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两种和平谈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鞑靼使者进贾府,就像是到老朋友家里做客一样方便。

    尽管双方发生了三次军事交战,而且最后这一次还正在进行,但是,双方的使者交往还从来没有断过。

    前文说过,出使北方,那对大宋来说是一个苦活儿,可是出使大宋,没有人不愿意,鞑靼人手下的汉臣,那都是抢着要来的。

    大宋给钱给物不说,还好吃好喝的招待,谈起问题来还趾高气扬的……所以,是美差一件。

    平章贾似道一开始对流求侯东方爱搭不理的,但是对鞑靼使者却不可以这样……他当时自认为鞑靼人比那个荒岛上的人强大多了。

    两人在贾府的书房里开谈了……平章贾似道听了鞑靼使者的一番话语,心中狂喜,但是面不改色,却有一丝为难之情。

    他说:“我大宋虽然没有和流求岛结盟……但是,如何单独与你们谈和呢?这是不是有置人与不义之地呢?”

    那个使者溃败了……因为他以为这个条件一开出来,平章贾似道会欣然接受,但是他竟能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装,你就装吧,你一个小泼皮出身的家伙!

    那个使者不得不把对流求岛的和谈也说了出来……平章贾似道听了后,心里更加有数了,他们打不下去了,想行缓兵之计!

    平章贾似道淡淡地说:“何不先去找流求岛和谈……”

    那个使者心里有火还说不出,他哪里有这个能力,力谈两方?

    他不知道那面和谈的结果啊……

    平章贾似道面带微笑,春光灿烂,说:“无妨……兹事体大,多等一些时日,不为过!老夫明日便安排重臣来轮流宴请你……现在大宋多了很多美味。”

    老贾真的没有吹牛,据说是从流求那里传出了很多美味……酱牛肉、烧鸡和烤鸭算是一个代表了。

    当然,诸多香料中的“辣椒面”也广为流行。

    大宋当然还没有辣椒了,辣椒那是在明朝后期才传入的。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大宋人不吃辣椒,但是他们却喜欢吃辣。

    大宋人把爽口的辣味分成两种,一种是芥辣,一种是姜辣。

    临安城早市上常有摊贩叫卖姜辣羹,那是用鱼头鱼尾和大量的姜末熬制的鱼汤,姜辣和鱼鲜相得益彰。

    现在湘菜和川菜里都少不了辣味,大宋那个时候还没有湘菜,但是已经有了大宋三大菜系:南食、北食、川饭。

    那时候的川菜也很辣,而且跟现在一样突出麻辣,因为里面放了很多胡椒和姜末。

    他们认为,把姜、蒜、韭菜切碎,捣成泥,兑上水,加胡椒,加盐,混合均匀,是无上的美味。

    奇怪的是,大宋广东路的人也爱吃辣,广东路的人喜欢用姜末调制白蚁卵做下酒菜,味道辛辣。

    姜末谁都常常吃,但是听说那个白蚁卵也是辣口,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只能凭空想象,想象广东路生猛饮食习惯的源远流长。

    事情上,由于通往天竺地区的海路规模上,越来越大,而且安全性越来越高,所以那个香料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大宋用土和虫子吐的丝,加一定的技术含量就变成了精美的产品,直接换回来更多的香料来。

    香料多了,就会便宜了,民间探索各种饮食的加工方式也就多了。

    所以,自然就多了很多的美味。

    那个鞑靼人的使者一时间无可奈何……只能先等着流求岛的消息,因为去流求岛的使者是和他一起出发的。

    鞑靼强盗集团被打疼了后,方才正式面对流求势力,他们背后一查,原来那帮子海盗的老巢是在流求岛!

    这一次派出使者较多,他们希望全方位窥视一下那里的情况,以备剿灭。

    此时,张国安岛主还正和王德发一起商量如何扩大民间商业的发展,同时,把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变成工厂厂主,哪怕先开始时是一个作坊。

    民间商业提供的税收虽然不多,但对民间财富的积累、民间商业资本的积聚显然是有好处的。

    当然,在这时代,民间商人集团的兴起,一般并不可能马上就改变或改善周边庞大的农民阶层的地位和命运。

    但是,它会慢慢改变……只要工厂里的技工远远超过种地农民的收入,那么不用去求他们学习技术,也不用号召他们当工人,他们决对是心甘情愿的。

    号召别人做什么的事情,一般都没有人做。

    两个人把小算盘打的咣咣响……东边,进一步打开日本的大门;西边,发展到波斯湾的巴格达地区和红海的麦加城和埃及地区。

    这两边和沿途重点城市地区都要建上商站,或者独自己建,或者联合海商们建……这是一条黄金海道啊。

    这个时候,亚洲和欧洲的主要商业通道是由波斯湾上岸或是红海海峡上岸,再从陆路到地中海。

    张国安岛主当然可以现在就把好望角的这条航线拿出来,他们的海船也有这个能力,但是问题是,他的那条黄金海道建成后,他的产品除了大宋以后,在计划中计算,很可能三到五年他们都是供应不上了……所以,开发好望角的事情就被他们推后,定下在三五年后再说这件事情了。

    这次的山东之战让流求岛乐坏了,主要就是人力的收获,他们可以把许多已经成手的低技术高体力或是繁琐的工作中的流求工人替换出来,让那些俘虏去从事……这是一种变相的产业升级方式。

    就好像他们安排鸡米和啃狗这样的小土著都要去南岛地区参与招工……土著毕竟和土著的关系相对好说一些。

    光是筛沙和筛石以及搬砖搬瓦这样的活需要人力从事,而且数目还不小呢。

    这样的活儿,可以不用话言沟通或是和技术要求的。

    前不久,鲍威队长他们也来信请示了,说是真定路的世族大家纷纷派人来请求赎回自己的家人,自己该如何处理。

    这确实是一个难题……鲍威队长他们商易时,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坚决不能放回去,要让那些世族大家们记住我们的厉害,看他们下一次还敢不敢跟站鞑靼人作恶!

    另一派认为,用那些人做活儿的收获还不如收取赎金合适,而且让他们回去还有利于宣我们的厉害!

    当时,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也商量了一下,他们认为这些半大小的大局观还不行……做战能力如何,不用威吓和宣扬,打个一两次,别人就知道了。

    嘴炮天下无敌……但谁信呀?!

    从长远的大局考虑,那些世族大家都是真定路当地的“代表”,他们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再说了,占了山东半岛不能光搞农业和矿产业,商业还是要发展的,那些世家大族也正是搞商业的主要对象。

    他们两个回信把所谓的大局观讲了一番,指出要为以后的建设多想想,不要只想到战争。

    于是,他们按照这个时空的规矩,收了赎金,放了那些世族大家的人,这让他们感恩不尽。

    用赎金来换回俘虏是很正常的行为……大宋从辽金那里都用赎金换回过汉人,西方也是这样。

    被马穆留克骑兵俘虏的法兰西国王已经被法兰西国用重金赎回了。

    这个时候,鞑靼人的另一波使者出现在流求八道河河口的海域了。

    从大陆到这里,现在早就是一条热线,基本上如果搭乘较大一些的海船,没有不知道这个地方的。

    他们到了八道河海关时,一上报来说出自己的身份,开始还以为自己会像在宋那样受到隆重的礼遇,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