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痛苦的胜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平章贾似道在书房里算计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张船首。

    这种感觉真心好,运筹于书房之中,斗智于千里之外……

    但是不久之后,他马上暴怒了,有人在小报上黑他!

    说他是蟋蟀宰相,玩物丧志!

    最痛苦的是,说他牵手以上了美貌的“女尼”“女冠”!

    还让人愤怒的是,又把他在鄂州之战的权宜之计翻出来了,说他私通鞑靼酋首!

    有御使据此在朝廷中弹劾他了……平章贾似道摘下了官帽,跪在朝廷上,听着御使的弹劾。

    他确实召过“女尼”“女冠”来自己的后乐园。

    唐宋时代的“女尼”“女冠”不仅可以随时召入宫禁,而且可以进入士大夫或是平民之家,这属于人人都做,但是不算道德正确的事情。

    她们中出名的,大多是姿色出群,诗文俊雅,工音律的极品,这对喜好炫耀的平章贾似道来说,不把最出名的极品请到府上来唱词吟诵,他会感觉丢人的。

    至于说到他牵手以上,唐宋时代的“女尼”“女冠”除了真心向往佛道的之外,她们大半本就喜通宾客,又喜艳妆。

    因为她们本身就是一些女伎年老之后,没有了退路,才进到了寺庙和道观……在法理上,尤其是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她们本身就是无主的女子。

    与未婚或是已婚女子那个的话,这是通奸,是会受到谴责的,甚至律令的制裁;但是与“女尼”“女冠”的交往,大家都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何来他牵手以上之说?

    但是他只能老实的听着,不许反驳,一切由官家决定。

    随着御使的弹劾结束,平章贾似道的心情变平和了,这分明就是老夫用过的手段……他也感受到了程元凤当时的心情了,真是让人无语了。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戴上了官帽,对着大宋官家赵禥深揖一躬,说:“官家,老夫绝未有私通鞑靼酋首之事,先帝早已经知道此事……其它之事,老夫承认行为不曾检点,就此辞官致仕,以让贤士!”

    说完转身就走……

    大臣们有高兴的,只要人一走,那公田法和打算法便会无疾而终,从此没有了扰民、扰军之政。

    大臣们有不高兴的,刚刚搭上平章的船,结果他不玩了,这是何道理?!

    大宋官家赵禥想都没有想什么,他不顾官家的体面,窜下了龙椅,直接拦住了他的师臣贾似道!

    “师臣且慢!”

    大宋官家的态度如此明朗化,那些不高兴的大臣,马上跟上了,此时朝廷上是一片挽留之声。

    平章贾似道看了看大宋官家赵禥,先说了一句:“官家,龙体远比先前矫健了……”

    这话说的真到位,一是陈述了事实情况,二是表达了关切情感。

    大宋官家赵禥隔三岔五去他的御前直属火绳枪军厮混,偶尔还放上两枪,这身体原比先前好多了。

    大宋官家赵禥发现自己在军阵上极有“天赋”,当然,大宋官家有研究军阵的红色基因,都比较有“天赋”。

    在大宋的北宋时期,经常是大宋预授阵法,送到几千里之外的战场上,让将领们操作,啥客观条件之类的,不考虑。

    到了南宋初期,军事活动太过频繁,大宋官家哪里还有心情贯彻祖宗的防范武将之法?

    所以,大宋官家们终于开始放弃了研究阵法的“天赋”,任由武将做战,打赢了才好,而不敢再操心如何去打的问题了。

    现在的大宋官家赵禥又被发明了八段轮射阵法,他能不高兴嘛,这说明他身上有研究阵法的传统。

    所以,他对这一支队伍格外上心。

    大宋官家赵禥已经不顾及君臣礼节了,上前直接拉住了师臣贾似道的衣袖,眼睛亮晶晶地说:“师臣若是走了,欲大宋如何?”

    他的师臣贾似道没有挣扎,那样就太失礼了。

    回到了府上后,他又写了一份奏章,乞骸骨……并命人收拾物件,再一次回老家台州……

    大宋官家赵禥这时真的害怕了,而且谢太后一日数次询问平章之事。

    因为此时真的无人可以替代他。

    大宋官家赵禥派出大臣、侍从传旨留之者日四五至,中使加赐赉者日十数至,甚至在夜里也派人即交卧第外以守之。

    真心怕他走啊……

    平章贾似道看到气势做足了,便也收回了奏章,一切回到原来的模样。

    宰执从来都是****制度里的一个高危职业,自古以来,善始善终者有几人?

    也就是大宋不杀大臣罢了,最多一个贬官回家领退休金……

    临安城内民间对这样的官场风波那是喜闻乐见的,特别是小报的消息,那是绝对喜欢看。

    第一份有了明确的报头,可以公开卖的《民声报》,大声疾呼平章不能走,理由一二三的,并且极力对骂先前黑平章的小报,称之为连名头都没有,绝对是鞑靼强盗集团派出的敌对势力,亡我大宋之心不死,扰乱世人之心,破坏抵抗鞑靼强盗集团的大好局面。

    幸好有英明而伟大的大宋官家识破了别有用心的污蔑……大概就是这样吧,整整一个版面,全是这样的战斗性文章,实在是无法一一转述。

    因为不是胡说八道,而且有一定的道理,所以,临安城的民间对平章是非常认同的,他也是正常人嘛,谁不好玩一点?

    先帝中那个谁谁不也这样?!对吧??

    平章贾似道这个《民声报》的背后黑手,暗中派出人,去查那份小报的背后黑手,结果啥也没有查出来,只能不了了之了。

    这一次风波对平章贾似道来说,只有利,没有弊,一是他又一次测出了他在大宋官家心目中的地位,还有在谢太后心里的地位。

    他更是测出了在大臣们心中的地位,当时没有拦住他的大臣居多!

    还是反对他的人居多……但是,谁愿意推行这样的政策?!

    谁不知道这是出力不讨好的办法?!

    挤出的钱钞能到老夫的府库中?还不是充当了军费??

    想到这里,平章贾似道又真是有些退隐之心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