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胡铁匠真有才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时候,六名时空走私者哪里知道远在千里之外,会有一双阴险的湛蓝色的眼睛盯住了自己,而且还对他们打上了坏主意!

    他们也没有想到鞑靼人还善于用间谍呢。

    当然,由于双方从没有断了商贸活动,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算啥,南北两方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在真正的历史上,他们还需要整整两年的时间!

    万士达还专门检查了市舶司给他们预备的海船,这是重中之重。

    他当时高兴地看到,那十几条都是老海船!

    这就好,大宋的造船匠擅长使用钉结、榫铆结构工艺来造船,对于这样造出的海船,老海船比新海船更加耐用。

    现在这个时期,古代造船技术的三大发明:船尾舵、水密舱、尖底造型及龙骨结构,都已经大量运用到远洋船舶中。

    但是对于那些载重数万斛的特大海船,也只有广西钦州地区的紫荆木、乌婪木最为适合,因为木材长数丈、缜理坚密,就算遇到恶风怒涛也不会损坏。

    对于尖底龙骨结构,虽然大宋海船早早地应用来破浪而行,但因吃水深不利浅水航行,这个时候,大宋开始喜欢造平底鱽鱼船,比如还在左右舷第七和第八板的结合处,各设有一根断面为半圆的长木,纵向安装在舷外,其作用是增强船舶隐性,称为防摇龙骨。

    后来西方木船也有这样的结构,却比中国晚了数百年。

    这十几艘海船就是这个类型的。

    万士达钻到船舱里,细细检查,特别是对其中最大的一艘,这是他们自己要坐的。

    他看到这艘海船使用了三重板工艺,发现这些多重板结构构造的连接紧密度还可以,完全可以经受住风浪长时间的侵袭。

    然后又察看了船板之间的接合是采用混合平接还是搭接方法。

    由于船体多重板,船板之间若留下缝隙,船体极易快速腐蚀,这就要求他的检查工作要细致,过去是官船,现在嘛,是自己的喽。

    海船的船体部位受力状况不同,所以要认真查看不同部位的木材质量。

    一般舷侧板、船底板和舱壁板的材料选用上等杉木。

    万士达看到舷侧板、船底板和舱壁板,大多以整木裁制的,他又认真测量了船板厚度。

    一般三重板嘛,内层厚为80毫米以上,中层约50毫米,外层为45至50毫米,低于这个就是偷工减量了!

    他重点查看了船体龙骨是否采用马尾松做原料,因为马尾松粗壮耐腐蚀,还好,果然是马尾松料。

    他还看了看海船的肋骨、首柱、舵承座、桅座以及绞车轴等,这些部位一般应该采用樟木,还好,基本不用大修补,只需要换一些小件。

    他最后看了看舱壁板与船壳板交界处的肋骨安装质量,也可以,都是樟木材料。

    一般的海船船体前半部的肋骨都装在壁板之后,船体后半部分的肋骨装在壁板之前,这样可以加固舱壁板,提高全船的整体坚固性。

    万士达的检查让陪同他的法可提辖汗颜了,真是不信任大宋的造船技术啊,而且还够专业的了。

    万士达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走了走。

    质量还可以吧,能安全的航行,但是又有些遗憾,这不是最大的海船,而且是官船。

    这个时期,大宋最大的海船可载千人,最多有12帆,载货数百吨,舵长数丈,一船如果只载几百人,积了一年粮食,还能在船上养猪酿酒。

    这种巨型海船在当时的世界上遥遥领先,后世的“郑和宝船”亦是继承和发扬了这个时期造船的优点。

    如果是官船,那就意味着平常不太注重保养,很多地方的表面都破烂不堪了,要命的是有的船舱里都臭哄哄的,他们装运过大粪嘛!

    万士达责令每一艘的船长都带着水手开始用清水冲刷,不合格的报告上司换人换船!

    不知道这是大宋官家让尔等听我们的话吗?!要不,我们不管你们的国运了!!

    这个话吓人了,船长们都带着水手开始冲刷清洗。

    万士达还真错怪人家市舶司的人了,这还是找的品相良好的海船。

    寻常官船嘛,一般能浮起来就不错了。

    万士达看到他们都是采用了能够根据风向和风力大小进行升降旋转调节的平式梯形斜帆,便断定这帮子水手们大概会用“之”字形前进的调帆方法,可以在任何风向下航行。

    细细一询问水手,果然如此。

    但是有些船帆也是破破烂烂了,不行马上换!

