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马穆鲁克骑兵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国安岛主对战争的准备是非常充分的。

    来这里的一千名吕家亲兵以及主动前往山东半岛的一万四千名士兵的换装,他都可以保证供应上。

    眼下,他在山东半岛就有了四万员水陆军队员,在流求本岛,他还有五千名队员和近一千名巡警和税警的武装力量,眼下自保是足够用了。

    但是王德发有些不放心了,他从流求北部的铜矿赶了回来。

    在那面的世界,那个铜矿在日本战领的几十年间都给开采光了……他们看过资料,日本战领者,在那里足足开采走近八千吨的铜。

    王德发计算过,只要自己能开采出一半来,就完全可以使流求币在全世界范围的发行了,而且,这期间还有从日本进口的铜矿,以及去大宋那里直接开发他们炼过铜的尾矿和矿渣。

    当然,要等到流求铜矿培养出足够的技术人员后再去开发。

    整个亚洲最大的铜矿还是在大宋国内,他们古人炼铜的技术太差了,他们的尾矿和矿渣的铜含量仍是很高。

    他们的丢弃物都可以看成是某种程度的成品矿了。

    王德发回来说:“流求铜矿的作业面已经完全打开,现在只剩下攒矿石,估计要攒上几个月,再开始选矿后,才值得用浓硫酸浸出法提炼。

    不如我去山东半岛看看……这样多的人,他们会一时照应不过来。”

    张国安岛主问道:“发仔,那些俘虏劳工们工作怎么样?”

    “很好!几个队员就能监管一个作业面的所有人手……他们都知道自己的三年工作年限,而且有工钱和奖金可拿,工作积极性相当不错。

    国安,你想想,四万杂牌军,真够他们喝一壶的,我去看看吧!”

    “你别太辛苦了,自从你回来,你哪天休息了?我不赞成你去……”

    “没有事的……越累我还越有干劲儿,以后有我们享受的那一天!”

    王德发轻松的笑了,这都是给自己干的……

    张国安岛主只能让自己的朋友去了。

    王德发给流求带来了锅驼机。

    王德发还给流求带来了蒸汽气锤、挤压机、冲压机、剪板机、磨床、铣床、镗床和刨床……他几乎是凭借一个人,在张国安岛主先前的基础上,生生给这里打造出一个机加工中心,而且培养出相关的技术人员。

    剩下的,只能是慢慢等待自己复制自己了。

    张国安岛主给他配上了所有的服务人员,除了他在技术上要自己动手,剩下的,一切都不要他操心。

    一开始时,王德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总不能连洗脸水都不用自己倒吧?

    但是,很快他就享受到这种服务的舒服了。

    张国安岛主说:“这就对了……咱不是受虐狂,啥天降大任,必苦啥的,那都是扯蛋的,痛苦一般都是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造成的!”

    王德发深以为然。

    就在他将要出发去山东半岛时,马穆鲁克骑兵到了流求八道河港口。

    他们的到来,给这个夏天带来了几分特殊感。

    王征和小二回来了,在他们的商队中,那艘高大的五桅船格外吸引人的眼球,也正是它一条船就带回来了五百匹安达卢西亚马!

    而其它的船上只带有百余匹……

    那条五桅船在八道河港口都有自己的专用码头。

    当一匹匹身高基本都达到一米六以上的安达卢西亚马安静地从跳板上被人牵引下来后,吕文焕的眼睛红了……

    他带着哭音儿说:“张岛主,你去西方买战马,为何不带我吕家一份儿?怕我吕家付不起钱钞……”

    张国安岛主满意地看着那些躯干比例协调并强壮,深而丰满,肢干肩长富于肌肉,倾斜而富有弹性的战马……它们明显是被挑选过了,真好看啊。

    他说:“当时正处在战争期间,而且事发突然……”

    吕文焕都要跳脚了,说:“还去不去买了?!”

    “当然要去买了……你没有看到船坞上还有两条五桅船要下海?”

    “我吕家要一千匹!”

    “等等,你别跳脚……最多五百,你还要配上能出海的水手,还要试航……”

    “能出海的水手你要多少我就有多少!吕家最少要八百匹!!”

    “最多六百吧,你别讲价了……你们以前不知道可以去买骑兵吗?”

    “骑兵是军中之神,先前哪里会想到有人可以出卖?!”

    好吧,张国安岛主心里想,自己其实和他们大宋人有相似的地方,大哥不说二哥了……

    当吕文焕知道这些安什么的战马和骑兵的价格叶时,他更是气坏了!

    他只不过是花了二百副板甲和索子甲和一百件流求玉杯子以及一些胡椒面还有棉麻布买来的,而且还是奴隶兵后,气得想在地上打滚了!

    太不讲道义了!

    二百副盔甲只不过一百万贯钱,而且还是他们自己出产的,其他的,白给我吕家都不要!

    太不讲道义了!

    吕文焕干笑着说:“张岛主,这支奴隶骑兵,二百万贯卖我吧……我还可以把这一千名亲兵送给你……可否?”

    张国安岛主摇着头说:“我流求有犯法犯罪的人,就是没有奴隶……他们仍是雇佣军!”

    “卖我吕家吧,五百万贯可否?”

    张国安岛主说:“一个月后第二批商队出海,八个月后回来,你派人去不?”

    吕文焕知道,换成自己也不会卖的,到了他们这个级别,钱钞只是数字了。

    五百名骑着这个安什么战马的骑兵,绝对是这个时代最后可以保命的力量……

    吕文焕只能闭上嘴,要不然口水可能出来了。

    张国安岛主检验了一下所谓的奴隶骑兵……他们在他们的家乡,从小就被卖到大户人家,养到半大就开始军事训练。

    他们不同与鞑靼人是生活在马背上,他们是把这个当成职业……这也比大宋人对马更熟悉。

    奴隶骑兵们和战马一样,都有一些不兴奋,这是长时间出海造成的。

    他决定长话短说,让那个回回商人当传译。

    “我的骑兵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自由人了!”

    骑兵们互相看了看,他们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们眼前这个高大的年轻人,原本是他们的新主人,却突然开口说出这样的话!

    张国安岛主看着眼前相比大宋人身材还要矮小一些的骑兵的表情,知道他们不太明白自己的话……

    “你们的自由,就是你们参与作战,只要五年后,你们就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出路……继续当兵也好,回家乡也好,留在这里生活也好,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这期间,我会付你们每一个月五十贯钱的俸禄!”

    那个回回商人大概是把五十贯钱折合成他们当地的货币了,那些骑兵们欢呼了起来!

    不知道他们在喊着什么……张国安岛主看了看那个立了大功的回回商人。

    那个回回商人高兴地说:“他们在向安拉保证,会绝对忠诚于您,我伟大的光荣的张岛主!”

    接下来,他们一个个的来亲吻张国安岛主的脚尖。

    这其实让他一点也不舒服……但是那回回商人说,这是马穆鲁克骑兵表示忠诚的仪式。

    当他们都亲吻完毕后,他都觉得自己的脚麻了,真的不舒服……他要改掉他们这个习惯。

    五桅专业运输船上,只死了两匹战马,这证明了他们的设计合理。

    其它的海船上还有阿拉伯马,则死了多一些,太可惜了。

    张国安岛主更在乎这条商路的持久性。

    他把那个回回商人和王征、小二都请到了家里,然后自己亲自动手做了几个菜,当然,他还是要注意宗教上的问题。

    他一水儿的弄了青菜,只有一个烧羊排……出海刚回来的人,一定更喜欢青菜。

    果然,他们三个快活地吃了起来。

    张国安岛主高兴地看到那个回回商人熟练的使用筷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