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你大哥真有钱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哥吕文德当时笑着安慰七弟吕文福说:“怕甚?我已经征集了整个京湖战区的工匠,又学了那个流求岛的船料干燥坊技术,造战船的硬木嘛,山里要多少有多少,不怕的!

    你打沉了多少战船,我就给你补上多少!”

    这是一种豪气,你大哥真有钱钞!

    吕文福倒是也不担心这个,说:“只是合格的水军恐怕难以培养出来-----”

    吕文德当然知道现在的水军不同以往如同渔民的要求,他沉吟了一会儿说:“七弟,刘整那面会更难过,我马上就给你挑选精兵补充上,明天就开始投入训练!

    我倒是看看,那个刘整会用什么来补充!”

    对双方来说,眼下在火器的运用,新战术打法的运用上,当然会对水军的要求更高,所以不可能把平常人拉上战船就当水军使用。

    吕文福知道大哥现在高度重视自己,这时心里还算好受一些,精兵嘛,毕竟能比平常人要聪明点,健壮点……只要好好训练,完全可以快速适应。

    但是刘整现在真就没有办法补充兵员,他只有等着后面来的支援,大头目忽必烈已经全力支持他,各路人马正在向着他的战区行进。

    但是现在这一战让他吐血了,损失了三百多战船,一千三百多人!

    他摸着隐隐作痛的左胳膊,心里盘算着新的打法……他们现在全都停靠在一处江湾中,早已经洒出了快船去前后巡视,安全是不怕的。

    刘整刚到这时,已经安排了水军上岸,本来想抢劫些人手来充当劳力,但是,那里的人跑得很快,他们只能找到了一些粮食和家禽回来。

    现在,他们一部分人已经上岸了,搭起了帐篷。

    此时傍晚的天空中充斥着篝火的味道,整个兵营的士气有些失落,这个没有办法……他们连个民妇都没有抢到!

    刘整和手下想到了一个计策,他们组织一支敢死队,可以划着小船带些引火之物,埋伏在两岸的水草边,等着对方的战船靠近之后,一起发力一起冲出草丛,然后借用船头的长钉子扎进对方的船身!

    只要引着了火,没有战船能经受住,大家都是木头做的……他当场就拿出军费,扬言先给一百贯钱钞,等事成之后,再给二百贯!

    这已经是重奖了,绝对诱惑人心……报名者涌跃,一时间还要挑一挑呢。

    这时,刘整派出使者,直接给吕文福下了战书,声称要决一死战,双方不死不退。

    吕文福接了信后,嘿嘿一笑,心想,他们还真以为自己能战过我等!

    他看完后便大声对那个使者说:“回去告诉你家刘整,我吕文福定会在约定的地方与他交战,定会取下尔等的项上人头!”

    那个使者离开后,吕文福的手下劝他道:“将军,他们长途袭远,当求速战……我等可以以逸待劳,拖死他们!”

    嗯,此言有理……但是,只有保证了水路的安全,吕氏集团才能转身对付正在攻打堡垒的阿术大军!

    吕文福说:“我等人少,不尽快打退他们的水军,那些救援的队伍如何进来?”

    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现在陆地上的鞑靼大军威胁也很大。

    实际上,眼下是吕氏集团以一己之力对付整个鞑靼强盗集团的进攻。

    鞑靼主将阿术现在正在带着大军攻打襄阳地区边缘的堡垒,他采用的办法是兵分四路,分头攻打!

    他们不可能放过这些堡垒的,把那些堡垒留在自己的后路太危险了。

    主将阿术和手下人分析过了,现在自己的人多,完全可以完成对襄阳城的包围,但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堡垒太讨厌了,会影响到自己将来后勤辎重的运输,可以就食于敌,但是一些军事需要就运不上来了……所以,先把靠近道路的堡垒拔下才行!

    他们也做了攻打堡垒的准备工作,但是,没有想到第一次攻打就吃了一个亏。

    第一个堡垒正在一条小河边,他们观察过,那垒墙不过一丈五高,从方圆上看,不过能盛兵二百到三百人,应该容易拿下来。

    吕氏军事集团修建这个城堡的目的有三个,一是要守护这里的棉田,二是可以充当驿站,三个是向附近的渔民收税,所以相对来说建筑还要大一些。

    这里面其实驻兵二百,有一个姓刘的都头管制。

    这里的士兵事先做过防卫演练,也善于使用火器。

    士兵们都拥有火绳枪和其它冷兵器,特别是他们还拥有四门虎蹲炮,十架床子弩,军备充足而且粮食众多,院中还打了一眼井。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知道自己能得到小河上来的支援!

    所以,大家誓死保卫堡垒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第一次攻打时,主将阿术都没有出现在现场,在他看来,几百个人,举着云梯,一举就能攻下来,这是个简单战斗。

    但是,他很快就听到传来了一阵轰轰声,而且又响起啪啪声,接着听说第一次攻打竟然会失败!

    他当即从毡子上站起来,上了战马,来到了攻堡垒的现场,一座小小的城堡有何难以打下来的!

    他这时看到,在现场指挥的“答剌罕军“的军头正组织人手进行第二次攻打。

    “答剌罕军“是应募而集的军队,此种军队不给军饷,不编入军籍,是散兵游勇,只是助声势虏掠以为利者,说白了,就是自带干粮,参与抢劫的人员。

    主将阿术这时还看到了一地的尸体,那些人的伤口与河岸边受伏的弓箭手是一样的!

    他的瞳孔缩小了,一个普通的堡垒都有此物,那么如此众多的堡垒要打到何时为止?!

    还有那襄阳城呢?!

    答剌罕军刚才已经用弓箭手压制了墙头的守卫,当他们一起扛着云梯要快步冲上前时,突然从墙上的洞口里传出一声巨响,冒出了一股白烟,一帮子人顿时倒地了!

    当又连响了三声后,另外三帮子人丢了云梯,也倒地不起,剩下的幸运者撒腿就往回跑,没有了云梯他们上前也没有用。

    答剌罕军的军头也一直发愣,他刚才还以为那个窗口只是箭眼呢,竟然还有这种可怕的物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