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千万不要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宋时皮具作坊一般聚集在皮市巷,他们都是前店后作坊,来经营皮具生意。

    竞争还挺激烈呢。

    这个时空的皮具当时还真把时空走私者们吓了一跳。

    他们在临安御街上看见那些陪着富贵人家女子逛街的侍女们拎着或是挽着的皮包,真和那面世界的差不多了,当然,颜色或是装饰肯定比不了。

    大宋这个时候男人穿着皮靴和皮履,用革囊或是皮搭裢装着他们的钱钞和随身物品。

    这是有钱人的标配,寻常人都是棉的或麻的。

    前文说过,大宋对皮子需求也是无穷的,属于战略物资。

    他们办起了巨大的皮革厂子,名子叫“皮角场”。

    但是民间也是有需求的,所以皮具只能是很贵了。

    张国安去他那里是想订购一批皮具,人家的水平确实比自己的人水平高。

    他提供的硫化钠,人家用了几次就很熟练了,大呼是好物件,省却了太多力气了。

    至少,他们不用挥动大木锤子来软化皮子了。

    张国安准备给他的流求卫队正规化一下,先从服饰上着手。

    他设计了一种x字交插腰带,可以悬挂腰刀和五枚掌心雷以及一个子弹包。

    双肩式鹿皮背包,除了要装一个浸过桐油的多层棉布外,还要装着淡盐水的竹筒,带盖子的。

    张国安算了一下,不过二十公斤负重。

    当然,现在那双肩包里还显得空荡一些,但是,真有需要了,还要装更多东西的。

    张国安和于联边介绍,边在纸上画给他看。

    于联不明白那子弹包为何要分那么多格。

    张国安说:“不要问了,我需要-----”

    张国安当然不敢把火帽和发射药放在一起了,火帽就算二十个一起炸了,也没有事情,但是要是引燃了二十克的发射药,那可就能伤人了,所以要分开。

    还有皮腰带,皮带头他另找人打制。

    还有就是皮履了。

    裤子他是不愁的,这个时候丝,丝绸基本是用来做袜子的主打材料,但只适用于贵族阶级,由于本身昂贵且摩擦度不够,穿着并不舒服。

    所以棉布和麻布才是做袜子的最好材料。

    大宋的袜子一般分两种,一种是长筒的,那时北方人称之为筒袜。

    有时还是和鞋连在一起的,固有“鞋袜”之称!

    大宋南方民间的一种袜子是短筒的,只到脚踝处,适宜旅途及田间劳作,古时袜子都是比较厚的虽然材料透气性好,但是在夏天穿着也会比较闷热的!

    但是,他必须让卫队的队员们穿上,这可以保护脚。

    于联对那个双肩背包的样式感兴趣,他说:“张船首,真没有想到,你对这皮具也是知之甚多-----”

    张国安心里说,肯定比你多。

    他接着画了一个男式斜挎包,还有一个钱包。

    张国安说:“看到这个钱包没有?里面分两层,一层装对折过的会子,一层可以装一些铜钱,这个钱包还可以对折!”

    于联当时想了半天,感觉真是巧妙,大喜道:“你订制的这些皮具,手工费用在下分文不取了。”

    挺好,等价交换了,他索性又画了一个皮箱。

    那于联见了不以为然,张国安马上又画了一个拉杆和两个小轱辘,小样吧,我还震不住你了。

    那于联服了。

    他恭恭敬敬地送张国安出门。

    张国安回到铁匠大棚时,那个枪管已经打好。

    那两个铁匠在自己的木工机床上夹好枪管,一个摇着转轮,一个用力在滑道上慢慢推进着。

    刚打造好的枪管必须要铣一下,他们在这里借用了主家留下的刀具,比他们自己原先用的镔铁刀具好用多了。

    等他们铣完后,张国安拿出了好几把不同尺寸的阿凡达硬质合金钢膛线铰刀,这都是宋子强在那面世界订制的,便宜极了,如果不订制才才十五一把,订制的才要一百块钱一把,他当时还讲价到了九十五块。

    那时宋子强得意地说:“机加工这一块儿,谁也不好过,如果不是看在同行的份上,我讲到八十,他都能卖我!”

    说好的十七点八毫米,结果一测,十七点六了。

    但是张国安是有准备的,他挑了挑,找到合适的了。

    然后,让他们把铣刀换下来。

    事先宋子强给他认真讲过,他也看过网上演示的视频,真像他说的那样,木匠就干了这活了。

    膛线的作用是使铅弹头旋转,产生挤压应力,就是这个力迫使弹头旋转。

    如果想增加挤压力就要增大受力面积,要么是加大阴线的直径,也就是膛线很深,要么就是增加膛线的数量。

    膛线过深,膛线根部的弯矩就很大,强度、疲劳强度都成问题了,而且闭气性也成问题,更要命的是清理挂铅就更费事了,他们一直用长柄铜刷子刷铅,效果不错。

    所以,张国安选择了增加膛线数目的方法,弄成五条式,可以浅一些。

    张国安装成了老手,那些铁匠当然不知道底细。

    当张国安小心地拉好后,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众位铁匠挨个举着枪管望去,问做这个有甚用。

    张国安想了想说:“不知道诸位见过陀螺没有?就是小孩子在地上用鞭子抽打,旋转而不倒地的?”

    众人马上恍然大悟,胡镇北铁匠大声说:“啊,张主家是说木千千!”

    大宋早期时就有一种类似陀螺游戏的小玩艺儿,名字叫做千千,类似今日的手捻陀螺造型,它是象牙所做成,以一个直径约4寸的圆盘,中央插上一支铁针为轴心,是宫女们为打发时间所玩的一种贵族游戏。

    其玩法是将一个长约3公分的针状物体,放在象牙制的圆盘中,用手捻使其旋转,等到快停时再用衣袖拂动它,让它继续旋转,最后,比比看谁的千千转得最久,谁就是获胜者。

    后来,传到了民间,就演化成类似那面世界的木陀螺了。

    好吧,就叫木千千。

    “那个木千千为何不倒?”

    “鞭子抽的,鞭子抽的!”

    “那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它自身是旋转!”

    他好好的讲了一大气儿,大约使他们可能明白一些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份工作还是要他们来做。

    张国安问道:“你们能不能保证,下一个枪管还能是这个尺寸?”

    众人不敢搭话了。

    火绳枪差些许无关紧要,最多加两块鹿皮,但是这一次好像不同。

    张国安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