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流求岛的春节联欢晚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国安看着黄祖小队长告辞后的背影,那里全是满满的不解,为何不投入大宋的怀抱?!

    张国安心想,我又不是为谁服务和奉献才穿越的……不过还好,这个小子还不是喝狼奶长大的,没有只认为是大宋帮助了这里,而绝口不提这里也帮助了大宋。

    他双手扣在一起,敲了敲额头,感叹着,这就好啊,至少他们的内心里还是认可等价交换……这是十分难得。

    他想了一会儿,决定顺其自然……现在还不到最后的选择。

    他给这台除夜联欢晚会安排了节目单,因为要去请勾兰瓦舍的艺人来此地,请不动一流的就请二流或是三流的,总之吧,只要钱钞给够了,可以找到的。

    他不用找别人,找了自己的半大小子们一问,他的半大小子们乐坏了,这是办大大的堂会啊!

    他们几乎把自己知道的艺人和节目全说齐了。

    张国安让他们把推荐节目的名字和演员,还有大概的内容写出来,别到时候整出个恶俗的****的内容。

    结果他收到了好多条,他从中选了选。

    第一个节目,他安排唱赚《升平乐》。

    艺人在临安知名官妓金赛兰、范都宜、唐安安、倪都惜、潘称心、梅丑儿、钱保奴、吕作娘、康三娘、桃师姑、沈三如等人中选吧。

    “唱赚”大宋盛行一时的说唱艺术之一,金赛兰等人则是现在临安府唱曲唱得最好的官妓,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宛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

    第二个节目是说浑话《齐谐》。

    艺人在蛮张四郎“说浑话”是流行于宋代的说话节目,类似于脱口秀。以诙谐、讥讽为特色,他是现在最著名的毒舌。

    节目三:男女相扑竞技赛。

    节目四:说书《中兴名将传》。

    节目五:弄影戏《群仙会》。

    这个利用光影进行表演的艺术形式,在大宋时代已非常流行。

    节目六:舞绾也就是舞蹈表演《寿星》。

    节目七:杂扮《四时欢》。

    这个杂扮一般情节简单,以逗人一乐著称。风格有点像******小品,好模仿乡下人口音取笑,多是借装为山东、河北村叟,以资笑端。

    节目八:蹴鞠表演比赛。

    让流求卫队里的半大小子们与厢兵蹴鞠社团的冠军打一场比赛!

    节目九:傀儡戏也就是木偶戏《踢架儿》。

    节目十:杂技《永团圆》

    节目十一:魔术《寿果放生》

    宋代也有专业的魔术表演,叫作“手法”“撮弄”。现在最著名的魔术师是杜七圣,听说擅长表演“杀人复活”的把戏,“切人头下,少间依原接上”。

    不过这是除夜,就不让他表演这种惊悚的魔术了。

    节目十二:弄虫蚁

    宋代风行一种训练虫蚁出来表演的把戏,叫“弄虫蚁”,擅于此道的艺人摆出一个水缸,以敲小铜锣为信号,“凡龟、鳖、鳅鱼皆以名呼之,即浮水面。戴戏具而舞,舞罢皆沉”。

    节目十三:沙画《月中仙》

    宋代已经出现了沙画的表演形式,叫作“沙书”,现在临安有好几们出名的沙画好手。

    节目十四:武术表演

    先前说过宋朝民间盛行习武之风,武术是民间常见的文体活动,临安城设有使拳、踢腿、使棒、舞刀枪、舞剑、打弹、射弩等社团。

    节目十五:滑稽戏《吹牛》

    先前讲过“滑稽戏”是风靡于宋代的一种曲艺形式,就是类似相声了,以简约的情节、滑稽的台词、关键处“抖包袱”,逗人一笑,敢于讽谏时政。讽刺高官,开涮的对象可不是小小的“马科长”级别的,而是当朝宰相,甚至官家也敢拿来开涮。

    晚会节目单确定了后。张国安找来半大小子侯东方,让他带了各色的礼物去大宋先给平章贾似道送礼拜年,然后顺便请那些艺人。

    侯东方当时就有些紧张了,那可是大宋的宰相……张国安笑着说:“你的背后是流求岛,是流求卫队……还有我,你就当他是一个应该尊重的长辈。态度上要不卑不亢,说话要尊重长者,处理事情……要考虑到流求岛的利益。”

    侯东方轻松了一些,只要想到流求卫队,他马上就有了自信的。

    他说:“张主家,若是那些艺人不来……如何处理?”

    张国安说:“用钱钞说话……除夜还不算是最重要的节日,再不行总能找到替代者。

    至于其它什么货物,你看着我们缺什么年货就买一些吧……你出门在外面,你就是流求岛的全权代表……”

    就这样,侯东方在腊月里到了临安行在。

    临安行在现在同往年一样,到处都充满了年味……也略有不同,总有人高声叫卖着腌、熏和卤的鲸鱼肉,此物肉丝太粗,费火,但是极为便宜,不足十文钱便能买上斤,一些穷人家里也可以吃上肉了。

    大宋政府也发现了这个东西,认为它正适合军中伙食,还不怕腐坏,所以现在流求岛的鲸鱼肉制品已经打开了销路,同海盐一样,慢慢将流求岛的名声推广开了。

    侯东方乘坐的海船,是除夜前最后一次与大宋进行商贸的海船。

    冬季是海出产的淡季,所以张国安把全部心思用来加工精盐,增加深加工的利润。

    所以,这次商贸时以精盐为主,其实也是变相讨好大宋的官家……垄断嘛,他们把精盐送去,内藏库的官员直接加价卖了出去,连码头卸货的事情都不管,让买家拿着盐引去码头领盐。

    但是,张国安有些高估自己了,他还以为平章贾似道能亲自接见拿着他的名片的侯东方……毕竟是来送年礼的,但是平章贾似道好像是特别忙,因为前来拜见他的官员络绎不绝。

    平章贾似道就让一个门客接见了侯东方,并给了一些锦缎铜器之类的回礼,并当面夸侯东方进退有度,言语给对甚好。

    侯东方有些怨气,他竟然没有被平章贾似道接见……被无视了,他先前还有一些的敬畏之心顿时烟销云散了……

    接下来,果然用钱钞说话好用,先前选中的艺人,基本上都答应去那里开一个堂会,极少不去的,也可以找到相应的替代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