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流求大宪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岛主后来把两条已经经过适航并开始正式启用的明轮式和螺旋桨式机帆船分别命名为“流求公主号”和“流求王子号”。

    王德发主家笑呵呵地说:“才都是一百来吨的小船,叫这样好听的名子------将来上几千吨的咋起名呢?”

    张岛主意味深长地说:“名子不重要,我们要明确告诉大宋人,流求岛是不同与大宋的王国------”

    王德发主家想笑,但是没有笑,他知道他的朋友正在起草《流求大宪章》。

    王德发主家说:“好吧,流求王国的版图如何确定?再叫流求这个名子不太好吧?”

    “版图?那不急------我们发展到哪儿算哪。”

    这个时代,有太多太多肥沃的土地再等着他们去开发,确实不急着制订什么版图。

    “名子还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实力!”

    王德发主家点点头说:“如果宋子强他们不回来,就算我们只有双联120马力动力源的螺旋桨式机帆船,再架上十几座后膛火炮;然后在三千公里内,一次能投放两千名手持后膛式大栓枪的士兵,估计充当世界警察没有问题了,百年内无忧了。”

    张岛主拍拍他朋友的肩膀表示感谢,他为五十马力锅驼机的成功定型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一百二十马力,那将是更加成倍的付出。

    一两台机器绝不重要------关键是他亲自带出了技术工匠,哪怕他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王德发主家笑笑说:“你也不轻松,大宋那一块儿,乱事太多,你费心血。我呢,轻松多了,婆罗洲岛,张张口就能拿下来,菲律宾的几个重要地方,我也能派出几百人就搞定了------不用费心思。”

    流求岛需要婆罗洲的轻质石油。

    传回的消息说,那个文来河口地区,有的油井还是自喷型的,用木桶往回装就行------回到流求岛,很轻松就分炼出煤油。

    大宋民间有千千百百的大商大户红眼流求岛的煤油生意。

    菲律宾嘛,王德发主要需要那里的铁矿、铜矿以及一些有色金属。

    他们从那面世界带过来的矿产资料让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

    在王德发主家看来,流求岛除了缺大量的技工外,还极缺工具钢。

    他需要的模具,刃具和量具哪一样都需要------有时候,就算他用坩埚法炼出在胡厂长眼里是极好极好的“好钢”也不够用------他需要合金钢,哪怕是低合金钢。

    菲律宾地区在他的眼里则是有色金属的王国!

    他需要的si、mn、ni、cr、、mo、v等,那里都有极高品位的矿藏。

    他派出的人不需要占领大片的土地,只需要占据几个岛上的点------如果遇到土著,更好了,那是天然的帮手。

    眼下,他和张岛主一样的,对土地毫无感觉------整个流求岛南部的平原上,他们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开发出来,根本没有心思海外殖民,至少眼下没有。

    大宋陆上的土地更多!

    如此辽阔的土地上,竟然还没有一亿五千万人!

    两位朋友在两个方向上同时建设流求岛的未来-------

    流求公主号负责整条八道河的水运,偶尔顺着沿海到流求岛的其它城市。

    流求王子号则负责出东地区和流求岛的往来,偶尔还要去下龙湾拉几趟动力煤。

    两条蒸汽机帆船的出现,让无数海商瞪目结舌!

    特别是它们冒着滚滚浓烟进出码头时,轻松优雅地转向停泊,真如王子和公主一般让人瞩目!

    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两条蒸汽机帆船的制造,让张老实厂长和胡镇北厂长真真明白了它们的差距:明轮式绝没有螺旋桨式更实用!

    实践的结果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他们自己制订了加工比例,每建五条螺旋桨式,才可以建一条明轮式。

    两位厂长私下里还喝了点小酒------蒸汽机帆船让他们的友谊更深厚。

    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没有理会他们的生产计划,他们相信自己的两位厂长,就让他们发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精神吧。

    张岛主起草《流求大宪章》是有自己的目的。

    流求岛上的商人多,工厂多,有色人种多,流动人口也多,但是社会治安不错。

    流求岛上的巡警更多。

    张岛主的各种规定早就写在那里,每个被聘用的巡警都要求烂熟于心。

    张岛主说过,任何人都在规定之下!

    不管你信仰什么,不管你的人种是什么,更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来了流求岛就要必须遵守,犯到哪儿里,就判到哪里。

    理论上说,这应该是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状态。

    有人能适应,就此会安居下来。

    有人就不适应,认为自己走个路,排个队甚至撒尿吐痰都要被人管!

    张岛主明白这里的原因。

    其一,大宋这个民族对长辈及亲人,对朋友以及上下级,或在家里、族里等地都强调各种德或义或规矩,但是对在普通的公共场所的公德,却提及寥寥,基本上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他们对于公德管理肯定不适应。

    其二,也许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流求岛的将来会何去何从!

    只是当个富庶又管理严格的大岛?还是只是一个勤劳就可以挣钱发财的地方?

    他和妻子安静商量过,他们必须要明确给这座岛上的人一个未来。

    以《流求大宪章》的名义告诉他们也许是最好的方式-------民主制度?那是开玩笑-------流求岛眼下根本没有这样的土壤,根本开不出这样的鲜花来。

    建立皇权?那更是开玩笑了------那会让朋友处于何地何境?若是将来,另外的朋友归来,简直会被笑死!

    那就建立王权吧------张岛主对妻子安静说:“我们称王,也许会是天下最大的王,也许是为了以后不再有王了-------五十年,一百年,或是二百年,那就看我们最终建立起什么样子社会!”

    安静同意他的看法,说:“对!社会影响都是从上层传到下层的,我们不急。”

    张岛主确实不急,他参考着历史与现实慢慢地写着,力争完美。

    常州富商之子梁萧白就是不适应流求岛的人------想当年,他自认为那个叫什么王德发的家伙夺了自己的罗娘,一直怀恨在心,身上揣着把小刀,一心要捅王德发屁股两刀!

    但是,很长时间下来,他仍然没有找到机会。

    他的家族富有,缺钱时,只须写信讨之,家里也就随即寄来------常州到流求岛的客商也是极多的。

    他当然不用想着做什么生意了。

    直到最后,人家罗娘都生孩子了,他也没有找到机会。

    一日,他带着自己的小僮到酒馆里喝啤酒,郁闷之下,喝多了,回宾馆的路上尿急,便随处尿了起来------结果被巡警逮了个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