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你们可真会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郭子仁关长领他去的地方是贵宾池,那里是一处处的单间。

    说那里是贵宾池,可不单单是有钱钞就能进入的地方------还要有一定的身份,不是大商大户,绝对进不来这里。

    现在的贾安,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开办水上青楼的贾安了。

    那个小厮为他们推开一处挂着龙泉牌子的单间,那里面竟是黄色大理石砌成的小池子,而且那里的黄色理石台面上还挂着一面银光闪闪的镜子。

    文天祥知道,单单看这镜子就价值不菲。

    那个小厮恭恭敬敬地问道:“郭关长,是要我大宋女、高丽女还是倭女、波斯女,回回女侍浴??”

    郭子仁关长说:“我这个朋友想必没有用过异域之女,来四个波斯女吧------她们都能听懂大宋话?!”

    “能能,她们都是经过训练的!”

    那个小厮出去后,不一会儿进来四个光溜溜的碧眼黑发波斯女。

    她们熟练地帮助两个男人先冲浴------文天祥以前年轻时也由过女子侍浴,但是被波斯女陪侍还是第一次。

    这四个波斯女除了眼睛与大宋女子不同外,好像身材上还比大宋女子丰腴多些。

    郭子仁关长不理会文天祥了,他开始与服侍自己的两个波斯女子嬉笑起来,只见他不时捏一下,摸一下的,三个人不时闹成一团了。

    冲洗完毕后,四个人进到池子里,水温正好。

    一个波斯女洒了满池子的玫瑰花瓣,另一个取出可以在水面上漂浮的酒托,上面摆着一个瓷瓶子和两个玻璃杯子的葡萄酒。

    那酒的颜色红的正艳,正好与玫瑰花瓣互相映衬。

    郭子仁关长说:“为何只有两杯?你们也喝嘛!”

    一个波斯女妩媚地说:“奴妾不敢,只想好好侍服好大官人------”

    “不要这样------”郭子仁关长拍了一下那个波斯女的屁股说,“去,再取四个杯子吧!”

    那个波斯女拿来四个小瓷杯,小心的倒好了酒。

    这期间,郭子仁关长对文天祥说:“我和兄弟古剑山经常来这家------因为这家离我张岛主家里远,他不可能来这里的!嘿嘿------”

    文天祥说:“看来你家张岛主家教甚严-------不过人在年轻时可以适当放纵自己------只要不过分!”

    郭子仁关长仰身躺在一个波斯女的怀中,让她为自己按肩,另一个则在给他-------按腿。

    玫瑰花瓣下,看不清楚是否还有别的动作。

    郭子仁关长连忙说:“是极,是极!我只是偶尔来这里快活一下,大多时间,我还是回家的!

    嘿嘿,我家张岛主说过,不爱回家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侍候文天祥的两个波斯女的手越来越不老实,一会儿就让文天祥有感觉了-------郭子仁关长似乎察觉了什么,他说:“好了,你们只是侍浴的,别挑逗我朋友------”

    那两个波斯女嬉笑了一声,也不乱动了,只是好好替文天祥按摩。

    她们的手法不错,文天祥感觉浑身舒畅。

    喝了几杯葡萄酒后,郭子仁关长令她们取来对襟棉布大氅和便鞋,伺候两人穿好,然后便让她们离开了。

    文天祥感觉有些不上不下的------

    郭子仁关长笑呵呵地说:“她们只是陪浴的货色------动了她们吧,只会乱叫,没有情趣!

    我带你上二楼吧!”

    他们上了二楼后,文天祥看到一个台子上,有两个大宋女相扑正在对搏,她们的脚下全是钱钞------台下坐着的全是男人,而且都是穿着棉布对襟大氅,正在呼喝着往台上抛钱钞。

    那两个女子穿着甚少,而且好像极易撕裂------不一样两人就几乎光了身子!

    众人都开始嚎叫了!

    郭子仁关长看都没看她们几眼,便穿过了这个大厅却了另一处地方。

    他在路上说,先前,安主家不让她们公开表演,她们便跑到这里来讨生活------这都是寻常人喜欢的节目。

    说话间他们到了另一处大厅,这里的台上几个穿着异装的男人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只不过那音调与大宋不同。

    此间大厅里吸烟的人不少,那味道掺杂在一起时让人感觉怪怪的。

    郭子仁关长说:“这里是天竺舞娘表演的地方,想必你没有见过,我们在这里坐坐。”

    两人寻了个桌子坐好,让小厮拿来啤酒、花生米和辣条,又摆了一些瓜果。

    文天祥在赣州城时,见过啤酒的广而告之,但是却没有喝过。

    他端起玻璃杯子,像郭子仁关长一样大口喝了,却感觉味道不对,有些苦了------那啤酒泡沫还挂在了他的长须上!

    他勉强咽下去,然后捋了捋长须,有些狼狈。

    郭子仁关长笑道:“不习惯吧?我刚开始也不爱喝------后来我看我家张岛主每天必喝,想必此物定有它的特别之处,果然,喝过几口后,就能喝出那种大麦的香味了。

    我家张岛主说,此种酒四千年前便在埃及出现了!”

    四千年!我怎么从未见过?莫非比三皇五帝时还久!

    郭子仁关长看到文天祥的惊奇样子,他不在意地说:“张岛主还说我们的先祖是从中东那里迁徙到这里的呢!反正我从未见他说错过------看天竺舞娘!”

    文天祥的惊讶被天竺舞娘的舞蹈打断了。

    只见六个舞娘上身和下身穿着极少,脸上却戴着面纱看不清模样------她们跟着怪怪的音调左舞右扭,倒是也挺有情调,偶尔动作过大,她们便露出一些私密之处,让台下的人呼叫不已!

    这时候,先前那个小厮悄悄来到郭子仁关长的面前,递上了两个新烟袋锅,然后神秘兮兮地说:“郭关长,这烟丝里掺有天竺带来的极乐草------吸食起来特别舒适!”

    郭子仁关长顿时来了好奇心,说:“这就是你说的新物件?!掺在烟丝里吸食------我可告诉你,可别是另一种烟草,小心我算你走私烟草!!”

    “啊呀,我的郭关长,绝对不是烟草!若是另一种烟草,我哪里敢拿出来给你看啊!

    这就是天竺极乐草------听闻那里的人吸食了几千年了,让人轻松的很!”

    郭子仁关长听完后乐了,对文天祥说:“尝尝吧,看看怎么个极乐法!”

    那个小厮高兴地给两个人点上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