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文天祥的大局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在奏章里,文天祥知州从历史、社会和经济及其军事方面详细论述了北伐的必要性,他不同与先前的地方在于,他还从世界地理的角度上提出自己的一些新见解。

    比如,他提出可以联合埃及地区的马穆留克王朝共同北伐鞑靼强盗集团!

    同时还高度看中红海地区的商贸作用,认为那里或许是将来大宋商品出口的重要商道,毕竟那里是通往地中海周边的帝国的最短距离。

    当然,这篇奏章很是受了《流求时报》的影响-----有的文章直接被他拿来当成论据来使用了。

    如果张岛主看到这篇奏章的话,会认为这是史上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人。

    但是,看这奏章的人是贾老狗。

    那时的贾老狗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两次大胜已经让他飘飘然不知北了。

    交趾路和大理路,他一次可以安插多少官员呀,稍微磨炼一番,从中又可以挑选一些贾派人才了。

    事实上,文天祥是贾似道的学生。当年文天祥是考生时,贾似道可是他的主考官。

    贾似道还是比较看中这个学生的,正想着进一步提拔他。

    但是这封奏章让贾老狗恼火了!

    他是需要人才,更需要听自己的话,守规矩的人才!

    他一个小小的知州如何能妄议朝政?!

    妄议朝政就是妄议我贾某人!!

    他本想一杆子把他打到大理路去,但是想了想,这小子平常还算能干,现在不过四十一二岁,再历练个一二年便可重用了。

    他提笔写了一封回信,大概意思是,你小子不要只看眼前之利,北方可借用流求岛人牵扯住鞑靼强盗集团的军队,我们完全可以用蚕食的办法北进,让流求岛的人出血出力,我等只需要出些小利便可坐享其成。

    现在,南方的隐患已经消除了,再消化个二三年,我大宋军事实力上再积攒个二三年后再说------朝廷之上,岂有碌碌之辈?!

    贾老狗也表扬了他几句,认为他有大局观------但是要考虑站队问题,要守政治规矩。

    大概就这样的话吧。

    他当然不能借用有线电报来发送,却直接派人用密信的方法传送。

    知州文天祥接到密信后,认真读了几遍,突然哈哈大笑说:“平章己未鄂州之战何勇也,优柔寡断至此何哀也。”

    知州文天祥其实还是很佩服贾似道的战斗指挥能力------但是,攻打大理国明明已经告罪了鞑靼强盗集团,为何还指望他们放过大宋专去和流求岛打仗呢?

    何不北上,与流求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厘清中原后,一举打下大都!!

    所谓两三年后,天知道形势会变成如何!!!

    知州文天祥愤而辞官不做,用自己的家资招募了五百乡勇,一路北上,要去中原滑州-----听闻那里有新赤眉和瓦岗寨军,不好说就收服了他们一起北伐!

    前文说过文天祥本来就是富裕家庭出身,大宋时代,当官不爽便辞官不做也是常态。

    有钱人不用在乎那点俸禄------而且经商也可以致富。

    当他们一行人路过京湖地区时,却被吕氏军事集团派人留下了。

    文天祥还算是小有名气吧,吕氏核心京湖制置使吕文焕亲自与他交谈。

    两人在交谈中,文天祥详尽讲述了自己奏章的内容,并且做了一些发挥。

    整个场面上,都是文天祥慷慨激昂地谈论。

    期间,他复起又坐下,坐下又复起。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微笑着听他讲述-----事实上,他是接到了贾平章似道的有线电报,才专门堵住他的。

    他没有多言,但是心里明白,此人见识还是有一些的,但是,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带人去投奔新赤眉军和瓦岗寨军,远在千里之外的人都听说了他的行动------这样的人去战场上,岂不是找死?!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微笑着问道:“足下可知道现在鞑靼骑兵一共有多少?他们使用何种战术?”

    “------”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又微笑着问道:“足下可知道我军何以在交趾和大理屡战屡胜?所用何种武器?”

    “------听闻是火绳枪------”

    “呵呵,那你带着的那些人,手中只有哨棒,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以身死国尔!”

    “呵呵呵,履善不必如此------为国进忠,是我辈天职,但远远未到为国捐躯的地步!”

    “以阁下之意------便是坐看鞑靼强盗肆虐北国,坐失大势?!”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叹了一口气,此人是有些见识,但是真让他冒然去投奔新赤眉军,恐怕会害了我吕家好事,也害了他自己的性命!

    其实啊,他自己都盼着贾平章允他北进呢------中原之地,那里可以开垦出多少旱地啊!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微笑着说道:“这样吧,我吕家军正要进行秘密军演,愿请履善点评------不知可否?”

    文天祥当然愿意了,他从未看过什么军演,长长见识也是好事!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带着文天祥先到了参谋大营。

    文天祥看到那个大帐之中摆着一座台子,上面有平原、山川、湖泊、河流的模型,个个都是具体而微者。

    一个军官上前报告京湖制置使吕文焕说:“报告制置使,有敌骑三千,欲于山口甲12号处突进我襄樊平原,时间为四小时后!”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命令道:“命令骑兵一二大队与火统营马上拦截,勿必全歼来敌!”

    文天祥看到,有几个军官马上在那台子上摆设了一些物件,然后走马灯一样进出来起来,似乎快速地发出了命令。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带着文天祥又来到了旁边一座大帐,那里有几台有线电报机,一些年轻的士兵正在那里不停的发报。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说:“这里与甲12号山口相隔十余里-----现在他们应该得到命令,正在设置战场------履善,能否骑马?”

    “能!”

    于是,两个人带着十余名从骑前往山口。

    文天祥翻身上马后赞道:“好一匹高头大马!”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不在意地说:“此为回回马,都是我吕家用丝绸与瓷器换回来的------再有几年吧,我军可建成万骑大军!”

    一路无话,文天祥还真会骑马,他紧紧地跟在队中,快速来到了一处山包之上。

    众人都没有下马,一个从骑递给了文天祥一根单筒望远镜。

    文天祥早知有此物,但是一直没有见过实物,他高兴地接了过来,学着吕文焕的样子,抽出黄铜镜筒,认真向前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