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井盐和海盐之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弘范一直想当一个好官。

    早在1256年,其兄张弘略任顺天路总管,在他赴鞑靼蒙哥大头目的驻地述职之后,张弘范被留下代理工作,这给他提供了展示其行政管理才能的绝好机会。

    他当时就决意要改革风气,严格整顿纪纲。

    那个时候鞑靼军队的纪律很差,他们所过之处,百般骚扰。

    张弘范那时年轻气盛,认为国家应该是有法制的,应令行禁止,不允许有违法的行为。

    所以凡是不遵守法度的,都要绳之以法。

    就这样,许多违反军纪的鞑靼兵都受了处分,不少人挨了军棍。

    从那以后,驻顺天路的鞑靼军队风清弊绝,耳目一新。

    所以,他的行政管理能力给了新一代大头目忽必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能带兵打仗的将军,他手下有的是,但是能同时管理好地方行政的人员,可少之又少了。

    因此能让他在大名路独当一面,而且,又能原谅他的“擅专”。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不同了,他能从大头目的命令里嗅到他的愤怒……不敢违上了。

    这都是从哪里来的海盗,太气人了!!

    可想这些都是没有用了……一时间大名路内刚刚恢复了一些生机的局面全毁了,张弘范痛苦地下令让大兵去强征……原先的积攒的民心民意全完了。

    他又一次便服走在民间,他能闭上眼睛,但是闭不上耳朵……民众的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比他更难受的是刘整……他现在上哪里去打造上千艘战船?!

    当然,如果在推后三年,刘整将会大有作为的。

    他将造成战船五千艘,日练水军,虽雨不能出,亦画地为船而习。

    这样他将加强了鞑靼强盗集团的水军力量,编练出一支强大的水军,使得他们在攻占襄阳后,水陆并进,连战皆胜大宋水军,最终使临安行在不战而降。

    之后崖山海战,刘整编练的这支水军在那里受张弘范的指挥,战胜了张世杰率领大宋最后的水军,陆秀夫被迫背着南宋小皇帝投海。

    由此,一个有贪污行为的叛变汉人刘整,一个生长在北地的汉人张弘范完成了毁掉一个民族,毁掉一个文明的使命。

    但是,现在,你让他上哪里去弄物资呢?虽然押送来了不少的工匠,也带着些造船物资,而且奉节本身也是有造船厂……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他这个时候,不得不想别的办法了。

    他把眼光投向了盐商身上。

    在中国盐业史演进中,盐出现了不同种类:山西运城略带苦味的池盐、重庆三峡地区的盐泉、四川川西平原的井盐、扬州的海盐,以及其他地方出产的岩盐。

    四川井盐地质储量居全国之首,与四川盆地周边的丘陵地形有关。

    这些地下盐卤资源在战国时期终被李冰通过凿井的方式发现。

    秦国太守李冰因设计、建造都江堰而闻名于世,很少有人知道他还开创了凿井汲卤煮盐法。

    到了汉代,川西平原上陆续开凿了很多盐井,盐业成为支柱型产业,人们找盐也从平原逐渐转向丘陵。

    “架影高低筒络绎,车声辘轳井相连”的景象开始出现。

    四川地区的井盐源远流长,这时的英县卓筒井创始于北宋庆历年间,比西方要早八百多年。

    古代制盐工艺中,井盐的生产工艺最为复杂,也最能体现中国古人的聪明才智。

    当时的盐井口径较大,井壁易崩塌,且无任何保护措施,加之深度较浅,只能汲取浅层盐卤。

    到了北宋中期后,川南地区出现了卓筒井。

    卓筒井是一种小口深井,凿井时,使用“一字型”钻头,采用冲击方式舂碎岩石,注水或利用地下水,以竹筒将岩屑和水汲出。

    这一种卓筒井的井径仅碗口大小,井壁不易崩塌。

    古人还将大楠竹去节,首尾套接,外缠麻绳,涂以油灰,下至井内作为套管,防止井壁塌陷和淡水浸入。

    取卤时,以细竹作汲卤筒,插入套管内,筒底以熟皮作启闭阀门,一筒可汲卤数斗,井上竖大木架,用辘轳、车盘提取卤水。

    前文中提到过,半大小子古剑山还看到过煎熬井盐的情景。

    如果海盐也是煎熬的话,两者成本差不上不多。

    虽然井盐还要打井,似乎费了成本,但是他们抽取天然气来煎盐,省了柴薪钱,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地理上的优势……从扬州运到这里的海盐,回为加了路费而成本更高了。

    刘整想要从井盐商那里下手了,因为大头目忽必烈真急了……

    夔路行省兼安抚使刘整召集来大小盐商,共商造船大事。

    当他露出要盐商资助的话风后,有个带头的盐商战战兢兢提出了一个要求,说:“安抚使大人,如今那荆湖北路和京西南路两路中,海盐售卖猖獗,为挤压我等,将海盐价钱压得极低……更有所谓的精盐,又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来的……现在井盐售卖艰难。”

    盐商所言是真事,夔路行省兼安抚使刘整一听便明白了,现在是怪了,海盐莫明其妙的出现在那两路不说,在夔路行省地区竟然也售卖的……

    接着那些盐商们七嘴八舌的说,我大元绝不产海盐,定是那宋商所为,他们一定是别有用心才会把盐价卖那样低……

    这时,刘整不得不问了一下盐价问题,结果他大吃一惊啊,竟然比井盐还便宜!

    他冷冷地问道:“你们可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盐商?”

    带头的盐商恭恭敬敬地说:“就是那襄樊地区的吕氏商家……他们肯定是强买强卖而来的,不是这样,如何能有这个价钱……”

    这个时候,刘整的大局观就来了……他仍然冷笑着说:“如果真是强买强卖而来,十几年前他们吕氏家族就能做大做强了,还用等到今天,这里面定有原因!”

    后来一查,果然是有原因。

    吕氏商家借用运送军资的机会,同时私载数千石海盐,其中还有一种精盐,在襄樊地区大卖,而且,人家的海盐先前就比他们的井盐便宜很多,他们的商家还是加价卖的,哪里有什么别有用心压低价格?

    刘整冷笑着对重新召来的盐商们说:“人家海盐如何能那么低,而你们又为何卖这样高?为人为商,不可过于贪婪……”

    一大帮子盐商叫起撞天屈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