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拯救南宋大兵黄祖(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黄祖厢首被扒光了衣服,像他的几个手下一样,都是被**裸地关进了地笼子里。

    没有办法了,那些野人们喜欢他们身上所有的物件!

    黄祖厢首和自己的手下人同样都是披头散发,他们连头巾都抢了!

    他们仰望天空,这个时候那蓝天已经被粗大的竹子切割成一块儿一块儿的,看上去让人绝望!

    不一会儿,太阳便直射进这两人多深的地笼子了,几个人这时无处可逃,只能被那阳光暴晒了!

    他们感到地笼子里越来越热,身上不仅是冒汗了,好像是精神气都冒没有了。

    现在这地笼子里充满了男人的汗臭味……

    但是他们只是觉得口渴,舌头像是木头刻成的,在嘴里动一下,都能和牙齿碰出响声来……那太阳也好像是被定在了头顶上!

    “水!某要水!”

    他们只能高喊着,可是看不到外面的情景,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有野人在怪笑!

    可是却没有人给他们水!

    “水!某要水……”

    他们口渴得厉害,喊不动了。

    这时那个野人的声音却不笑了,好像发怒了,大喊了几句话后,砸进来几块石头!

    有一块儿还打在地笼的盖子上,在粗大的竹子上弹了一下。

    嗷,这些野人是想让某**无力啊,一点逃脱的时机都没有了……

    黄祖厢首无力地坐到了地上。

    地笼子里的其他人也无力地坐在地下…他们只能等待上天的安排了

    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上面传来了一个女野人的话音,好像也是在生气!

    她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感觉她很年轻!

    几个人无力地仰头向上看了一下,看不到任何人,还是粗粗的竹子和麻索。

    他们无路可逃!

    这个时候,在他们低头忍受的时候,头上传来了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

    他们抬头一看,真是一个满头插着鲜花的女野人……

    她看了一下,又退了回去!

    大家都低下头叹了口气。

    生命中也许总会有奇迹吧!

    “*—……%―――”

    大家再抬头看去,一个黑陶罐子,慢慢垂了下来!

    水!水!

    黄祖厢首这时低声说:“大家依次喝,莫让野人笑了去……”

    其他几个人依次喝了……黄祖厢首最后一个喝了,这水真甜啊!

    喝完后,他摸摸嘴,抬头看去,那个女野人,也正在看她。

    女野人冲着他甜甜地笑了,黄祖厢首直得僵硬地咧了咧嘴角。

    这个年轻的女野人叫娜娜,是酋长的小女儿。

    娜娜喂完水后,飞快地提起了水罐子,看到里面还有水,知道他们喝好了。

    娜娜抱着罐子回到部落里最大的竹寮,这是她的家。

    酋长,正是她的爹爹,现在正坐在鹿皮上,把玩着从那个人身上抢来的腰刀。

    两个年轻的女人正在给他扇着风,她们是刚刚被灭掉的部落的女人。

    他的爹爹说:“娜娜,你为什么要给他们喂水,要知道不给喝水会让他们没有逃跑的力气……”

    娜娜放下黑陶罐子,坐在了爹爹身边,说:“爹爹,我听到他们的嚎叫,心里难受……”

    “还有比人临死前的嚎叫更难听的吗?你能听懂他们的话?”

    娜娜摇摇头说:“我听不懂,但是我能猜出来,你看,他们不叫喊了……”

    “呵呵……下次不要责骂我的勇士……”

    “知道了……爹爹,他们似乎和北面河口的人差不多,但是比他们要健壮。”

    “是的。他们一定是同一种人,他们人多时,我们惹不起,只有几个人,可就不怪我们了。

    在这个丛林里,我们要活着,就不要有好心。

    好心不能让野猪不偷吃我们的庄稼,也不能让水鹿跳到火堆上……”

    娜娜低头说:“知道了爹爹……”

    晚上的时候,娜娜睡不着了,昨天到现在,那些人没有吃一点饭……她知道自己家里还有一些烤过的鹿肉。

    她听到爹爹打呼噜的声音,便悄悄起来,偷偷拿了块肉……只能拿这样多了,再多会被看到了……

    她悄悄地跑到地笼子,那里的看守已经趴着睡着了。

    今晚有很好的月亮。

    她探头看去,那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她找了一片大的叶子,包了起来,丢了下去。

    黄祖厢首早就听到了脚步声,他向上望去,看到还是那个女野人。

    她丢下食物,然后又轻快地跑了。

    他的手下说:“黄厢首,是烤肉……你吃吧……”

    黄祖厢首说:“尔等吃了吧……某不饿……”

