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刺桐城来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蒲寿庚说:“听闻那里的海商是殷地安国来的,各位可曾听此国?”

    这个时候,大宋话绝对是国际通用语言,不管那些蕃商们的皮肤是白的还是黑的或是黄的,都以会说大宋话为荣,当然,这个也是生意需要。

    所有的蕃商都在那里摇头,真的没有听过。

    他们是在蒲氏花园里的棋盘园聚会的。

    大宋时代,弈棋风盛,蒲寿庚为娱宾客赌博,便在自家花园北面辟一棋盘园,以三十二名美女为棋子,分别手挚黑红棋子名牌,各就各位,听候弈棋者号令进退,所以称为棋盘园。

    附近有一小巷称三十二间巷,为三十二名充当棋子的女子夜宿之处,还一人一房呢。

    棋盘园以南为花园头,是蒲氏花园的主体,与溪亭、池仔墘连成一片,看起来蔚为秀美。

    其兄蒲寿宬在东海法石处还建有一座“海云楼”,“以望海舶”,楼下建有“一碧万顷亭”。

    在法石附近还建有华丽的大别墅和花园,引种各种蕃花,如素馨花,附近有临海的乌墨山澳,那里是他们蒲寿庚兄弟专用的船澳。

    蒲氏家族现有家丁两千余人,竟还有设讲武堂。

    蒲氏家族里的族长是蒲寿庚,他自己就有一个大船队,多达上千条,经营从泉州到阿拉伯之间的外贸。

    现在广州最有钱的人姓蒲,虽然不是同族,但是对他们也是很好的。

    因此,无论是广州还是刺桐城里最有权势的都是姓蒲氏家族,不同的在于泉州没有广州这么好的腹地和水域供应的,广州是三江汇合的地方,广州有广阔的地方,通过广州也能跟海外做生意。

    蒲寿庚眯着灰蓝色的眼睛说:“还听闻他们为大宋的国运,在流求的深山里祈福,而且听要可以与贾平章保持联络------”

    他总有办法弄到比别的蕃商更多的情况。

    其实现在,大宋政府已经没有把他当成蕃商了,要不然也不能让他担过市舶司使。

    但是,蒲寿庚仍然兼任着蕃首,因为他就是靠着招海外商人才起家的,这个老基础,他不想丢了。

    蒲寿庚又说:“不如这样,我等派出几个人去,可以一起讲价,或是自己去也可以。”

    他看了看这些人,果然没有人说出自己想去的话。

    他为什么要当这个蕃首?控制所有的蕃商,共同进退,这样会节省不少成本!

    现在在刺桐城里,可以说是回回商人占优的局面,如果不承认这一点,他会莫名其妙发生种种不顺。

    蒲寿庚看到大家都认同了,说:“如果大家没有其它想法,就这样定了!”

    从刺桐城到流求岛更近,他们派出了一支商队带了些棉布和瓷器、铁器,还有一些会子就去流求岛了,寻找所谓的八道河地区,事先他们也都打听好大概的位置,大约是在过了平湖后,东南的方向。

    刺桐城的阿拉伯水手众多,此时几乎占了这个城里三分之一了。

    十几年后,他们将是崖山之战的主力水手。

    他们趁着顺风时节,操纵着三艘,不到四天,便到所谓的流求大岛,顺着海岸南下,果然找到了那个地方!

    这时候有一艘单桅刀鱼小船,似乎有十余人,他们不断调整着船帆冲着他们过来了,大约有二三十步远吧,他们开始举着一个小桶一样的物件喊了起了,问他们还这里做甚------

    他们听得挺清楚,也高声喊着,自己是刺桐城里来经商的!

    跟我们来吧!

    这时,他们看见那刀鱼船快速地划了一个弯,掉头冲向了一个大河的河口里。

    那刀鱼船船头的顶部,怪模怪样地放着一根铁管子。

    观察哨上面的张德培放下了张主家交给他们的望远镜,他刚才看到了那刀鱼船上同伴冲着他的方向打的手势了,他知道是来了三条商船。

    这些时日,商船还真不少来这里。

    他马上命令两个手下打了旗语,通告下面的队员们,是三艘商船。

    张德培所在的那个小队从一道河口回来了,算是换防了。

    他们那里的城堡已经建好了,但是只是一水的相思木炮,不过他们也不怕,打的次数少,但是他们的炮数量多。

    那里的人现在也不少,特别是一道河上游的小煤窑被炸开了作业面后,那里的产煤量开始加大了。

    开矿的炸药用的是张国安和安静冒着危险制成的胶质达纳炸药,果然威力十足,没有几下子,就把小煤窑的洞口炸开了,还好,煤层挺厚的,挖了一下子,大约有三米左右,关键是煤的质量不错,可以制成焦炭。

    大宋在北宋时期就开始使用焦炭,到了南宋,更是普及了。

    当几条海船的石炭和大约五公斤的黄金都运送回八道河地区后,张国安更高兴的是那煤炭的质量极好,正儿八经的是柴煤,非常适合炼焦炭。

    这个时候,他知道最好的煤矿还是在淮南,但是那个走私海盐的沿江制置使,还没有派来人联系,或许是快过年了的原因?

    如果他不愿意做这个生意,那么,自己将来也一定要下手了,那里的煤比流求之地的煤好开采太多了。

    这一次与一道河城堡换防,他没有让半大小子们去,派出了一水的大宋人队员。

    一是那里的黄金砂基本没有了,四处再找,也没有发现有新矿点;二是相对而言,八道河地区才是发展的重点,加上现在又招了新兵,要加强训练。

    事实上,他是担心流求北部的冬天,那里经常是阴雨绵绵的。

    所以他们回来后,张国安让鲍威队长重新安排了一下,张德培就升职了,成了侦察小队的队长。

    所以,他现在轮流带着自己的队员们训练他们旗语,这是他非常喜欢的事情。

    看着那三条海船进了河口,张德培又用望远镜看了一下,确实安全。

    城堡上的炮口挡上了木板,下面看不到上面有大炮了。

    这是张国安的要求,来这里经商的人,几乎人人都要问一次,那管子是做何来用的,总回答,就烦死了。

    现在来这里的商人大多是鬼头鬼脑的,因为他们是走私者。

    吸引他们的有三样,一是海盐和精盐,二是皮子,三就是白酒了。

    这三样,恰恰都是大宋政府垄断经营的产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