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沉默的力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许衡为首的汉臣们的计策终于起了作用,他们的大头目重视了。

    在金顶大帐中,大头目忽必烈和儿子真金进行了长谈。

    大头目忽必烈知道,这几年他过于亲近回回大臣了------这是不得以的,他要靠着他们筹集各种物资,他们已经不是过去的流动强盗团伙,可以随便抢随便杀,都已经建国了嘛。

    如果没有流求海盗们的出现,汉臣们的那些治国理念,他可以让他们施行一些------但是,流求海盗是扎在胸膛上的一把刀,不拨下来不行的!

    别说将来灭宋了,先自保吧。

    中原南部的匪患,那是小小的事情,不足挂齿------只要赶走了流求海盗,几千人马,就灭了他们!

    但是,汉臣们提到的民兵让大头目忽必烈打开了一个新思路:

    以汉制汉!

    事实上,鞑靼强盗当然会使用被他们征服的顺民了-------但那只是让他们当炮灰,攻城拔寨的时候,让他们去用生命消耗对方的防守力量-------

    但是汉臣们能主动怂恿儿子去剿匪,这还真是一个好事情。

    鞑靼强盗们不怕失败,但是,他们骨子里来是崇尚军功的。

    那些流匪正好可以成为儿子用来练手的靶子!

    大头目忽必烈对儿子说:“你可知我为何叫汉臣跪见我?!-------那些反抗我们的人就是污辱我们的人,必屠光;不在我们面前跪下的人就是不尊重我们的人,必杀之!”

    说到这里,大头目忽必烈仰天笑道:“汉臣们是最了解汉狗们的人,他们也确实学识渊博------你跟他们学习是对的-------但是,让他们行跪礼却是打断了他们的脊柱,那他们就今生今世只可为我所用!”

    用他们的学识管控汉人,污辱他们的人格,让他们在自己的面前卑微!

    此时天气已经变寒冷了,但是,太子真金的额头都要出汗了------父皇讲的与自己的老师所讲的,差距太大!

    金顶大帐里的煤油汽灯渐渐暗了下来,这是需要重新打气了。

    一个大帐内的侍女想去打气-------煤油汽灯传到大都的时间也不短了,许多鞑靼贵族和大户人家的仆人也早都会料理此物了。

    大头目忽必烈挥手止住她,指着煤油汽灯说:“那个宋本就如它现在一样,奄奄一息,唾手可得------我问你,是什么让它又明亮如初的?”

    太子真金想都没想地说:“添油打气!”

    “对了!流求海盗就是那添油打气之人------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太子真金重重地点头认同。

    大头目忽必烈不想多说话了,最后只是直白地说了两句:

    杀人立威,既后回来!

    太子真金喏喏地退出了大帐------大头目忽必烈挥手让那侍女重新打气。

    煤油汽灯嗤嗤地重新亮了起来,大头目忽必烈感觉那灯光有些刺眼了,他眯眯着眼叹气道:“如此机巧之物------流求人是如何做到的?”

    大头目忽必烈给儿子配备了两百名赤马探军及精心挑选出的八百名鞑靼骑兵勇士。

    赤马探军的情况前文早就说过,他们都是鞑靼贵族二代,高贵、勇猛而忠诚。

    不计其它,从此处就可以看出大头目忽必烈对此行的看重!

    理工男郭守敬担当这支军队的军需官------他的需求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满足,他研发的许多火器,几乎都配备给他了!

    亲汉臣的太子真金当主将,汉臣精英张弘范担当副将,儒学大师许衡担当军师,理工男郭守敬担当军需官,中原北部的大户大家族担当马前卒并提供内应------总之吧,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不可小觑!

    军师许衡在行军过程中对理工男郭守敬说:“若思,此行我等是天时地利人和皆占------人到中年,有此机遇,不易也!”

    理工男郭守敬一直在脑海里构思火器打击的阵法安排,这是一个新课题呢,没有好的先例,他只有好好想一想。

    所以,他没有听出军师许衡的深意。

    他不由得点点头,“同样”认为这次实战演习确实是一个排练火器阵法的好机会。

    中原北部的大户大家族势力极大,他们安排人员,借用各种地形掩护巧妙地将这支骑兵队伍带到靠近中原南部的一个山谷处隐藏好。

    同时,他们着人唤醒了所谓新赤眉军中的沉默的力量------新赤眉军中有许多是被打破了家园却又被强迫入伙的大户大家族子弟,哪怕是远亲,那些人也不甘心成为一名流匪。

    这种沉默的力量,一唤便醒,而且作用极大!

    简而言之,新赤眉军的一举一动,人马多少,甚至包括新瓦岗寨的情况,都被别人了解的清清楚楚!

    当得知两支流匪的埋伏计划后,太子真金和他的手下们制订了一个将计就计之策------

    吕大队长和黄大队长对此一无所知,比起此地的大户大家族来说,他们远没有人家解实际情况。

    当他们得到了“真实情报”,在郑州地区的一处必经之地安排好了埋伏,两支人马,一个在东北部,一个在西南部,他们准备到时东南西北全围堵一举将敌人拿下,听说对方还携有大宋贡奉的两百石煤油,那可是过冬照明的好物件!

    吕大队长和他的队友一样,伏在半枯半绿的草丛中,口中叼着一根枯草,耐心地等着派出的特工回报消息------按照预判,对方的队伍很快就会出现在路上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天空中传来“忽!”“忽!”“忽!”的声响!

    待他回头看去,他的瞳孔都缩小了!

    天啊,数十枚火箭在天空中滑行!!

    他当然在流求岛上看到过此物------可是不等他发出第二声感叹,那火箭已经开始滑落了!

    “快,快撤!”

    吕大队长的怒吼声终于随着第一枚火箭落地时的爆炸而响起来了------其实用不到他下命令,当时埋伏在道路西南部的新赤眉军们,就像一只只蚂蚱一样,嗖嗖嗖地从草丛或是小树林里跳了出来,他们漫山遍野地跑了起来!

    黑火、药火箭陆续落地后炸了起来------其实严格地说,称之为爆燃更准确,它的杀伤力不大的,主要是气势吓人,引发的火势也吓人!

    理工男郭守敬是主持火箭法阵的负责人,他在二百米远外认真看着这次的袭击效果,感觉不甚满意,似乎没有传说中的威力极大,万物皆成齑粉的效果!

    理工男郭守敬喃喃地说:“难道那流求海盗们还在里面装有它物??”

    太子真金哪里管他如何,他挥舞着马刀,高喝:“#¥¥#-------”

    随后,他身后的精锐的一千骑骑兵冲锋了-------那些逃跑的人,他们的后背将是善于骑射砍杀的骑兵最好的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