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大元必是最大赢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弘范再醒来时,他发现竟是自己的一个手下给自己喂水。

    他看见他正是穿着那可怕之极的绿色的衣服!

    他虚弱地说:“多久了?莫非------你投了海盗?!”

    他的手下低声说:“将军已经昏迷两天了------他们不是海盗,他们是流求卫队------我不是投了他们,是我等都被他们俘虏了,他们审讯我时得知我从过医,便让我来照料病号-------”

    病号?这是什么称呼-------张弘范闭目养神,方才想起自己失败的结局------确实被他们打败了。

    他闭着眼睛问道:“我大军战果如何?”

    “大败而逃------不过好像我等没有性命之忧了-------”

    是的,一次连续吊死六百人后,其余的鞑靼大人都送去挖煤了,像他们这样的人不仅供吃供喝,还换上了新衣服。

    如果再杀我们,就有些浪费了。

    “二十几万精锐,怎么会大败而归?!”

    张弘范刚想要坐起身子,但是一阵剧疼让他不敢动一下。

    “确实是大败------听说那鞑靼统帅已经被烧成骨头渣子,没有人识得出,被迫去收拾战场的柳二郎说,战场上全是尸体,都是要论堆来算死人。

    流求卫队的火箭又多又准又狠,柳二郎说他亲眼见连钢刀都在一直燃火,一个时辰都不灭!”

    钢刀都被点着了?我的天啊------张弘范无语了。

    他的手下讨好地说:“将军,这里有肉肠和水果罐头,说是病号饭,像我这样的人没有的------不知你想吃哪个?小的马上就给你拿!”

    张弘范浑身无力,更重要的是他的心已经掉进了万丈深渊。

    “你都吃了吧,给我一些水喝就行了-------”

    他的手下高兴了,这些日子,他总是吃大饼子就咸鱼,就咸土豆泥,喝海带虾米汤,感觉嗓子眼都粗了------水果罐头可是美味呢。

    可是日子总得过下去,总得吃饭,伤口也总得要好。

    张弘范可以下地了,还可以四处走走,原来这几排木房子区域是个医疗区------该死的,他们军营弄成这个样子!

    院子里还有其他刚好的重伤者,他们像自己一样脸上被刮得干净,穿着白色的流求式衣服,也都穿着拖鞋。

    有几个是他原本的手下,见他来了,马上围过来问安。

    张弘范发现原来留在丘陵里的受伤的人都出现在这里了------真是一网打尽啊。

    一个手下向他报了好消息,说有一个军官说了,等他们伤好,就把他们都送流求岛去劳动,不仅给好吃的,还有一定的工钱,在一定的区域里还可以自由活动------绝不是暗无天日的坐牢,也不是会要人命的苦役。

    “那个军官说了,若是学会了些技术,挣的钱钞绝对会比在鞑靼人那里当官挣得多!

    技术改变命运!对,就是这句话!”

    另一个马上补充说:“------有个三五年,还可以把钱钞带回家,那可是流求钱钞啊!”

    所有人马上都是一脸向往的样子,没有人再说话了。

    张弘范哼了一声,一点点钱钞就能变成这个样子??

    流求钱钞在北方民众心中同样是值钱的,它可以用来买到更好更便宜的物件。

    大宋民间和北方的商贸交易从来就没有停过。

    张弘范是大家族出身,当然看不上手下的人如此样子,但是他可以理解。

    但是他不理解的是,只是为了让他们劳作,就花费这样多的精力来救他们?

    他看到有的人腿还被砍掉了一截,也不知道如何会活下来的!

    这样的人活着有何用处?!

    张弘范有些伤感,他还以为流求海盗是想感化自己,让他主动入伙呢,他连堂堂正正的大义之言都想好了------原来只是让自己去劳作!

    这时候,有一个海盗在铁丝网外喊道:“你们这里谁能识五百字以上?!”

    张弘范坚定地举起自己的手。

    那个海盗却骂道:“狗鞑靼人真可恨,看看北方人的识字率多低!”

    他从挎包里掏出一叠报纸,说:“这是新来的《流求时报》,你一个人看吧,最好念给他们听!”

    他从铁网眼里塞了进来。

    张弘范被他的骂声弄糊涂了,看了看周围,方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人举手。

    有手下讨好他,屁颠屁颠地跑去拿来,双手递给了张弘范。

    好吧,识字的人少------毕竟不是好事情。

    太阳升高了,有些晒人,张弘范拿着报纸慢慢走回自己的木房子,别人都是好几个人住一间,自己却是一个人独住,看来海盗们还是高看自己一眼啊。

    他的心里有一丝安慰。

    张弘范看了好一会了,连广而告之都看完了,心里很是沉重。

    他又走出木房子,却发现那一群人仍然等在那里。

    一个手下小声说:“那什么-------上说什么?”

    张弘范冷笑道:“流求海盗在报纸上妖言惑众,挑拨鼓动大宋与我大元的关系,说要趁我大元危机之时,来个什么最后一战,哼哼,我大汗是千载难遇的圣君,岂能是他们所觊觎的?!

    我看报纸上所言,大宋定是怕的要死啊,呵呵-------”

    众人一脸的欣喜,纷纷说:“谅他们也不敢北上!我大元铁骑天下无敌,非吓尿他们不可,若两国交战,我大元必是最大赢家!”

    张弘范看他们欣喜的样子,确定自己千万不能告诉他们不好的消息。

    从那报纸上他看到了此次交战中大元的战损,天啊,要了我大元半条命啊!

    还有那伊尔汗联军,竟然私下就撤军西回,还差点与大汗发生龃龉------大都城已经是混乱成一片了。

    此时,若是大宋趁机北伐,流求海盗在旁边侧应------我大元必将难逃此劫!

    他马上去找来照顾自己的也是穿着绿衣的那个手下,悄悄问道:“你可以出入这个区域,你看他们在做么?”

    那个手下也悄悄地说:“他们的火铳送来的越来越多,小的看到那些各样杂种的什么冲锋队都开始人人一把,正在练习打靶呢!”

    此事不好啊-------

    “你可否能联络上那个柳二郎?”

    “不可。他在食堂区作活,除非我等偶然在铁丝网边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