情。

    东山水晶镜并不算是大物件,只不过是新奇一些罢了……想必那个海外行商不知道大宋的情况,竟然能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里贩卖。

    而且,他听说,有几块竟然只是用一些瓷器换来的!

    这样的好事情,某竟然没有遇上。

    临安城里的珍宝铺子,大多在现在官巷口的上珠宝巷和下珠宝巷中,这里也号称“银行一条街”,大多数质库也在这里。

    于是他便挨家挨户去众多的珍宝行走走,把洪府尊的交待一一说了。

    可是几天过后,竟然没有人再有此物!

    珍宝行行首刘钱当时有些急了,这天底下的珍宝,若是临安城内没有,哪里还会有??

    这时,一些其它的小物件又出现了。

    比如水晶杯子,龙胶鲜花,甚至还有可以非常方便来剪指甲的小物件!

    但是,一直没有出现过东山水晶镜了……他只想要东山水晶镜!

    珍宝行行首刘钱的骄傲是有道理的,这自大内(宫城)和宁门(北门)外,新路南北,世间珠玉、珍异及花果、时新海鲜、野味、奇器,买卖衣物、书画、珍玩、犀玉,天下所无者悉集于此。

    说说看,你还想要何物?

    哪怕到了夜间,那个夜市除大内前外,诸处亦然,唯中瓦前尤盛,扑卖奇巧器皿百色物件,与日间无异,到处都是流动商贩。

    至于说是海外行商嘛,不管是白肤蓝眼的行商、大小昆仑的奴仆,还是各色大食商人等,某也都见过,但是哪里有模样如大宋一般,只是身材更加高大之人?

    他寻到了那第一次来临安售货之人,此人已经在临安城里开办了一家质库……

    他听那人说,想那海外行商货物已经都售完了,若不然,看他们如此贪迷钱钞,不可能半道不卖的……

    所以这些时日,珍宝行行首刘钱有些坐立不安,已经差人去钱塘门码头,甚至嘉会门外的码头守着了,但回报说现在大多为倭国海商、高丽海商……

    府尊又是两三天便差人来问询,你说这能让人睡好觉吗?

    一时间,他都不想担当这个行首了,但是无奈,他本是市司指任,真是让人无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