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夜,平章贾似道本来一直在算计着群臣们。

    他盯着那个圆圆的蜡烛有些发呆,也没有想到那个蜡烛现在远比以前的亮,还不用剪烛花,而且还没有刺鼻的味道。

    他的脑子里面,他好像是在下立体象棋一样,把那些大臣们像是棋子一样来回落子和摆布。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想那个牵手以上了……他现在早都过了五十岁,基本上个把月能有来一次?

    前一段时间斗争太厉害,他哪里有心情想牵手以上的事情。

    政治斗争从来都是压抑人性的……

    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在这个冬夜里竟然想起这个了……于是,他喊了一个小妾来服侍他,竟然还能雄风大振……

    他当然不知道,他家负责采购的家人买的是最贵的蜡烛,这是来自于抹香鲸的脑液制成的蜡烛,有催情的作用……

    此时,在八道河河口地区,也是夜晚,也是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张国安和安静正在哼哼叽叽地牵手以上,这时,他们敢喊出来了,因为,他们早就住进了这个地区的第一座砖瓦房。

    这是由他设计的一套具有特色的住宅,号称是这个地方的样板房。

    从这开始,几乎所有住宅房都学着他的样子修造了。

    大宋的传统建筑本来是以空灵、素雅为主的,在那面的世界里,也就是日本的寺庙很好地继承了这一点。

    后来那些花花绿绿的装饰,就完全是游牧民族的风格了。

    张国安设计的住宅房是四合院式的,可以入住四户人家,而且院子中打了一个压力水井,水泥池子,供四户共同使用。

    在他的本意中,这样的一个个单位,如果把大木头门关紧了,它们可以当一个小小的阻击点。

    如果这样的单位慢慢多了,再组成一个个大的街区,这样在河口城堡的后面,完成一个大镇子的建设。

    现在,八道河口和一道河口,加以来还不到二万人,合起来勉强称为镇子。

    第二批次粮食的丰收,可以说基本奠定了他们可以解决了基本的生存要求,张国安和安静都知道,他们开始要进到快速发展的阶段了。

    他们的主要任务仍是无限制向着大自然索取!

    首先就是继续毁林烧荒。

    一收完粮食,流求南部的上空就开始浓烟滚滚了,在黑火/药和鲸油的帮助下,那远远比普通的山火旺盛多多的火头席卷着这个时空的一切东西,各种对人类有伤害的生物,全然在这不可阻挡势头下消灭殆尽了。

    张国安夫妻两个比任何人都注意蚊子的问题,在他们不断地坚持下,两个河口地区,都不得不加强了防蚊工作,用各种土办法来熏杀蚊子,只要有水坑之类的地方就一定会被填埋!

    但是仍然有人不断地倒下,还好是在可控的范围内,而且钱钞的吸引也是巨大的,这里的生活也是在可见的情况下,越来越好,时不常都可以吃上了鸡子和鸡肉,甚至一个月还能吃上一些猪羊肉。

    同时,往这里来的商户和作坊也越来越多------这个对人心的安抚是最大的。

    特别是两家由不同出资人修建的大盐场几乎同时开工的场面,让人看了简直都有些激动,他们两家还形成了竞争呢。

    他们的规模看样子要超过八道河盐场了,但是,张国安一点也没有在意,大宋现在还没有经过大屠杀,所以他们上亿人口的市场是巨大的,而且由于在成本上占了绝对优势,什么煎盐,它们早晚都退出市场,让给这里的海盐。

    现在还远远不够呢,再说,张国安还是想走盐化工的路子,他可不想当一个大盐商。

    新开出的荒地原比现在多,除了工匠们,几乎所有劳力都上阵了,开始平整土地,为春耕打下基础。

    张国安则不时地放风,说再有两年,他当初答应的分田到户,就要实现了。

    看着那些家伙每个人都是干劲十足,非常高兴的样子,他心里想,自己绝对不会走上让土地把劳动力锁死了的路子,你们一定要变成工人或是军人,但是我还有办法不让田地抛荒。

    当然,他不用硬来的办法达到,利润的诱惑就会让他们乖乖跟着走。

    第二个重要事情就是还得加大捕鲸工作。

    秋风一刮起来,张国安就找来蔡二郎船长,给他画了一份近海图,指出鲸鱼向南洄游的几个可能地方,让他坐等,不必四处寻找,现在见到了就打,不必管能运回来多少!

    八道河处理鲸鱼的手段也在进化中,经过张国安的反复指点和他们多次实践,这里诞生了世界第一批专业处理鲸鱼的工匠,而且还是分工的。

    先前,平均一个月能打上一两条,让皮子作坊的于联老板眼睛见了便红红的。

    他找到张国安船首,说:“鲸皮子算便宜些吧,你这几乎是白得的------”

    张国安船首瞪大了眼睛,说:“你当我这是白得的?你可知道会捕鲸鱼要多少付出?能捕鲸鱼又要多少付出?能处理鲸鱼还要多少付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鲸皮不可能便宜的,要不我直接卖生皮子,或是还要有别的皮子坊来------”

    于联当时就老实了,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八道河河口上,不时就飘散着鲸油的特有香气。

    鲸油和蜡烛都在大宋的市场都是大卖,肥皂和鲸肉系列产品,也还可以吧,鱼干产品不算好卖。

    于联的皮具可也是大卖,但是这个小子不知足呢,还以为就此一家,别无分店,想降低皮子的价钱是不可能的了。

    大宋对皮子是有多少要多少,卖生皮子也有用,可以换他们更多的物资。

    于联是不懂这里面的险恶用心,在张国安看来,钱钞金银之物,他从来没有看在眼里,他要的是能帮助这里发展的生活和生产物资!

    当然,正常的公平的交易必须有,于联给他的流求卫队加工完所需要的皮具后,他也收到了用来抵工钱的各种皮子。

    果然,不久后,从大宋又来了一批皮匠,人家也是联合办了作坊!

    于联马上让手下的工匠赶紧加工,甚至自己也亲自上手,再也不敢眼红张国安的收获了。

    张国安看清了这个趋势,所以到了最好的季节,他当然要大捕特捕鲸鱼了。

    这个时候,那些鲸鱼都在北方的海洋里吃得膘肥体壮,能出更多的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