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他们不是流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瓦岗寨军和新赤眉军两支义军很快就在滑州城地区成了气候,几个月内参与起事的人众竟然达到了两万人!

    其实是他们选择的时机好,起事时正是各个州县要交赋税的时期,这个时候北方地区正是天怒人怨的时候,人人都不会舍得自己的产出要交给别人,只不过没有人敢带头起事------以前敢于反抗的人早都被杀光了,没有了那样的人,剩下的全是心存不满,但是只能憋气活着的人了。

    但是,一但敢于带头,而且还很有实力的反抗组织带头起事了------那些原本要上交的产出很可能会回到自己的手里,或者进一步说,跟着他们干可能还会得到更多,那么,参与者便日众,而且还有从别处主动寻来的------两支义军很快就把他们的实力范围扩充到周边的州城地区了。

    一时间,方圆二百里之内官不聊生,无数上奏请求镇压起事的贴子飞快地奔向鞑靼强盗朝廷。

    甚至一些还没有被两支义军骚扰的州县出现了官员潜逃的现象。

    吕大队长的人手明显要比黄大队长的人手更熟悉周边的地理情况,所以由他们去担当四处骚扰的任务------黄大队长的人手则要忙于建设新瓦岗寨,他们要在原先的历史遗迹上建起牢不可破的堡垒。

    他们两个人当然明白,单纯守卫滑州城,等着鞑靼大军到来围上了他们,那根本就是陷自己于死地!

    他们是特工,是天生要流动的------但是,他们也需要一个基地。

    黄大队长在瓦岗寨遗迹上重新建起了周长四公里有余,高达三米的木石混合型寨墙,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携带水泥等物资。

    黄大队长命令在主要防御的地方架起了数十尊松木炮------那种武器好制造,而且火药容易携带------他们还准备了上百尊的备用品,为了安全保障,他们规定每一尊松木炮只准开五次炮。

    此物看着不起眼,但是真等到作战时,完全可以实现几十米范围内的无差别的面打击!

    他们还在周边的水塘和湖泊里置办了数十艘小船供来回交通使用------此处基地是最大最显眼的,但是还在其它的隐密地方分布着一些小型的基地,到时候可以用来侧应主基地。

    那些大小湖泊、沼泽和水塘边的芦苇及其几乎有一人高的野草,便是他们更广泛的防御设备。

    新瓦岗寨主基地的建设给了参与起事的民众莫大的安全感,他们中有的人还把自己的家人都搬了过来。

    黄大队长对此毫不拒绝,热情欢迎------这样的人才会是铁心跟他们走的人!

    他们在基地里放置了从四处抢回来的生活物资,那些足够几万人使用了------而且,他们还会陆续接到一些援助。

    在建设过程中,他们同时还早早打通了到黄河的重要渡口白马渡的道路------白马渡是黄河上南北交通上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渡口。

    这里本来有几十个河兵和一个巡检看守,他们负责渡口的管理与收费。

    那几十个拿着破刀破枪平常在百姓面前耀武扬威的武装分子在特工队员的眼里啥也不是。

    一天凌晨,黄大队长派出的二十名队名悄悄摸到了他们的住处,几乎没有用什么力气,几拳几脚就把他们都活捉了。

    这样,特工大队还免费得到了几十名熟悉情况的劳力------那几十个河兵在平常看守这个渡口时,总能从过往的行人或行商身上占到些许便宜,他们以前认为自己的小日子过的还行,但是没有想到他们后来会成了修建渡口的人。

    黄大队长亲自指挥他们配合队员们工作,把原先的木栈桥向着黄河中心加长了十余丈。

    此时的黄河比较清澈,流水量比较大,整个河面远比后世要宽广。

    那个河兵的巡检是一个活络的人,他虽然也被强迫劳作,但是他暗中观察黄大队长是一个一脸笑模样的人,不似恶毒,便想要一心靠近他,也好探听一下虚实。

    他小心翼翼地建议说,黄河上最大的河船也用不上那样长的栈桥------栈桥太长了费工费料不说,还容易被秋水冲毁,而且现在是马上要涨水的时节了。

    黄大队长笑呵呵地拍着他的肩膀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别急着先下结论,到时候你就明白了,我们的海船比你见的河船要大多了------这栈桥嘛,现在只是临时的,等着吧,不久后我们要修建半永久式的栈桥!”

    半永久!这话说的古怪------但是,那个巡检想了半天后暗自里哀叹------就是说,他们根本就不想离开这里了呗!

    事实上,黄大队长他们对那几十个河兵还相当不错,至少那些人感觉在吃穿上还真不错。

    他们同样顿顿都能吃到白面玉米面,还有一种装在铁盒子里的肉,那个好像是硬了些,非要炖时间长了才好吃。

    他们同样也穿上了棉布衣裳,还穿上了发给他们的什么胶底布鞋,不知道是什么胶,但是异常结实。

    听说等到了上冬时,还给他们发棉袄大衣------虽然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但是说是极为保暖,挡得住黄河上的寒风------劳作确实是累了些,但是这样的日子还过得去吧。

    那些人自称是新瓦岗寨军,其实应该算是流匪,但是------他们哪里像流匪呢?哪里有流匪如此善待人,还修建上了渡口?!

    可是不管怎么说,原先的检巡和河兵们都无法从渡河的行人或行商身上揩油了!

    那些人对想要渡河的行人或是行商还算好心,没占他们什么便宜,只是劝说他们回去,说是暂时不要过岸了,过去就便宜鞑靼强盗们了,不如去滑州城做生意,那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

    或者再等上一段时间,他们很快会替天下人赶跑那些鞑靼强盗!

    检巡和河兵们听了后目瞪口呆,那些人竟然还会有如此之野心?!

    好吧,他们才不关心这个-------他们关心的是自己无法收费了,这笔收入本来不少的!

    白马渡口是方圆百里内黄河上最大的渡口,但是在那个黄大队长的口中,好像这里是偏远的山区似的。

    黄大队长说了:“你们好好干活,等着以后发你们工钱,你们就知道了,那远比你们占人家小便宜得到的多!”

    黄大队长还说了:“等着我们的大船来了,你们就明白我们的实力了------好好跟我们干,到时有你们的好处!”

    黄大队长最常说的话是:“这天下是我们的天下,如何跟着鞑靼强盗作恶?!”

    那些人听了后仍是稀里糊涂,只是感觉黄大队长不光是一个面带微笑的人,还是一个有气势的人。

    等到他们看到了所谓的大海船来了,他们才明白黄大队长为什么会是一个有气势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