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民族主义与身份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类中枪的人是蕃商。

    终于有人发现,对那些蕃商来说,他们还真不是认同华夏文明的民族,不说他们的肤色吧,单单就是他们的礼仪和宗教,甚至生活习惯都是大不相同的。

    当然,大家也都明白,这个没有必要完全一样,只不过是两类或者几类文明。

    慢慢地,有一些有心人开始大谈华夷之辨了------

    当然,前文说过,此时的大宋从上到下还是具有兼容包蓄精神的,虽然蕃商不属于华夏文明之列,但是,大家做生意挣些钱钞又有何不可?!

    说到不同的肤色和长相,这还不是主要区分,这个在流求岛上表现的最明显。

    张国安岛主先前买的那些黑白奴隶中,有的人已经取消了奴隶身份,人家已经挣出当时购买他们的费用。

    那些被“解放”的黑白奴隶已经成为了自由民,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去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但是,在多年的生活和劳动中,不管是被迫也好,还是主动也好,他们完全接受了华夏文明,最简单的证明就是他们极其认真享受华夏民族的一切节日,这一点,也许是和他们当年在那些节日里可以放假,也可以吃上更好吃的食物的原因有关。

    他们完全按照流求岛上的生活方式来生活,遵守流求岛上的法律规定,完全接受了流求岛上的文化要求。

    如果按照文化认同来看,他们已经属于标准的华夏民族。

    这些人的大宋话的听说完全没有问题,甚至其中有的人还会写大宋字,而且会欣赏也喜欢一些传统艺术。

    张国安岛主和他的朋友们真心不喜欢奴隶这种身分,但是,又不得不容纳,只能在自己的范围内,在一定期限内解除他们的这种人身关系------他们不是想要做榜样,只是他们看的远一些,奴隶的工作效率极差的,永远比不上自由民。

    他们就算是成了自由民后,他们难道就不劳动了?答案是肯定是不会的。

    流求岛上的生活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让人比较舒服的,而且这个地方可能更自由和有发展机会。

    只要不违背这里的法律规定,只要努力而勤奋的工作,基本上都能富裕起来。

    慢慢的,那些黑白自由民们有了劳动分工的区别。

    黑人自由民们在种植、养殖和编织方面有天赋,从事这些行业的比较多;白人自由民们在技术加工和手工业上有天赋,从事这些行业的人不少。

    一开始时,张国安岛主以为他们中肯定会有一些人踏上回乡的道路,毕竟现在的海贸非常多,几乎毎天都有几百艘海船停靠了流求岛上的各个码头,每天也几乎有同样数量的海船出航。

    但是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一个人也没有离开。

    后来他明白了,他们不是不思乡,而是流求岛也许是世界上最好挣钱,最安全的地方了,那些人还想着攒钱呢。

    他们现在与大宋一般的民众一样,也公开喜欢钱钞。

    他们都被给与了流求身份证。

    那身份证是流求风格的,用两片赛璐珞压制而成,里面的正面是“流求公民”四个大字,背面则是持有人的姓名等一些信息。

    里面特别有四句话:

    1、流求政府要求世界各方国家、权力、势力部门,务必给予持此证者通行的便利,给予持此证者合乎当地法律的配合与帮助。

    2、流求政府郑重承诺,无论是世界任何地区,在持证者面临危难时,凡是向持有此证者提供了合法和合理、善意的帮助者,必能得到相应的奖赏。

    3、此证仅能本人持证,请妥善保管,如若丢失请速补办。

    4、无论持证者身在世界何地,无论在何时,流求政府永远站在你的背后。

    他们不关心这个身份证会出现问题,在这个时空里,它就如同流求钱钞里的水印一样,可能没有人可以伪造出来。

    王德发主家说:“这几句话够硬气!将来会因为这几句话发生不少战争的!!”

    张国安岛主说:“如果我们连向我们交税的公民都保护不了,那么我们真是白混了-------”

    当然,发放身份证也不是谁都可以,至少要在流求岛生活定居两年以上才可以得到。

    大宋政府没有公开承认这个证件的合法性,当然也没有公开否认,这个时空,商人和行人,都是可以在大宋进行无国界行走。

    至少在大宋的境内,就算是蕃商也可以任意行走,根本就没有身份证一说,所以,在流求岛内,身份证的发放,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有它是方便,但是没有它也一样活着,一样可以全世界经商。

    正好呢,张国安岛主加工身份证的工作可以不用太急。

    身份证的重要作用,在以后才慢慢被人发现了。

    这个时候,那些蕃商中的回回商人比较显眼了。

    他们从饮食看上就与大宋人不同,不算长像,主要是在一些衣着和礼仪上,区别非常明显。

    当然,弄清华夷之辨,不是为了排斥什么民族,而是要搞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民族。

    这样才不会干出认贼作父的事情来,或者故意选择性视而不见,把人家的胜利也当成自己的,那样,自己的,也会很随便就变成人家的。

    弄清真正的历史和民族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许吧,这是一种可以跳出无限循环的办法之一?!

    总之,《流求时报》在小心翼翼地拨弄着民族主义这根神经,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甚至弄不好伤害自己更重!

    从来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张国安岛主为了慎重,有关内容都是要亲自操刀,而且还要给王德发主家看看,毕竟两个人的思想会更全面一些。

    王德发主家当时正兴奋呢,大宋政府一下子就派出来两百名聪明伶俐年轻人,声称要学习有线电报的收报方法。

    一开始时,他们开口就要架设从临安城到四川地区的有线电报线。

    王德发主家笑呵呵地给他们写了自己的要求,提出没有五年根本不可能!

    而且主要还是在技术人员上有需求,不仅要钱钞,还要诸多的物资。

    不就是首先要人嘛,大宋政府当时就派出了两百名经过挑选的年轻人。

    当然,执行力这样强大,还是因为大宋官家亲自命令有关系,想要让那些老朽的官员们认清此物的作用,那还真不知道要多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