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有才华的铁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种火绳枪的火绳则是用了一种四股黄麻绳。

    张国安教授选择了用硝酸/钾的溶液充当助燃物,把它浸透黄麻绳后再阴干而制成。

    他没有选桐油,因为这样处理后,点着它就能连续不断地阴燃,而且烟雾还少

    在真实的战场上,每个火枪手都要在自己身上携带长达几米的火绳。

    在临战之前,他们必须先点燃火绳,在天气潮湿的时候,火绳极难点燃,有经验的火枪手这时候会将火绳的两端都点燃以便随时开第2枪,这样,一根火绳是烧不了多长时间的。

    火绳枪的球形铅弹则是根据口径不同,用生铁打造的模具,然后融铅浇铸而成,以求能达到最大的气密性。

    张国安教授忙活到了这里,胡镇北铁匠有些看明白了,这是突火管啊!

    他说:“张大郎,你是如何能想到这些的?!”

    张国安说:“在我们殷地安国那里,都是用它来打猎的……”

    “这小小铅弹,竟然能打死猛兽?!”

    “你不信?”

    “某不信……”

    “你别急啊,你哪里会知道化学能和物理动能?”

    “……”

    张国安教授指挥着木匠搭成了一个试枪棚。

    棚下是一个长条桌子,桌子上钉上了木头架子,正好可以架住火绳枪,然后可以用上面的木楞子条夹住它,不至于掉落。

    在试枪棚的前面,大约三十米处,则架着数块两寸厚的木板,像是木板墙一样排列着。

    大宋技工学生们一个个看着直发愣,这是啥啊?

    其实在先前,张国安教授就给大家演示过颗粒火药的特点,与之参照的是粉末状黑火/药。

    他在地上洒了这两种类别的两条黑火/药线。

    然后同时点着,果然,那个颗粒状的黑火/药线,比粉末状黑火/药线更快、更猛烈的前进,差不多有比对方快进四倍的速度了!

    半大小子们没有看出有啥不同,只是觉得好玩。

    但是张德培明白,那个燃烧快的就是他一个人摇出来的……但是又怎么啦?

    胡镇北铁匠更是抱着膀子说:“某看烧得慢的那条好,耐燃而且甚是好看……”

    张国安教授决定在没有试枪之前,不和他们啰嗦了。

    除夜要到了,人家马云牙郎回家了,两个村妇帮完厨后也回家了,但是这个家伙竟然不回家,就在红水溪工业园区里过除夜了。

    胡镇北铁匠说:“某不去兄弟那里过年,赌博总输钱钞……”

    但是除夜的晚上,这里也赌钱钞啊,张国安教授让的,说是要入境随俗。

    胡镇北铁匠说:“不同的,在这里或可赢……”

    这家伙以为这些半大小子好对付呢。

    不过,也不差他这一个人了,正好一起过年了。

    这一天白天,大家就没有事情了,都放假了,于是张国安教授开始试枪。

    总共制成了七杆火绳枪,他把它们都架上了,又用木楞子条夹住。

    然后用细绳分别系在它们的扳机上。

    第一次试嘛,颗粒黑火/药一定要过量加入的,所以第一次怕炸膛。

    张国安教授采用的是锥型纸包式子弹,他根据球型铅制子弹重量的大小,放置了不同量的******,咬开后,正好利用纸包的锥尖慢慢地倾倒入枪筒内,然后又用枪通条将发射/药夯实,然后再用通条把裹着棉纸的铅弹用力捅到位!

    最后又往火药池里倒入引发药……

    相同的过程他做了七遍!

    他根本没有叮嘱身边站着的高矮不同的半大小子们注意他的动作,但是那些半大小子们一个个都是眼睛瞪得溜圆地看着他的动作!

    胡镇北铁匠还是抱着膀子,撇着嘴看着,但是一眼不落……

    据心理学上的啥说法,男人都喜欢能射出去的东东,大宋政府既然不让咱们玩弓箭或是弩这类极具杀伤性的武器,那咱们玩玩火绳枪行吧?

    张国安教授知道这一批次火铳还比不上后世的鲁密鸟铳的水平,但是,只要让那些半大小子们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就行,以后再改进,再批量加工啥的,等宋子强回来再说。

    在那面的世界如果没有执照,加工五公斤以上的黑火/药可能判十年以上;

    在大宋的世界如果没有准许,拥有一张弓箭可能流放千里。

    但是如果把时空和行为换一下,可能都没有关系了。

    比如,张国安教授和张德培两人这次就加工了十公斤黑火/药了,可是大宋政府,你能把我们怎的?!

    张国安教授依次点上了火绳,然后夹上了龙口。

    张国安教授说:“来,张德培,你来开这大宋的第一枪!”

    “呵呵,某来也!”

    张德培轻轻拉了一下那细绳,扳机被拉动了,龙口被拉下了,火绳头猛地扎进了火药池,一阵火光从火口喷出,几乎同时,一股白烟也从药池里喷出!

    “啪!”

    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这比寻常的爆竹响多了!