    这个船长们则高兴了,平常时找修舶所要求修补时太费劲,这一下子好,连带着索具,能换成新的都换了。

    在航海技术方面,这个时期也有很大的进步。

    沈括发现地磁偏角后,水浮磁针得以应用到船舶导航中。

    进入南宋以后,船工们将水浮磁针与带有方位标志的部件组合成一件完整的仪器,即后来所称的“罗盘”,开创了世界航海技术的******。

    此后,罗盘随着商船队传入阿拉伯地区及欧洲国家,有力的推动了西方航海。

    但是,他们的罗盘和万士达所带的专业航海用指南针比,不要提了。

    这个时空,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会用六分仪。

    所以,大家一起出海基本没有问题的。

    宋子强倒是不在意大家一起出海。

    他轻松地说:“风帆船嘛,不会一下子扣过来的,如果真有啥意外,只要能有个几秒钟的准备时间,大家都能穿越回去了。”

    当然,大家会在一条船上的。

    按照他们的要求,大宋政府还提供了三千厢兵。

    也都是符合他们的条件:都是些会从事农活的人员。

    至于他们挑选的其它的工匠,也都一一得到了满足。

    这些人,都交给了吴大鹏去整合,这家伙喜欢管人的工作。

    后来张国安也去帮忙了。

    万士达、宋子强和王德发就开始改装他们已经挑选出的旗舰,就是那条能有二百吨位的三桅大海船。

    他们在海船的左右两舷上装了四架床弩。这个时候,一直陪同着他们的法可提辖终于明白了,所谓滑轮组的省力作用。

    两个半大的小子就能把拇指粗细的牛筋扳到位置上!

    这原本是需要两个壮年才能做到的。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看着人家来来回回地忙着,没有好意思问,自己回去反复试着做吧,反正他看得明白。

    接着,那个法可提辖又明白了那些铁管子的用处,原来他们是在做突火枪啊……但是太细了吧,只能装少许的火药,怕是只会冒烟了。

    六个时空走私者,早早地指挥着一群半大小子,把他们自己的东西,都搬上了那条最大的船。

    他们还让人在那船头的两侧舷处画上了“001”,表明这是这支船队的旗舰,当然,200吨的吨位,在这个时空还是可能称之为舰的。

    他们就在船上开始组装鲁密火绳枪,法可提辖也就在旁边观察。

    只为了放出一股烟来,至于花费这样大的精力吗?

    王德发看到他身上的官服还是原先的样子,知道上次他急三火四地弄到四轮/大马车的转向架,好像没有人看重。

    王德发和大家商议了一下,提出让这个法可提辖再献上鲁密火绳枪吧。

    大家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他们本来想等着自己发展起来,卖给他们的,但是,感觉这个鲁密火绳枪的结构也太简单了,凭借大宋的工匠水平,他们完全可以模仿出来。

    这个是有根据的,先前他们在兵器所里让那些工匠打制时,发现他们并不费事的就打制出来了,而且各方面的尺寸还都算合格。

    再说了,长木匠,短铁匠,有些部件差不多就行,他们有大中小型的挫刀。

    王德发拿着一杆组装好的鲁密火绳枪,对着一头雾水的法可提辖说:“这东西叫火绳枪……在殷地安国,我们是用来打猎的……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的你有火绳枪,所以,打人也可以。”

    法可提辖无声地笑了,这个人真会开玩笑……

    一直在旁边跃跃欲试的胡镇北铁匠说:“某是一个有才华的铁匠,莫不如让某来教他吧……”

    好啊,这个胡镇北铁匠好为人师,正好省了自己的事情。

    王德发让他们上岸去找个偏僻的试枪。

    胡镇北铁匠说:“给某一盒火柴吧……”

    “不给,你有打火石和火绒!”

    好吧,小气样子吧,胡镇北铁匠带着法可提辖上岸找地方去了。

    他们则开始给船头装上捕鲸炮。

    把船头的底座加厚了一下,铆结实一点就行了,又不是指望着它来拖住鲸鱼,他们会用绳索加木浮桶来对付鲸鱼的。

    捕鲸炮的炮身是铸造的,这个他们也亲自指导过,不用太厚,能把捕鲸炮杆打出二三十米就成了。

    就鲸鱼的视力来说,大一点的,一般来说,它们在水面都看不到自己的尾巴那么远。

    等他们装置完事了之后,胡镇北铁匠和法可铁匠回来了,从他们两人脸上的黑灰看,他们都放过枪了,而且还不只一次。

    法可提辖手舞足蹈地说:“某明白了,若是藏在隐密之处,或是处于城头,在那敌人上前之时,一枪打去,对方必死无疑!

    哈哈,某明白了!”

    屁,你明白个啥?!

    王德发微笑地递给了他一包火药。

    这是张国安配制的颗粒型的,不是大宋版的粉尘式黑火/药。

    法可提辖又笑了,小样的,牙还挺白。

    “送给某一杆火绳枪吧……”

    “不给,你回去找给我们打造过工匠再打造去!”

    好吧,小气样子吧,法可提辖转身就要去兵器所。

    王德发想了想说:“你知道如何加工铅弹嘛?”

    “知道,胡铁匠真有才华,他告诉过某了……”

    王德发想了想说:“你知道如何加工火药吗?”

    “知道,胡铁匠真有才华,他告诉过某了……”

    “你会控制温度?”

    “……”

    “算了,法可提辖,你去反复试吧……”

    工业温度计是易损件,可不能给你,自己去试吧,要是你能想到火炮也行。

    “等一下,你别急着走!你知道如何让上级看重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