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要大挣大宋富人的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国安到了采石场,把原先用黑火/药爆破的人找来了,在采石面上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开凿一个足有一米深的爆破孔,然后装上了两公斤的胶质达纳炸/药,接上了引火索,然后回填上泥土。

    所有人都被赶到了足有一百丈远。

    这距离远远超过了平常。

    一百丈外的人们互相交头接耳,认为过于夸张了。

    那个原先的爆破手也是不以为然。

    张国安说:“你别当它是黑火/药,认真些!”

    爆破手马上认真了,一点一点和他一起放着引火索。

    这次的引火索还是张国安自己做的,加长到了七米。

    点燃后,拉着那个爆破手就跑!

    二百米外,有一个天然的岩石掩体,那里是他们躲避的地方。

    他亲手所制的引火索大约要燃烧三十秒钟,所以他们拼命跑到后,还有一点时间。

    刚喘息了几口气,也没有听到暴炸声。

    张国安看了看手表,都过了五秒钟了,难道是装土时压断了引火索?

    不可能是炸药受潮了,胶质达纳炸/药抗水性极好。

    那个爆破手刚要说什么,这时响起了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

    这一声巨响,可能是到现在的人类历史上,人工制造的最大一声了!

    连张国安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双手紧抱着头。

    他没有看到爆破的场面,但是三百米外的人们看到了。

    他们看见闪了一大团通红的火光后,马上听见了一声巨响,升起了十几丈高的黑烟,无数碎石升上了天空!

    他们虽然被告之远比以往要猛烈,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有做好准备,吓倒在地上。

    那些碎石纷纷砸回了地上,那黑烟也不是烟雾,是泥土和灰尘。

    张国安和爆破手慢慢探出头来,看了看爆破效果。

    他知道自己指导的这次爆破,或是填药过多,或是爆破孔太浅了,总之效果不好。

    张国安故意煞有其事地说:“你去一道河地区爆破的时候,爆破孔还是一样深,但是装药不能超过一公斤-----”

    那个爆破手脸色煞白,连忙点头。

    张国安又看了看爆破效果,感觉还是需要说服安静让自己加工硝化干油,这一下子省了多少事情?!

    只要有冰水,温热法很有用的,他可以控制温度。

    黄祖知道流求卫队换装了,而且还出现了百丈外可取上将军人头的“灭你”神枪,当时就借着送回铁矿砂的机会回来了。

    他求鲍威队长让他看看那神枪,两人关系不错,要不然鲍威队长可不会让别人碰一下的。

    黄祖试完枪后,当时就去找张国安了。

    黄祖说:“张船首,在下已经筛出几千石的铁矿砂了,而且,也招募了几百土著人帮忙,男女都有------是不是可以让某回来?”

    张国安说:“招募这样多了?说说情况。”

    “在下只不过像张船首说的那样,只要帮忙筛选沙子,就给他们粮食和棉麻布-----然后就一传十,十传百的,那个地方的土著都知道了。

    也有想抢的,在下命人一阵乱箭射去,领着长枪队,一下子就把他们捅翻在地,根本没有用上火绳枪!”

    这小子还得意呢,思维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

    “杀人不是目的,威慑才是重要的!”

    张国安的意思是,你应该用火绳枪吓住他们。

    “正是,在下只不过才杀了几人-----剩下的抓住了后罚劳作。”

    张国安只能点点头,感觉这个小子还是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还需要再训练一番。

    张国安同意了他的要求,让他自己指定接替他管理那个地方的人,也让回去的船带回去了需要的生活物资。

    张国安说:“你可以留在这里,但是,有一个要求,你要帮助鲍威队长训练出一支弓箭队和一支长枪队,能作为火绳枪队行军时的补充力量才行,具体的训练,我希望你和他好好商量一下。”

    “在下------”

    “这是命令,完成了它再说。”

    黄祖只好走了,他看出张国安的态度很坚决。

    喜欢冷兵器,你就好好操练去吧。

    火绳枪时代,火绳枪队没有冷兵器的保护是不可以的。

    张国安看着他怏怏不乐的背影,笑着想,你还不知道我将来要怎样安排你的位置,任务还很重呢。

    张国安打算将来把他安排给扬州的李庭芝。

    在未来的1269年冬天,朝廷将命李庭芝以京湖制置大使督师入援襄阳,无论什么原因,他的结果都是无功而返。

    张国安之所以想帮助李庭芝一把,就是看见他有能死守扬城,以死询国的结果,他那时放弃了所有的投降机会。

    张国安可能是一个历史结果主义,他认为一个人可以为他所信仰或是忠诚的事业去死,那么这个人至少是一个正直的人。

    而且绝不会是信奉两套道德体系,也不会是心口不一。

    所以这样的人值得拯救!

    --------------------------------------------------------------

    张国安还对历史上的一件事情怎么也想不明白,胡椒这东西据说是西汉就已经有了,但是直到大宋的现在,它们竟然还是十分昂贵,一斤竟然能卖到二十贯钱!

    在这个时候的欧洲,胡椒跟黄金等值,一个人作长途旅行,可以携带金币,也可以携带胡椒,钱花完了,用胡椒付账,指定不会挨揍。

    欧洲人把胡椒当成香料,上流社会不可缺少的香料,可是欧洲本土又不出产这种香料,全靠进口。

    当时印度和东南亚是胡椒的主产地,阿拉伯人从印度进口胡椒,运到埃及,在埃及批发给意大利人,然后由意大利人转运到威尼斯,在威尼斯批发给各地零售商,再几经转手,才能到达消费者手里。

    这个路途遥远,程序复杂,高昂运费加上中间商层层加价,所以胡椒不贵重才怪。

    但是中国跟欧洲还不一样,中国的海南和广州在大宋时期已经开始产胡椒了。

    但是他们的产量太小了,远远供不上需求。

    两个地方加一起,每年产量竟然不上二百斤!

    这真是让张国安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情,种植胡椒是怎么个难法?!

    他们大宋富贵人家竟然还能用胡椒来算家庭财产,甚至在大唐时代还有贪污了八十吨胡椒的巨贪!

    那又不是纸币。

    这个时代的富贵人家做菜需要胡椒,医生配药需要胡椒,道家养生需要胡椒,迷信房中术的士大夫想要壮阳,也得胡椒助阵。

    好在大宋海运极发达,外贸极繁荣,胡椒大量运入国内,自然不会像欧洲那样稀缺了,但是对一般的老百姓来说,它仍然是罕见食材。

    就拿临安城来说吧,老百姓平常不舍得吃胡椒,只有贵客上门,才有可能地往汤碗里放几粒。

    张国安铁定了心要大挣大宋富人的钱。

    这才是正确的发展经济的手段。(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