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身在流求营,心在我大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两天,张弘范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身在流求营,心在我大汗的滋味不好受啊!

    他想到过纵火,来它个火烧连营,但是他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每一幢木房子虽然连成了排,但是排与排之间间隔太大------除非他能引来天火。

    兵变?他去变谁?他拿什么去变?!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对方的火器库在哪里!!

    第三天,一个军官来找他了,说是知道他们领着人偷袭的头目,现在他可以出院了,仍让他当头目,不过是引领第六劳动大队,人数一共一千人,并非全是他原先的手下。

    要他担起劳动大队的管理工作,要在劳动中重新做人。

    张弘范听完后,有了主意,他马上跪在地上,说:“我张弘范愿意投奔流求卫队,甘愿到战场上战死,以求马革裹尸而归!”

    那个军官马上让他站起来,说是流求卫队不是鞑靼人那面,没有跪礼。

    张弘范以头抢头,说:“小的不才,也领过数万兵马------甘愿到流求卫队当一个小队长!”

    那个军官哈哈大笑,说:“我从军三年,识字数千,不过才是一个小队长------你这张口就要当小队长,真是笑死我了!

    我问你最简单的问题,五人制散兵做战,如何配合?火箭火炮发射的角度与风速如何计算?每个队员一天需要多少热量可以达到合适?”

    张弘范顿时沉默了,但又说:“我可以从小兵做起!”

    “不行啊,你年纪超龄了-------你在鞑靼人那里领兵数万,到这里只适合带一个劳动大队。”

    张弘范当时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又无从反驳,不得不听从了命令。

    到了要出发的时候,张弘范发现,自己的队伍里竟然还有拄拐的断腿者和缺胳膊的人!

    那个小队长说:“残疾人怎么了?他们一样能劳动,就看你这个头目怎么安排!”

    好吧,你说的算,我一切听你的!

    等到正式出发奔向海港,他才发现,一共有二十几个像他这样的劳动大队啊!

    他们浩浩荡荡地走在大路上,只有几百个骑马的队员来回在看管他们。

    张弘范领头走在路上,他恼恨身后的人在快乐地聊天,说什么这个钱钞那个钱钞的。

    他回头怒吼道:“行军之时,哪里可以随意喧哗!”

    这一嗓子饱含着各种愤怒,一下子让他的大队静了下来,他确实领过数万人马,自然有一种威严。

    后来,等到了青岛海港时,他带的大队还受到了小队长的专门表扬。

    在青岛码头看到了专门运送他们的十余条五桅大帆船------他顿时不会说话了,这是他见过的最大的海船!

    它们足有二十几丈长------从码头上看去足有三丈高,那主桅杆要比他的腰粗多了,它们还都没有升帆,天知道那帆会有多大!

    而且远处竟然还有比它们高大的七桅海船在航行!

    那乘风破浪的气势天然就有一种压迫感------第六劳动大队大头目张弘范迎着微微的海风而立,却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他都能听到他手下的人正在倒吸凉气。

    天哪------

    他身后的那个小队长骑在战马上,他得意扬扬地说:“我大流求岛还有无帆大船,听人说,像这样一千五百吨的五桅两千吨的七桅海船早晚会被淘汰------”

    淘汰!?

    -------你啥也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张弘范坚决不回头与那个小队长说话,但是他还没完没了呢!

    “这些只不过都是些民船------我们的战船比它们还壮观,早晚会到渤海登陆,抓了鞑靼强盗大头目-------”

    张弘范不理他,他向码头的西边看看,那里一眼望不到边的都是海船,那些林立的桅杆在海浪中轻轻颠簸着,数量要比码头上的人多了吧?

    那个小队长也向西边看,说:“那地方是专用的煤炭码头,正等着焦炭到港呢------鞑靼狗强盗杀了我北方那么多汉民,此仇岂可不报?!”

    张弘范不理他,他向东边看了看,那里的吊杆个个都冒着白气,不停地摆来摆去,有吊运物件上船的,有下船的,似乎无数人在那里忙乱着。

    那个小队长也向东边看,说:“那里是商船区,呵呵,许多海商也学我们用集装箱运送货物了,装货卸货都方便的很。”

    张弘范用自己坚绝不回话的背影让那个小队长闭嘴了,只听见他骑着马走了。

    他偷眼看去,见他在马上和一群身着蓝色军服的人交谈了几句,还递给那蓝服军人一个本子。

    那人看了看后,用个什么东西在上面划了两下又还给了那个小队长,两人互相敬了个古怪的军礼后,那个小队长终于骑马走了。

    那群蓝衣人来到了他们的跟前,全都散开了,只听其中一个人用个大喇叭高叫着:“

    从现在开始的两天三夜,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听从我们海军的指挥!

    让你吃你就吃,让你睡你就睡,让你坐你就坐------凡不听从命令者,一律抛入大海,我们没有陆军他们那么仁慈!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

    不许随便大小便,要先报告,到船上指定厕所------

    不许随便走动------

    不许随便谈论女人-------

    不许-------

    不许-------

    张弘范感觉那个小队长为人还好点,他的心里有无尽的羞耻。

    这时,所以人都看到了,从远处“咚!”“咚!”“咚!”跑来了一队蓝衣士兵,他们同样是端着带有刺刀的火铳,小跑的姿势非常整齐,仿佛如同一人。

    他们跑到他们面前后,自动分成二十几个小队------他们是看管这些人的。

    这时那些海船陆续都放下了很多跳板,那些蓝衣士兵身手敏捷地上了海船。

    张弘范看那个发话的人这时拿出一个黑色镜片的眼镜戴上了,他的嘴角露出狰狞般的笑容。

    “所有大队长听着,你们两大队人上一条船-------一二大队开始上船!”

    张弘范低下头,他才应该是发号施令的人,但是眼下只能忍了。

    轮到他时,他带着自己的人上了高高的大海船,他看到那些平民水手们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们。

    那些站在甲板上蓝衣军人,他们端在手里的刺刀格外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