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物价昂贵的流求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秀夫和两个小厮到了八道河海关后,他们没有先把两淮制置使李庭芝的帖子拿出来,而是报了一个探亲访友的名义入关了。

    他们看见许多商贩模样的人,大包小包都背在身上,他们艰难地走着路,直到好容易走出海关后,马上叫了一种人拉的长把子两轮车来,装上大包小包后跟着走了------为何要这般辛辛苦苦?

    有人告诉陆秀夫,只要人能自己随身携带着物品,流求海关就不收税。

    陆秀夫感叹了一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们本来就带了几色礼物,背在三个人身上很方便。

    出了海关后,他们三个发现,这真是一个没有城墙的大城!

    他们东看看,西望望,总感觉看得太远不舒服,没有厚厚的城墙给自己的安全感。

    但是走起路来很方便。

    他们看到这里也有一条主道,似临安的御路一样,好像也是全都用骡马式水泥铺过,路面上还用木板条隔出一个个格子。

    陆秀夫知道原因,不这样的话,怕夏天时会裂缝鼓起------临安城也像这里一样,全都用水泥铺路了,扬州城也很快会有的,只不过发放的水泥先要用来加固城墙。

    这条主道能有二十丈宽,两边也种了大叶绿树,无数的商铺就在那树后,一家一家排列着。

    他们不急着逛商铺,而是要先找邸店住下。

    陆秀夫有的是生活经验,他才不会在热闹的商业区里找邸店------去偏僻一点的地方找,定会便宜。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竟然挺难,二十几个街口都走过了,还是到处都是人,有的地方竟然是蕃商居多!

    陆秀夫感叹地对两个小厮说:“先前扬州城比这里的人还多,还热闹!”

    两个小厮这时满头大汗,口干舌燥,这都走了多久了!

    忽然,他们听到有引车卖浆者喊道:“冰镇雪糖乌梅红枣汤,冰酸甜!”

    好吧,三个人一起咽了唾沫------在路边的树阴下,一个中年汉子,戴着宽边草帽,脖子上搭着发黄的手巾,上衣是半截袖的衣服,下裤也是半截的裤子,鞋子是草鞋,露出粗壮的腿脚。

    衣服真是省了布料,且凉爽得很------秋老虎,果然不是白叫的。

    陆秀夫感觉自己穿着直裰都要热死了!

    买些汤水吧------要不会渴死人的。

    那个中年汉子,拉着一辆两轮车,上面是一个大木头箱子。

    他打开木头箱子,里面竟是盖着棉被,掀开后,用一个木提在一个瓷罐子里舀了一提汤水,灌入一个竹筒里,又用竹夹子,夹了几块冰块放进去。

    他动作飞快地灌完了三杯,没有洒出半分汤水,然后又是飞快地盖上棉被子,扣上了箱子。

    三个人几乎同时一大口喝下了冰镇雪糖乌梅红枣汤。

    啊,果然冰爽透顶,身上的汗水仿佛一下子收了回去,还感觉头皮都发麻。

    太好喝了!要不要再来一杯?

    陆秀夫笑呵呵地嚼着冰块,询问价钱。

    那中年汉子指着箱子边上用红油涂写的大字:十文一杯。

    陆秀夫差点把冰块直接咽了,老天爷,这样贵!

    “是要流求币吗?”

    “当然------这里是流求嘛!”

    这个价钱更贵了!

    他临走时,两淮制置使李庭芝给他拿了路费,主要是流求币,足有两百贯。

    他还以为太多了呢,准备剩一些钱钞拿回去,没有想到只喝了三杯汤水,就要花去相当大宋钱钞一百多文了!

    陆秀夫硬着头皮付了流求币。

    那个中年汉子笑呵呵地问道:“你们是新来的吧?为何从海关走到这里?”

    陆秀夫说:“正是。我等想寻一处清静而便宜的邸店。”

    那个中年汉子摇头说:“错了。这里越清静越远的邸店却越贵------有四轮/大马车可坐,哪里都不算远,反倒是人多吵闹的地方邸店便宜,只是房间较小。”

    陆秀夫听了后都不会笑了。

    他们三个又折回去,在最吵闹的地方找到了一个邸店,包了一个房间,一天竟然要五百文!

    真是抢钱了,可这还是最后一处房间------邸店的老板指着墙上的白纸说:“小的可不是胡乱要价,这白纸黑字都事先写出的,哪个若是不明码标价,巡警会罚劳作的!”

    陆秀夫认真一看,果然如此,上面事先都标好了价钱,并不是欺负自己是外乡人,嫌贵可以不住------但不能不住,走累了,衣服里外都已经湿透。

    邸店老板的话这时真动听:“客官,别犹豫了,到本店的澡馆打上香皂,冲个凉水澡,换上清爽些的衣服,好好休息一下,多好。

    本店已经是最低价了。”

    陆秀夫带着两个小厮入住后,去了澡馆,见里面是一排排的铜莲蓬,而且有人正在那下面淋水,一副享受的样子。

    三个人也都脱得精光,大家都一样,小厮的还小,哪里管什么介意了,赶紧淋浴吧。

    他们三个痛快地淋浴完,换上了流求式的衣物,果然凉快。

    房间内是地板,两个小厮都没有用垫子,就直接躺下休息,留下一张床让给陆秀夫。

    沐浴后身上凉爽,那开着的窗户外,也吹进了凉爽的风。

    但是,外面的吵吵闹闹之声,也随着风儿涌了进来。

    一个小厮说:“我闻到了烤肉味!”

    另一个小厮说:“不对,是臭味!”

    “还有面饼味!”

    “不对,是胡饼味!”

    好吧,还有各种气味也涌进来了------

    这家邸店竟然还不管饭食!

    晚饭时,三个人只得出去吃了。

    晚上远远要比白天人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样多的人,他们中的男人大多穿着黑蓝色衣裤,还有穿着黄白色衣裙的女子。

    凡是店面好看的酒店,他们一概不进,肯定昂贵,只想找路边的小饭摊。

    这个地方的路灯哪里都有,不分大道小路,很方便行走。

    他们果然在一个略小的街道边找到了小饭摊,原来他们都集中在这里了!

    吃客们也不少,但是看上去,都和自己一样是外乡人。

    他们找了一个标价最便宜的小饭摊,牌子上写着:海鲜蔬菜土豆粉十五文一碗;猪肉蔬菜土豆粉二十文一碗;牛肉蔬菜土豆粉三十文一碗。

    他们要了三碗海鲜的------这时他们有了重大的发现,这里的鸡子终于比扬州城便宜!

    茶鸡子,五文钱三个!

    换算一下大宋的钱钞,也还是比扬州城便宜------他们一人又加了一个蛋。

    这一顿饭陆秀夫吃个半饱,他感觉那个土豆粉好像不甚饱人,除了汤汁味道鲜美麻辣,真的没有啥了。

    不过两小厮吃的满头大汗,很是开心。

    陆秀夫仰头看着那一连串的路灯有些发呆,它们似乎无穷无尽了,自己走了一个下午,也没有看到尽头。

    这时,两个小厮还没有吃完,小摊上也没有新来的吃客。

    陆秀夫问那个摊主道:“你可知这里有多少条街道?”

    那人回答说:“我们这里把南北方向的叫道,把东西方向的叫街。小的刚来这里时,还只有十几条道,二十多条街------这一年多忙起来,还真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了。”

    陆秀夫想了想,就从自己这一下午所经过的街口看,可不止这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