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白糖的作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德发这一次来也比较关心他们在山东半岛的甜菜种植情况。

    他通过对比发现,甜菜确实更适合在北方生长,生长的情况远比在流求岛上要好。

    在他们大力种植所谓的辣椒和胡椒两种香料后,他们要打开白糖这扇大门。

    甘蔗这种农作物,早在战国时期就出现过,到了西汉时期,甘蔗汁凝成的固体都能成为进贡的产品,可见还是比较珍贵的。

    到了大唐大宋时期,他们终于学会用石碾来取汁,用火煎煮来制糖,终于不用日晒法了。

    大宋的时候,出现了所谓的糖霜和合糖、砂糖,但是质量相当差。

    这个时代糖已在各地广为制造,甚至在四川和其他地方也有糖霜的制造。

    各个地方的砂糖产量虽然不知其详,但大体而言,出产精美的砂糖的地方产量最多,比如四川、福建、广东等地就是砂糖出产最多的地方,以栽培甘蔗、制造砂糖作为农家副业的地方也不在少数。

    在盛产砂糖的地方,制糖已经成为专门的职业,在遂宁等地,以制造糖霜为业的糖霜户已多达几百户。

    这个时代已出现所谓“戏剧糖果”,有行娇惜、糖宜娘、打秋千等名目。

    在临安城里,出现过沿街叫卖小儿诸般食件的小贩,挣小孩子的钱钞嘛,卖的东西里有麻糖、锤子糖、鼓儿饧等东西,甚至流求八道河市也有这样的小贩子。

    杨友行就经常买给沈千千吃,原因很简单,沈千千认为他挣的比自己多,他不买,谁买?

    其实大宋时代的调味品品类繁多,甚至包括一些药物,除酱油和味精外,已与后世人差别不大。

    如江南、福建一带,他们食红糟,蔬菜鱼肉,率以拌和,更不食醋,与后世福建菜等南方菜的风味相同。

    但是酱油和味精现在已经被安静和张国安岛主轻松就搞定了。

    一个简单的发酵,一个是简单的天然味精,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

    他们搞出来后,很快就被有心人学了去,现在正在推广开,能不能挣到钱钞只能看个人的经营水平。

    当然,单纯从利润上看,这两项远没有烟草和白糖的大。

    安静真心讨厌烟草,但是她的朋友包括丈夫都是烟鬼,她也没有办法。

    张国安岛主还安慰过她,说:“经济作物嘛,挣有钱人的钱,穷人连吃饭都要算计,他们哪里会吸食它?”

    确实是这样,他们把烟丝价钱从开始就定的很高------这样反而使刘钱行首这样的人叼着烟斗的样子很牛逼,跟着学的人也都是有钱人。

    加上它确实是能让人上瘾的东西,所以,无论是种植的人还是加工的人,他们都挣到钱了。

    仅在流求地区,烟丝业就养活了近五千人!

    从这几年来看,大宋民间向北方走私的货物中,烟丝竟然占了很大一部份,这说明鞑靼人也慢慢开始吸食了。

    他们现在把眼睛盯在了白糖上,因为到现在为止,由于产量和加工能力的问题,糖价还是很高的。

    把糖价打下来,这正是他们推广流求币的另一种手段。

    他们最终决定,还是走正常的路子,恢复北方地区种甜菜,南方地区种甘蔗的常识。

    流求地区种甜菜不是不行,只是容易烂根,而且由于昼夜温差不大,甜菜的含糖量不高。

    山东半岛正是种植甜菜的好地方。

    甜菜的出糖率比甘蔗低了一个百分点,应该只有百分之十一多,但是甜菜种植对气候条件要求少,生长速度快,在过程中追加的投入低,省人力,更主要的是因为用甜菜制作白糖只需要一道工序,而用甘蔗制作白糖则需要两道工序,成本比较高。

    那么甜菜糖和蔗糖有区别吗?没有。

    甜菜糖和蔗糖的化学成分完全一样,没有区别。

    的确,普通人难以吃出二者差别,但是王德发可以轻而易举地尝出二者区别,甜菜糖的味道不如蔗糖,这里关键就是0.05%的杂质决定了味道的差别,这很像是矿盐和海盐的争论一样,纯粹是在白糖资源充足了以后才会发生的争执。

    甜菜的亩产高,它可以轻松达到两吨的程度,叶子还可以当蔬菜食用。

    王德发带了榨糖的设备,两台中小型的甜菜渗出器,其实就是两个镀了锡的大铁罐子,这是用来装切片后的甜菜片。

    他带了一台十马力的锅驼机,并用一台低压蒸汽锅炉。

    王德发回来后,在他的大力推动下,他们连制作精盐都不用煎熬的方式了,直接上马低压蒸汽设备,这样会使精盐的产出增加,质量更好。

    制糖也是一样的。

    他们这些年通过试种植的方试来增加种子的数量,到现在轻松可以达到万亩的水平。

    一切就等着甜菜的成熟了------王德发在鲍威队长的陪同下,还去了山东半岛上的几个矿区。

    他看到那些俘虏们工作的态度非常不错,明白他们没有受过虐待。

    鲍威队长笑着说:“这些家伙真能吃,比战士们都能吃。”

    王德发点头说:“当然,矿工的热量消耗非常大,我们的供应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顿顿都有鲸鱼肉------偶尔和我们一样,也能吃上猪肉!玉米面的大饼子,吃个饭饱是可以的!”

    王德发四处看看,还算不错。

    鲍威队长说:“他们基本上都认命了,在这里能吃饱饭,还有工钱,超过计量还有奖金拿。

    现在,就是那些大宋来的军队好像对干农活不太情愿,但是我们都带头做,他们也不好意思不帮忙------”

    从大宋来的这一万多军人确实是精兵,这一点从他们的身体状况上可以看出来。

    而且人家除了军服没有穿,其它的军备都带全了,也不用他们管饭,连辎重都是大宋提供,属于自带干粮和武器的志愿者。

    他们领头的是一个统制,正是先前和黄祖队长配合过的那个赵家人,名字叫赵安。

    由于大宋是偷偷摸摸派兵,所以这个是非正式提升,但是,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只要他在战场上立了军功,有可能会变正的,因为他毕竟是赵家人。

    王德发高兴的是,大宋没有派来不懂军事的文官来监军,这个赵安毕竟还是和黄祖队长配合过。

    现在,他们都换了流求卫队的装束,就算是近看也看不出区别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