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听其言,观其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平章贾似道一直在坐等这一对君臣谈完话。

    其实大宋官家赵禥在他进来时,早就想要先与他谈了,师臣的尊称,那是落实到了实处的。

    那时,法可统制也是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拱手问好。

    平章贾似道却请他们先谈……事实上,如果不是技战术需要,他从来不会抢先发言的。

    当他们谈完后,法可统制等着官家让他退下。

    这个时候,平章贾似道发言了,说:“官家,此事与流求有关,莫不如让法统制旁听如何?”

    大宋官家赵禥马上点头……法可统制满面受宠若惊之色,马上端坐好。

    平章贾似道这时却站了起来,背着手开始踱了几步,然后说:“官家,有一件好事要先说一下……水晶阵法,不日将设阵成功,呵呵。”

    大宋官家赵禥的眼眉都要跳了起来,这是国之重事啊!

    “只不过仍需要三千童男童女助阵,还要灵利些的……”

    此事好办,大宋官家赵禥点头允了。

    法可统制愣了一下,他想起来了,那几个大商身边当年好像就有几个半大小子,他们真的很喜欢孩子呢。

    紧接着平章贾似道提到了第二件事。

    大宋官家赵禥听完了后,愣了一下,什么叫五年期无息贷款?!

    平章贾似道微笑着解释了一下……大宋官家自己都糊涂了,这天下竟然有主动无利来借别人钱钞的?!

    法可统制也有些迷惑了……我大宋缺了钱钞?而且那流求为何如此?

    两人都有些想不通……满脸的不懂。

    平章贾似道踱了几步,仍然微笑着说:“表面看来,用他们的话说,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他们可以更多卖出设备和材料,我们则可以借机修整了港口和道路……但是,无利不起早,他们还有不明说的深意,这个也可以看出来。”

    这个时候已近傍晚,有太监躬身进来,想要点上流求煤油灯。

    平章贾似道像是卖个关子一样,暂时停了话题。

    他拱手道:“官家,臣有一物献上,可令此殿亮如白昼……臣下已经试用过,没有安全顾虑。”

    大宋官家赵禥和法可统制都笑了,平章喜欢新奇玩意儿,人人皆知。

    一盏新型的馏金底座水晶罩的流求煤油汽灯挂起来后,那灯光顿时弥漫了起来,一片光明!

    噢!

    平章贾似道看到君臣两个人惊喜的四处打量,仿佛是两个好奇的孩子。

    他缓缓地说:“官家,他们的深意是……增加我大宋对他们的好感,以便多得到一些钱钞和好处。

    他们选的港口和道路,都是有一些货物出产的地方,而且他们以五年为期,索要回去的,都是所谓的流求纸币,他们如此做,是希望表明,他们的纸钞与我大宋的钱钞同样有用,呵呵,都是一些小心计。”

    大宋官家赵禥笑着说:“大宋如何能用他们花费……若是想要什么恩赐,为何不直接开口?”

    平章贾似道微微一拱身,说:“官家,他们离不开大宋,那些鞑靼军队对他们的压力太大……也许才过于殷勤地待我大宋。”

    提到鞑靼军队时,那殿上的流求煤油汽灯似乎都黯淡了一下。

    大宋的老百姓可以不关心北方地区的事情,很多大臣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可以不关心北方地区的事情,但是相关的人员却不能不关心。

    当然,枢密院和兵部也许都把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北方,没有人关心海外发生了什么,如果解释起来,这也算是一个可以拿出手的借口。

    北方的情报流水般地送到了应该去的地方,也许在大宋相关人员看不到的地方,南方的情报也流水般地向着北方应该去的地方去了。

    北方的形势扰动相关人员的心思------说大宋的人全是沉湎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那是胡说了,当初无可奈何就是军事上力量打不过人家,啥借口也不用找!

    大水牛成为了狮子的猎物,你不能从大水牛身上找其它的原因,就是一个原因,大水牛的犄角敌不过狮子的尖牙利齿!

    丛林社会,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几十万鞑靼大军陆续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他们分别驻扎在涿州城、真定路的某城和大名路的大名。

    这三个地方恰恰是当年鞑靼强盗集团平安李檀之乱时大军出发的地方,很显然,鞑靼强盗集团的目标是整个山东地区。

    但是大宋的有识之士还真的没有掉以轻心------鞑靼强盗集团联合起来了,他们组成这样一支大军,万里迢迢而来,哪里可能只为了山东一地?!

    对大宋最好的局面是,流求岛在山东半岛打败了鞑靼大军,他们打跑了他们才好!

    第二好的局面是,流求岛在山东半岛与鞑靼大军打成长久的拉锯战,时间嘛,最好是一万年!

    最不好的局面是鞑靼大军赢了,他们把流求军队赶下了海------大宋将直接迎对鞑靼大军!

    鞑靼水军还在四川北部不停地打造战船------这个让大宋还真没有办法抗议,其实抗议了也没有用,从来都是鞑靼强盗集团抗议别人。

    大宋政府只能严令地方军队,不得轻启战端,违者重重处治。

    所以,只要提到了北方,总有一些人心里还是有芥蒂,安不下全心。

    大宋官家赵禥的头又有些痛了,感觉可能是那灯光过于明亮了。

    法可统制的腰悄悄挺了一下,他总感觉自己早晚会和鞑靼人打上一次血战------听闻鞑靼人也用上了火绳枪后,他不得不想办法提高自己的装备,一直在努力,毫不放松!

    大宋官家赵禥的眼睛带着问计的意味,认真看着平章贾似道。

    平章贾似道喜欢官家的这种神色,他慢慢地说:“流求岛,就是不和我大宋提及什么,我大宋都要全力支持,而他们却一板一眼地与我大宋交往。

    他们信奉从商之法,这是好事,但是商人重利而轻义却又是人人尽知!

    老夫最担心是------他们会不会承受了鞑靼人的诱惑,要知道鞑靼人中,也是有一众擅于使用计谋的人。

    他们在西部所使用的‘李代桃僵’、‘假途伐虢’之计,端的是好手段!”

    平章贾似道的提心有他的道理。

    北方地区现在已经过了雨期,情况说他们的军资还算充足,但是三支大军却一直按兵不动,没有出现设想中的三箭齐发的情况。

    事迟则会有其变!

    法可统制欲言,平章贾似道温和地让他发言了,此子将来会成为自己的助力呢,焉能不给发言的机会?

    法可统制正色的说道:

    “在下以为不可能有变!

    先前他们在《流求时报》上已经宣布鞑靼强盗集团是他们的死敌了,而且在大小战斗中,消灭鞑靼军队无数------”

    平章贾似道微微一笑,此子还是少了历练。

    “有道是,听其言,观其行!

    其言也凿凿,其行也猥猥者,所见皆是也。

    你不知道他们私下里与鞑靼人做了交易?!”

    法可统制当时就呆了!

    当然,就算他这个层次的官员也不可能知道此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