    关键是,他们还看到远处有一块木板晃动了起来……

    天神,竟然可以这样……

    “第二个,古剑山来吧……”

    “第三个穆木来吧,最短的那个……”

    结果,最短的那个火绳枪连三十米也打不到,二十多米远的地上冒出一股灰尘。

    穆木有些难受,好像这是他造成的一样。

    张国安教授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与他无关。

    他确定七杆火绳枪都射发完毕后,便去那排木墙观看,不用他说,那一帮子人全部跟在后面呢。

    木墙上的枪眼非常明显,但是高低不平,不在一条直线上。

    他用手指抠了抠深度,最深的能有一寸多。

    这时侯东方跃跃欲试地说:“张教授,要某给它抠出来否?”

    张国安教授说:“太深的就不用了,浅的抠出来吧。”

    这群小子开始忙活起来了。

    穆木一个人在刚才那片地上找铅弹,但是找不到呢。

    张国安教授说:“算了,那铅弹已经粉碎了……”

    怎么会?某分时看见它打在这个地方的!穆木的眼泪都出来了,还要固执地找。

    随他去了。

    胡镇北铁匠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手,紧紧跟在张国安教授后面,他现在弯着腰,脸上带着友好的笑。

    “张教授,张教授,某看得清楚,这要是打人身上,必死无疑!

    可否让小的也开……上一枪?”

    好吧,你可以试一试看。

    张国安教授已经观察过火口了,没有一个出现裂隙,连轻微的变形都没有,他计算的火药和弹丸重量的比例,看来没有问题。

    张国安教授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只能一点点教了。

    “小口咬破纸包!”

    “慢一点倒!”

    “夯三下就行,别太用力!”

    “多裹几层棉纸!好,用力顶!”

    “火药池里的火药少了,再倒点……”

    “把火绳拿下来,吹一吹再夹回去!”

    “好,你端在手里,不用瞄准,向着木板墙……开枪!”

    开完枪后,胡镇北铁匠咧着大嘴,哈哈大笑地看着那木板墙上激起了一些木屑,打中了!

    其实想打不中很难。

    好吧,换一轮人上,枪口不能对着自己人!

    除了这些,还有啥危险的?

    胡镇北铁匠看张国安教授要走了,留着他们开枪玩,便跑了过来,当时他的火绳枪被别人抢过去了,他没稀得回抢。

    他跑到张国安教授身边,说:“张教授,某有话说!”

    张国安教授说:“我口渴了,要去喝水,一起来吧。”

    他们两个回到了木屋子里坐下。

    胡镇北铁匠这时格外殷勤,跑前跑后的,主动操起大铜壶给张国安教授倒了凉白开,早晨刚烧过的。

    胡镇北铁匠眼巴巴地看着张国安教授喝完水后,说:“张教授,你若是早说这样用,某会打制更机巧一样……”

    “你先说能不能打死猛兽……”

    胡镇北铁匠的眼睛立起来了,说:“如何不能?怕是大象也能打死!”

    张国安教授想了想说:“这个不太能……怎么,你见过大象啊……”

    胡镇北铁匠的眼睛又立起来了,说:“如何没有见过?!官家那一年的象队巡街,某亲眼见到,听闻有人还叫它长鼻驴子,乐死胡某人了,哈哈!”

    “……好吧,你怎么会打制更机巧一些?”

    胡镇北铁匠得意起来了,说:“某是有才华的,连胡县令都认同!”

    他看到张国安教授有些不耐烦,马上飞快地说:“某可以给那个火药池加个盖子嘛!”

    “嗯,不错。就这些?”

    “某还想把那铁条装到木托里嘛!”

    “嗯。”

    “那个木柄还可以镂空,把那纸包铅弹放里面嘛!”

    “嗯!”

    “那托手处还可以雕出花纹来嘛!”

    “嗯?你到底是铁匠还是木匠?”

    “某是一个有才华的铁匠……”

    “……”

    好吧,张国安教授不愿意听他开始自吹了,于是提出几个要求。

    这个火药池要带盖的,那扳机不仅要与龙头连动,还要与那盖子连动,只要一叩动那扳机,盖子便打开,龙头便插入……

    “呵呵,这有何难,某做铁匠已经有十七年了,可以打制出……”

    张国安教授再也不问他当了多少年铁匠的事情了。

    他接着说:“还有一个要求,那龙头还要在插完后,自行回归本位,盖子也是……”

    “……”

    “我可以给你提供有弹性的钢片……”

    “……”

    “还可以给你直尺、圆规和铅笔、白纸、树脂……画出来给我看吧,别用嘴说。

    我不会画机械图纸,但是我会看……去吧,不限时间,什么时候画出来都可以……”

    “某是有一个有才华的铁匠,可是识字不多……”

    “没有事情,不用写字,你画出来就行,大概的……”

    好吧,自称有才华的胡镇北铁匠消停了,他不知道去哪里思考了,反正铁匠炉子都已经灭火了,今天晚上是除夜啊,不知道几个朋友在临安城里快乐不。

    那些半大小子们还真玩得很嗨,只有一个人手被枪管烫了一下。

    连发射四发后,管子就烫得不行了,以后要都是用熟铁管子,恐怕三发就得停一会儿,或者用水浇了。

    安静呼喊吃饭的声音在整个红水溪工业园区里响起了,大家高兴地聚在了一起,要吃一顿好吃的了。

    胡镇北铁匠这时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吃饭的事情,他从不耽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