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你要会三个代表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年轻人够聪明,也有激情,当然也容易受打击。

    但是打击他的积极性可不是张国安的目的。

    张国安悠悠地说:“也不是不能打……但是你学会了三个代表才行……”

    “……”

    张国安悠悠地说:“你如果能把一场收复北方失土的战争,变成了是代表了大宋官家的利益打的,代表了贾平章的利益打的,代表了大宋百姓的利益打的,你就赢定了……弄不好,还能成为一个英雄……”

    “如何能做到?!”

    张国安悠悠地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课题……你除了学会做一个巨大的蛋糕外,那个简单,你还要会分蛋糕,这个才是极为艰难的,反而是越聪明的人,可能越不会做……”

    “为何如此?”

    “因为聪明人都不想遵守常识……让所有参与者都得利益,就这样简单。”

    张国安避而不谈什么阵法问题,什么阵法的,他应该去和大宋官家,他应该算是天子的另类门生了。

    至于说这个巨大的课题如何去完成,他只能给一个纲领性的意见,他没有权力也不愿意去做个调研啥的,看这个小子自己去悟吧。

    这一顿饭两个人吃得平平淡淡了,各自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张国安的心事也许比法可统领更大一些,全是具体的小破事情。

    到现在为止,来找他谈合作的除了大宋商人,除了刘钱行首外,不过还有三家,从他们的规模来看,这一次性投入,也不过千八百人,若是加上刘钱行首的人马,再加上找到自己,答应全家可以搬迁过去的人手。那里最多是一个大村子,形成不了一个镇子的程度。

    创业从来都是艰难的,这一路上靠着各种作弊能达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不错了。

    也许开头打好了。后来者会更多。

    两人正喝着闷酒呢,一个搭着小筐的小贩子过来了,说:“两位客官,新出的新闻,要否?”

    法可统领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呢。他摇摇头,表示不要。

    张国安倒是买了几份,他没有在乎这些小报中,有的印制得不算十分清楚。

    法可统领想了一下说:“张大商喜欢看小报上的奇闻怪事?”

    张国安说:“不是。小报也是表明社会状况的一面镜子,通过它,你也能了解到很多没有想到的事情……你看,现在三个小报上都有几篇关于左丞相程元凤的绯闻,他最近怎么了?”

    法可统领把左丞相程元凤和平章贾似道最近的几件事情说了出来,这是官场上人人皆知的事情了,但是张大商不知道就很正常了。他不是体制内的人。

    张国安想了一下,说:“如果让你选边站队,你站在哪一边儿?”

    法可统领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他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人注意这里。

    “何出此言?!”

    张国安说:“如果连续出现一个人坏消息,哪怕是擦边的……那么这个人可能要完了……”

    法可统领笑了,说:“天下何人相信小报?”

    张国安说:“也许这是一次偶然现象,看看以后吧……不过我送你一句忠告,不管什么时候。至少在十年以内,你都要站在贾平章这一边。”

    法可统领说:“左丞相严于律己……”

    张国安打断了他的话,说:“眼下这个时候,行政能力比道德水平更重要!”

    这一顿饭结束以后。张国安回到家时,感觉很累。

    他吩咐佣人赶紧烧热水,他要洗一个木桶浴,想放松一下。

    夏天泡热水澡,更刺激,他感觉全身都放松了。

    这时。仆人来报,说是刘钱行首亲自上门来访。

    他赶紧跳出浴桶,这时身上被风一吹,竟然有了凉意,真是舒服。

    他收拾妥当后,直接进了客厅,刘钱行首和一个陌生的商人正在那里品着茶汤等他。

    刘钱行首已经当他是老朋友了,直接开门见山说话了。

    他说:“这一位是某一老友,是做皮具生意的,有一个皮子作坊,苦于皮子太少……”

    张国安沉吟了一下,心想,皮子是大宋市舶司禁止私下里卖的,必须要全部发售给他们才行,如果想让我走私的话……

    刘钱行首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马上示意他那个老友说话。

    那个老友说:“在下姓王名全,此次来,不是求张大商贩卖皮子于某,而是想在贵地开一家作坊,直接用那里所产的皮子制皮具,市舶司禁榷的是皮子,而不是皮具……”

    张国安当时想笑了,这算不算是大宋版的离岸投资?!

    大宋的商人真是够聪明……

    他当时又装着沉吟了一会儿,说:“那里是我开发出来的荒岛,到时……可能会收你的生产税和出口税……”

    那个王全紧张了一下,说:“所占几何?”

    张国安想了想说:“目前只收出口税,一成……生产税嘛,三年以后再说……”

    只有一成!那个王全顿时高兴起来,忙说:“那是应当,那是应当!”

    如此,这件事情就算是办完了。

    王全一看就是一个急性子人,站起来就告辞了,都没有让人送他。

    刘钱行首倒是又坐了一会儿,说:“再有几日,某的人手也就准备好了……真是有劳张大商了。”

    张国安也客气了几句,两个人就不紧不慢地聊了一会儿。

    刘钱行首话里话外想知道如何去那个殷地安国,张国安只得点明说:“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而是只要去了就根本回不来,听说又添了不少的猛兽……你想吧,如果容易回去,我等何必放着如此暴利的生意不做呢?现在决不是时候,再过几年吧,肯定就平稳下来了……”

    刘钱行首说:“再有几年?”

    “至少要五年!”

    “这样久?”

    “这是最快的了……”

    好吧,刘钱行首算是彻底死了心。

    送走了刘钱行首后,张国安安稳下来了,他也拿出纸笔来勾勒出一个商业开发项目,他要引来大宋的离岸资本,这就对了,先前的矿业开发,项目上也太单一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