    到了第三天,那些野人终于投下了若干的野果子,有的能吃。

    就这样吧,过了七八天,他们还能勉强活了下来。

    ――――――――――――――――――――――――――――――――

    这一个早晨,这里的浓雾还没散去,在浓雾中传来了悉悉窣窣的脚步声。

    这个小小的寨子远远比不上八道河的大竹寨。

    吴大鹏和万士达找到了这里后,没有马上攻打,他们两个先是用望远镜观看了一番。

    他们看清楚了这个小寨子的地理位置和寨子特点……于是准备全歼,一个也不让跑了。

    这里只有一个竹子扎起的大门,剩下也是高高的竹子墙。

    听那个报信的人说,那还是单层的,不过看上去扎进地里很深。

    吴大鹏和万士达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明天的清晨突进去。

    竹子大门好对付,两枚手雷就搞定了。

    吴大鹏和万士达还安排了一个阵法,冲击的时候长枪手在前,土著刀手则在他们的旁边,弓箭手安排在他们的后面,再后面是二十个火绳枪手。

    最后是吴大鹏和万士达。

    这个阵法理论上是非常好的,可以取长补短,互相倚护。

    虽然他们两个人排在最后面,但是,他们相信自己将是火力输出最多的战斗力。

    事先,他们在船上警告过所有人,报复,不是滥杀人,对没有武器的人或是已经投降的人,不要杀,特别是女人……

    吴大鹏市舶的话让原先黄厢首的手下乐了一下,看来这位吴市舶是没有见过那些野人女人们。

    她们全是纹身纹面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但是吴市舶的话要听的,连那些土著也答应了。

    这一个早晨,他们就悄悄向着这里前进了。

    由于这里毕竟还是被人类开发过了,所以树木、竹林还是很稀疏的。

    等到了那个小寨子前一百多米,浓雾散去了一些,依稀能看到那竹子大门的影子了。

    他们两个悄悄摸了上去,那个寨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这个部落连个瞭望哨也没有安排。

    他们两个感觉自己多余这样小心,但是想到要给那帮半大小一个榜样,下一次就要让他们专门用黑火/药式的家伙来搞破坏了。

    所以他们还是装作小心翼翼的样子摸了上去,同时拉开了两枚防守手雷,丢在竹大门的两边,然后迅速往回跑。

    还没有等他回到出发地点,那两枚手同时炸响……

    轰,轰,那大竹子门破烂不堪了!

    “按照队形,向前冲!”

    吴大鹏高声叫着,于是一大帮子人就冲了起来!

    还没有等着冲进寨子里,吴大鹏心里大怒,妈蛋的,阵形乱了!!

    万士达马上喊了起来:“小子们,退回来!”

    到底是二十个小子听话,他们迟疑了一下,退了回来。

    吴大鹏阴沉着脸,感觉这些小子也是狗血上头就不管了,刚才叫他们回来,动作还有些慢……火绳枪冲锋,找死嘛?!

    当然,他们还是高估了寨子里土著的战斗力,等着半大小子们重新列好了队伍,在两个主家的陪伴下,他们一起快步走进了寨子里。

    此时他们的战斗打得正欢,但是场面上,还是自己人占优。

    以有心杀无心,他们赢定了!

    首先开枪的还是吴大鹏,他没有用微冲,直接拔出了手枪,十米二十米的,这东西太应手了……

    呯,呯!

    万士达也开枪了,那些尝试着反抗的土著随着枪响马下倒地,都没有停留一下,而那些原本与他们搏斗的人,乘机冲了上去,或补刀,或再捅上一枪。

    半大小们终于也开枪了,咚,咚声连续响了起来。

    吴大鹏和万士达听到他们开枪,便没有再动手了,而是陪在他们周围。

    这两个人害怕在他们装弹的时候,他们会受伤……但是,他们高估了土著的反抗能力。

    那爆炸声对自己的人来说,算是一种期盼,他们事先就被警告过了,而且比这声音还大的爆破开石声,他们也都听过……所以不怕的。

    但是,对这里的土著来说,在将醒未醒时,这声音太吓人了,一时都蒙了……

    他们有反抗,但是反抗力越来越小。

    吴大鹏看到自己带的土著出现了滥杀的情况,马上高声斥喝!

    半大小子们也开始学了起来,那些挑出的厢兵们也学了,土著的情绪得到了控制。

    甚至被厢兵们把他们手里的刀没收了……这是万士达的命令。

    这座竹寨子里出现了浓浓的血腥味。

    吴大鹏把二十个半大小子集中起来,说:“大家听着,我们是以杀来止杀,我们不是屠夫,不喜欢杀人,但是,有时候我们要想维持正义,就只能杀人了……杀人的感觉不会是好受的……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

    人血的腥气似乎与鹿血的腥气不一样?

    或者,这血腥味道里夹杂着的是人的哭声,而鹿血的血腥中则是大家的欢喜声吧,这一群半大小子中,相当一部份人感觉开始不舒服了。

    古剑山和郭子仁两人低声交流,说:“某为何没有感觉?”

    “某也是。”

    吴杰鬼头鬼脑地插话说:“就是……”

    在最后收拾残局时,众厢兵们发出一阵欢呼声,他们找到了被扣留的黄祖厢首,还有他的手下。

    等到吴大鹏赶到时,他们刚刚被吊了出来,人瘦了,而且精神萎蔫,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吴大鹏得意地走上前,说:“黄厢首,是我们救的你啊……”

    黄祖厢首虚弱地坐在地上,他说:“……在下谢谢吴市舶,那下面还有一个人,请勿杀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