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就食于敌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德培中队长最后清点战果时,发现他们的收获不小,算是超额完成了作战计划中的任务。

    他们俘获了近四百名奴隶,这里面还有很多造船工匠。

    队员们在堵住了另外两个出入口后,他们没有去追赶那些逃跑的家伙------他们在作战计划中本来就不需要太多的人手。

    那些逃跑的奴隶在波斯地区不会跑太远的,除非他们有船可以出海跑回家乡,否则早晚会被其它城市或地方上的地方政府抓到,要么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要么会被处死。

    只要他们生存在鞑靼强盗管治的体制下,无论跑到哪里,他们都永远是奴隶。

    张德培中队长有些遗憾的是,那个造船场的主管干净利落地被打死了,他和其它监工一样,由于穿着和行为与其它奴隶太不一样了,都被列为首先的射击目标。

    在那些奴隶中,他们竟然还发现了大宋人!

    有三个大宋奴隶见到了流求队员时,开始时他们没有敢张口说话------在他们眼里,那些士兵只是面貌上类似他们,他们的穿着,他们的武器,他们喊出的话都是不同于同族之人,所以,他们只是乖乖地蹲在地上,不敢多动一下。

    后来,直到那些人笑呵呵地互相交流时,他们才听到了一口正宗的大宋口音------他们才敢怯生生地打招呼了,说自己也是大宋人,只不过被冒充海盗的波斯海军虏了海船,他们也被俘虏了当成奴隶!

    一个流求队员把他们三个带到了张德培中队长面前。

    张德培中队长耐心听完他们的叙述后,好心说了一句话:“你们受苦了------”

    那三个人顿时嚎啕大哭,痛骂那些伪装成海盗的波斯海军,还指出自己还在乞失城看到过其他大宋奴隶------剩下的同伴还有得了疾病死去的,甚至被活活打死的------他们不把大宋人当成人来看啊!

    张德培中队长听了后,心里怒火中烧,但是面上看不出来。

    他平静而认真地说:“你会看到,他们会为他们的罪恶付出代价!”

    那三个人不哭了,指着那一堆死尸说:“我等看到了!看到了!!”

    张德培中队长摇头说:“这还不够------你别急,等着看!”

    那个波斯商人的手下对那些奴隶宣布了对他们的安排。

    从现在开始,他们要为流求卫队做事了,代价是,一般的力工,每个月五第纳尔,造船的工匠嘛,每个月十第纳尔。

    工作期限是三年,因为毕竟是流求卫队解救了他们------三年后,他们可以自由行事。

    没有一个奴隶敢于发言说话,他们以沉默的方式表达了听从安排的意思。

    直到他们吃了一顿流求特色的吃食后,他们开始有了些生气,悄悄议论了起来。

    流求卫队的吃食比较简单,鲸油油饼加上蒸咸鲸鱼肉,还有海带土豆圆葱汤。

    同时还有各种小咸菜,每一队队员还能同时吃上五个水果罐头。

    每隔上三天,他们还能吃上一顿黄豆芽或绿豆芽。

    当然,这一些对他们在陆地上的队友来说,真有些寒酸,但是可以负责任的说,他们是这个时空海洋上吃的最好的人群。

    当时,他们把自己的吃食都给了奴隶们,让他们吃饱了后再干活。

    至于说他们自己嘛------终于不用吃油饼了!

    他们在乞失船场的仓库里找到了几十袋子的面粉,当时马上决定午饭吃炸酱汤饼------其实就是炸酱面条,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求岛上流行起吃一种手擀出来的,然后用刀切成细细的面条,煮熟后用冷水镇一下,然后拌上用鸡蛋或肉丝炒出的豆酱,加上足够的辣椒粉和胡瓜丝、香菜叶------简直是一种美味啊!

    在海上,他们没有机会吃,但是到了陆地上,特别是夺下了乞失船场后,他们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吃上一顿炸酱面条了------那个仓库里的食材还很多,还可以炒上几样大锅菜。

    他们人人脸上带着欢气------船场的四周都布上了哨兵,而且他们当时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那些被他们强行招工的奴隶们一开始时怯生生地接受了白白给他们的加餐,但是吃着吃着心里就放开了,那些士兵对他们还算和善,只要听从他们的命令,没有人挨打,也没有人可能被杀。

    流求卫队发给他们的吃食对他们来说实在是美味,而且还管饱。

    鲸油油饼远远比干巴巴的麦饼好吃,那个汤水也比清水好,那汤里面竟然还有胡椒粉!

    大工匠萨比尔吃惊地对他的儿子小萨比尔说:“我的儿子,我一辈子这是第二次吃过胡椒粉------向真主保证,这汤里有货真价实的胡椒粉!”

    小萨比尔现在的脸色仍是苍白------刚才的屠杀,他在后面看得清清楚,太可怕了,那些人比野狗死得还惨!

    他亲眼看着那些尸体被一一丢到了船上,然后那些士兵押着几个奴隶划着船顺着河水丢到海上去。

    原本哀嚎的伤者,一个个慢慢地死去,然后仍被丢到海上了。

    如果不是他的父亲拉住了他,他也许会成为在海面上沉浮的一具尸体!

    小萨比尔喝一口汤,就在心里叫上一声,我的真主啊------和他们反抗与同和鞑靼人一样必死,不反抗还会有美食吃,更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还要给工钱,还真不少呢。

    他的父亲则在心里念叨着三年的时间------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至少有个盼头,总比在乞失造船场强,在这里,他只能盼着明天还能活着,而且明白自己在这里只能工作到死了。

    这一些奴隶第一次真正吃饱了。

    几个流求卫队的炊事员笑咪咪地看着他们不断地在打嗝。

    一个胖胖的领头的炊事员敲着镀锡铁皮桶说:“这些人真能吃,一下子把我们三天的存食吃光了!”

    另一个说:“队员们都吃够了,现在有了新鲜的食材,再吃会吐的------”

    随后,那些奴隶们开始被要求干活了。

    张德培中队长查看了一下乞失造船场的物资清单,他高兴地看见,他们在物资上的收获也许更多。

    他们得到了五艘正在建造的波斯战船,其中两条正在舾装,其余三条也建成了七成以上!

    还有若干条中小型的桨帆船,那些都是可以出海用的。

    事实上,张德培中队长更高兴缴获了上百吨的造船配件,无论是铁制品还是铜制品,稍微改动一下,就可以用在自己的船上。

    远洋的船队不怕没有吃食和淡水,这个时空,无论哪一支船队都会靠着海岸前行,随时可以到岸上补充那些。

    但是修船的配件可就不好说了------如果能在敌人那里得到,可太省自己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