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口头上的战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贾似道心里有些纳罕,知道自己平常不太注意流求岛生产劳作上的事情。

    比如大铁牛是何物件,他就不太明白。

    但是听到所谓的集中劳作会提高产出这一点-------他也是马上就明白为什么了。

    他的家里本来就有良田十几万亩,明白若是把人力和畜力集中起来经营,那当然比单打独斗的小户出产的多多了。

    当贾似道听到那里的田价仅为大宋民间田价的四成时,他的脸色不变,耳朵却悄悄动了动。

    “如此便宜,为何不见你们登在《流求时报》的广而告之上?”

    “我家岛主说过,此次售田,主要是售卖给大宋的几百家大户------所以,我可以着人一一走上门联络,用广而告之用处不大。”

    贾似道呵呵一笑,心里迅速转了一圈,说:“此事不必你们如此费心费力------我来亲自帮你们------”

    侯东方大使心里也笑了一下,张岛主果然预料正确,他们只要听到有上好的水田要卖,就没有可能放弃的!

    “那我替张岛主谢谢平章了------不过有个条件要事先说明,购买的水田不可以撂荒------耕种的水田,我们只收一成的税赋,撂荒的水田则要一成半!”

    “呵呵,你家岛主开垦流求岛不易,自称是岛主也无可厚非。你们多心了,有了水田还撂荒,那是暴殄天物------大家大户是不会做的。”

    贾似道发现自己还可以在流求岛的这件事上做些手脚,他完全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去售卖给一些大家族,这无形中又多了一个拉拢的手段。

    他再看向侯东方大使,心里更加多了一份喜欢。

    两人开始回归正题。

    贾似道试探着问道:“你们又需要大宋多少劳力?------现在不如以往,厢兵已经不多了。”

    这十几年来,天知道流求岛上哪里找到的那样多的活计,还总是从流求岛不久后就流传回大宋。

    连他贾家也开办了一家纺织厂,招了上百劳力。

    贾似道自己现在在官服之内就穿着用自家生产的棉布制成的流求式内裤和背心------还有流求式的棉线袜子,那袜子竟然还是收口的,穿上后不会从脚脖上下滑。

    侯东方大使摇摇头,现在劳力不是流求岛的主要问题,只要大宋仍然有让民众有自由迁徙的权力,流求岛能不能招更多的劳力,那就是本身的吸引力够不够大的问题。

    张岛主曾经说过,依靠行政命令只能是暂时性的发展。

    当然,先前流求岛宁可赔钱也要设置的几条所谓的大陆到流求的航线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侯东方大使看着一团和气,实则狡猾之极的贾似道说:“流求岛希望大宋能北上进攻鞑靼强盗集团!”

    贾似道看着锋茫毕露的侯东方大使,心里苦笑了一下。

    任何对外的军事行动都是国家生死之大事------岂能轻易开启?!

    侯东方大使大声说道:“我流求卫队在山东地区已经死死拖住了他们的主力!强盗集团在南方之地的军事实力已经十不存一------若是大宋此时北上,我流求卫队予以策应,两军为磨为盘,定能将鞑靼强盗集团碾成渣滓!!”

    “呵呵,你家岛主是这样说的?!”

    “------我家张岛主说大宋可以在贾平章的领导下,适当的时候开展一些需要的军事行动,以适应现在国内外的局势。”

    “嗯,嗯!张岛主不错------”

    这才对了嘛!

    两军南北参战成为磨盘?!那是年轻人的臆想------大宋的政局尚未统一稳定,各种掣肘层出不穷;流求岛实力偏弱,打来打去不过几万人,哪里可以孤注一掷?!

    若有一个不测出现,完全断送了前途!!

    但是,年轻人你知道否?

    战争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真正的行动,另一种是只在口头上打!

    什么是适当的时候?

    那正是在当下。

    什么叫需要的军事行动?

    那就是口头上的战争。

    试想一下,若是朝廷上下都在议论“即将”到来的战争,那么谁还会议论我,谁还会关心我如何整治敌对势力?!

    贾似道很快就结束了与侯东方大使的交谈------他当然向流求岛的张岛主提出了一点点的要求------这个要求绝对机密,它并未有形成文字,而只是口头表达。

    侯东方大使代表张岛主表示同意。

    他回到流求岛面见张岛主,叙述完整个经过后,认为自己并未完成任务。

    张岛主也呵呵笑了,说:“你完成的相当好!”

    这不是鼓励而是认可。

    张岛主自己明白,那个贾老狗能走出这一步已经是用了全力。

    他告诉侯东方大使,啃狗和娜娜已经结婚了------完全是按照家养小子的待遇,人人都知道张岛主从未把他们当成土著人对待。

    侯东方大使兴奋地说:“好啊,等我去看看他们------婚后的生活一定与我们不同了!”

    张岛主笑而不语,挥手让他去了。

    据说,两人结婚后,娜娜经常嫌啃狗做事总叽叽歪歪而揍他------当然,是在私下里,外人也当是不知道。

    张岛主对他的朋友王德发说:“贾老狗总以为他能控制了全局------我想让他猜得了开始,猜不到结局!”

    王德发有些担心,说:“他们贸然参战------会不会毁了我们的基本盘?!我们至少还需要大宋再稳定发展十年左右-------”

    张岛主说:“你还记得有关军队的义利之争吗?”

    “记的啊,那个有用吗?”

    “太有用了------若是大宋的军人们发现通过战争能得利,他们也许会比鞑靼强盗们凶------我们如果再给与武器方面的支援,天知道结局是什么!”

    有关军队的义利之争,是张岛主有意在《流求时报》上引起的争论。

    除去武器和军纪外,一支军队靠的是什么来常胜?!

    主流人员都认为是义------正义之师嘛。

    张岛主却借杨友行之口提出了利,认为义与利是一体两面,甚至认为在现在的阶段,多多强调军队要有利的一面!

    军队一定要通过战争得到利------当然,这利不是鞑靼强盗集团那样的任由士兵们烧杀抢掳,而是把利通过合理的分配方式,以各种各样的方法把利分配到士兵手里。

    比如士兵的补贴,战功和他们退伍后的物质待遇等等。

    有人提过,这是暴秦当年的做法。

    张岛主冷冷一笑,说:“我们不会按照人头来算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