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鞑靼可信,母猪上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群鞑靼人的使者,气急败坏地在流求八道河地区的一家小邸店里住了两天,然后才接见了他们。

    而且接见人不是他们的大头目,是一个高个子的少年郎,不管身材有多大,那面相上还带着青涩。

    但是,双方的交流还是挺顺畅,那个少年郎没有说出什么幼稚言辞。

    其实说起交流顺畅来,因为侯东方把握了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交给他的底线:

    也就是不谈和,不受封,不主动攻击这“三不”精神。

    他们先前也商量了,猜到了鞑靼人可能使出的招法来……按照鞑靼强盗集团一贯性的实用主义套路,他们的许诺和条约、合同全是糊弄人的。

    早先在“端平入洛”之前,他们出使大宋的使者就在朝廷上曾经许诺过,可以把洛阳之地让于大宋。

    那个时候不论是洛阳还是汴梁早都鞑靼人屠杀到百不存一了,而且整个中原地区已经被鞑靼人毁坏殆尽,几无人烟。

    就是京湖战区如果不鼎力配合估计也没有办法能长期守住。

    鞑靼人自己都不占领那些大城……可想而知,他们早都看不上那里的价值了。但是,大宋君臣,尤其是高层,知道这一点的很少甚至是没有,再加上对鞑靼使者的许诺过于乐观。

    所以端平入洛成为了看似正确的错误选择,这是一件政治和道德上都正确的事情,但是不是军事上的。

    他们也许忘了,现在还是丛林社会,刀把子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对他们的什么和平谈判理不理,如果信了靠抢劫发家的强盗集团,还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侯东方和鞑靼使者的言谈,差点没有把对方气死!

    这个少年郎的礼仪啥的不缺,说话也文质彬彬,但是,几乎全部拒绝了鞑靼使者的全部要求,没得谈。

    鞑靼使者在交谈中至少问过了六遍话,你这个少年郎能否完全代表了那个张岛主。

    每一次都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答……鞑靼使者真火了,狠狠地说:“尔可曾见过大汗的铁骑?!”

    侯东方轻轻回话说:“在山东半岛的俘虏中见过了……”

    “……他们只不过是杂军和民军!”

    “只要他来山东半岛,那我就还会在俘虏营中见过……”

    “……”

    “请回报你家大头目,山东半岛我们要定了,来多少,我们就抓多少!”

    “小小年纪便如此嚣张……就凭你们这个弹丸之地?!”

    他们这两天还真四处走了走,似乎没有人跟踪或是监督他们……在他们的眼里,这里确实是弹丸之地!

    当然,这和张国安岛主的城市规划有关,他尽量把城市规划成一种拓扑形状,这样就形成了主城加卫星城的结构,这样的好处不必说了,但是在鞑靼使者看来,确实太小了,一块块的。

    侯东方神定气闲地说:“还真是靠着这个弹丸之地才会如此……”

    “……”

    鞑靼使者感觉自己出言恐吓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了,双方的交流不了了之。

    不过,他们也没算白来,大家都买了一些便宜货带走……先前都是卖很贵的。

    但是在心理上,他们感觉吃了大亏,这些都是自己花钱钞买的!

    这倒不是张国安岛主小气……这个时空,那些跟着海船来这里购货和游玩的国王和王子什么的也太多了。

    一开始时,他还把他们当成琉球国来对待,但是很快发现自己错了,莫明其妙的,村子大小的地方,不过万人也叫一个国家!

    于是,他规定,没有什么鸿胪寺那样的公家旅店还是招待所的,自己找地方住去吧,没有地方就住船上!

    结果呢,他们那里兴起了开办邸店的小……当然,目前还是以贾安的吃、食、住、玩一条龙为老大,但是,他也颇为紧张,因为听闻临安城有一个大户马上也要在这里开办了……人流的增多当然会引发这里色/情服务业的发展。

    那些鞑靼使者们当然在暗中还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

    首先是那骡马水泥式大码头……竟然比临安城里的还大,一次能停泊无数海船了,那桅杆如林,船帆如云!

    其实他不用这样文学的描写,问一下码头上的工人,就可以告诉他了,一次可以停靠一千七百艘五十吨以上的海船,而且,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一次性停靠这样多快。

    这个时空的商业,也是基本以年来计算的,像张国安岛主的经商速度,那在其它海商的眼里,像是在火箭一样的在发展。

    其次,他们去了军营看看……当然,没有让他们进去,但见那军营的围墙足有一丈高了,这里与那河口的堡垒同样,简直是不可攻破的地方,谁说他们没有城墙?!

    这一次他们又想错了,张国安岛主绝没有把军营当成堡垒的想法,若是真有战事发生,这里肯定是充当女人和小孩子的安全所,而军人们,除了保护他们的人员,其它的,全都出去打仗!

    那些鞑靼的使者还发现,这里的道路颇为平整,极为适合骑兵的进击,最窄的道路都可以容下四匹马齐奔,而且那道路两边还都有木杆和路灯,到了晚上,便一次性添加了灯油,往往在子夜时就一一烧尽,他们是真有钱钞啊,夜间里,比大都都要亮堂,和临安、泉州不差上下。

    其实在亮化上,如果按比例来算,八道河市远比大宋了。

    如果姚麦市长听到别人这样说,他一定会非常生气,临安城和泉州城是有名气罢了,他们也就是主要道路上有那么几盏灯笼……我这里是连小路上也有!

    大宋如何与我比得?

    但是,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此事,他也不好用争论的方法来表炫耀。

    他现在发现,在张国安岛主的规划中,围绕着八道河两岸,这个所谓的八道河市,规模上将要与临安城相比了……只不过时间上还要慢慢来,现在,加上流动人口就已经有四十多万了,发展的状况很好。

    但是那些鞑靼使者还是边观察边嘲笑,这里的马匹数目嘛,少的可怜,牛车满地走了,哈哈,他们都笑了,远远没有我大都之地一成多!

    当然,这个骑兵的问题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认为,还不如先以解决农业、运输业和工业用途为主……全世界现在总共有四大汗国呢,十年二十年的都是要老老实实地等着自己好好发展下去。

    最后,那些鞑靼的使者们又观察到他们那里竟然有一种兵叫巡警,而且个个都识字……也许就是巡城吧,但是全都识字,这好生了得啊。

    流求岛是一个依法治岛的地方,但是基本社会治安,还是由巡警来完成,所以,若是直称警制社会,也不算太错。

    普通的治安案件,都直接有巡警处理了……所以,巡警若是不识字,那是笑话了。

    当鞑靼的使者们带着大包小包离开这里后,他们商量着要好好向大头目汇报流求岛的无礼与防备松懈……一支万人人马便可以轻松将这里剿灭!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真是大有钱钞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