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种难以言表的痛
    ..,

    等10、11、12号机帆战舰赶到鸭绿江的上游时,鞑靼骑兵正在岸边休息,很明显,他们已经取得了大胜。

    三条机帆战舰左舷的第一轮齐射战果不错------不过那些鞑靼骑兵的反应远比鞑靼战兵的反应神速,他们像兔子一些敏捷地翻身上马,有的还搭弓射箭来还击了!

    有的箭竟还能射到了船舷上,箭头插在了船板上,箭尾生生做响!

    好家伙,这足有八十米的距离了------在炮手装炮的期间,流求海军陆战队动手了,他们排成三行,整齐的站在船舷后,齐齐的开始轮射!

    那些身手敏捷的鞑靼骑兵马上就承受不住了,他们身边倒下的兄弟让他们明白,与火器对射,那是找死-------他们呼号了一声,马上开始干净利落地撤退,毫不迟疑!

    等炮手们装好第二轮火炮,他们全都跑掉了!

    第十号机帆战舰的舰长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吧嗒下嘴说:“行啊,那些骑兵不一般呢,咱们没有打死多少------”

    他的副手说:“反应迅速,决策果断,果真是我大敌啊!”

    “我海军哪里管他们如何?我又不上岸与他们对攻!”

    他们跑了,那些在江中的鞑靼战兵却跑不了。

    三艘机帆战舰在江面上开始了碾压,连一发子弹都没有浪费。

    等他们想对付对岸等着过江的鞑靼战兵时,那些人也早都跑了,可惜船不能上岸追。

    此时江面上几乎都是碎木板和在扑腾的人,直接淹死的他们不管,但是活着的不能不抓,都是上好的劳力。

    他们吊下刀鱼式冲锋舟,开始江面抓俘了。

    这真是大象踩蚂蚁一般的战斗!

    第十号战舰上的副手对舰长又说:

    “------岸上那些战马怎么办?”

    舰长马上想起来了,说:“对啊------那才是上等的收获,不能不要!”

    那些鞑靼骑兵跑的时候,还有好多战马都被拴在了树林里------

    三个舰长最后决定,派出一百名海军陆战队队员上岸去领马,他们则先送俘虏回去,然后再回来接马------那都是自己的收获,可不能便宜了高丽人。

    但是,他们刚刚出发不久,猛然听到了海军陆战队的枪声,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

    第十号战舰的舰长,脸都变色了,定是鞑靼骑兵偷袭我的兵了!

    三条战舰不敢向那个方向开炮,怕伤了自己人,马上又吊下一百名队员,快速去支援!

    等支援队员赶到时,那些敢于偷袭的鞑靼骑兵早都撤退了!

    妈的,跑的真快!!

    原来那些鞑靼骑兵并没有跑远,他们放弃了骑马,悄悄躲在树林里偷窥------当他们看到海军陆战队员竟然登陆后,当然高兴了,他们是海盗,水上行,但是这陆上嘛,是他们的天下!

    于是,他们躲在树林里,等着对方靠近。

    但是,对方似乎不是深入到树林里抓他们的,而是去摆弄那些拴在树干的上破高丽战马!

    他们不得不悄悄走出来主动去靠近对方------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很机敏,竟然提前发现了他们!

    于是,双方打起了一场遭遇战!

    他们还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海盗在陆上竟然也如此能打!

    树林里的树木让海军陆战队的大栓枪减少了距离上的威力,同样,也让鞑靼骑兵的弓箭发射失色不少。

    双方很快变成了混战,开始硬对硬起来,变成钢刀对刺刀的对杀!

    鞑靼骑兵马上发现这场混战他们不合适,树林让他们的人数发挥不出作用-------而对方与他们面对面厮杀时,那些海盗总是能找到机会先开一枪,然后再用短矛一样的刺刀与自己拼命!

    而且,一个鞑靼骑兵磕飞了一个小军官模样的人的火铳后,他本以为轻松砍死对方,但谁知道那人马上掏出一把短火器,一枪就打死了他!

    还有不知道是从哪里投过来了一枚手榴弹,那爆炸声太大了,与他们听过的不一样,让人眩晕!

    又一声呼哨,鞑靼骑兵回身钻进树林里就跑了。

    增援的队员们这个时候赶到了,追不追?!

    一个小分队长喘着粗气说:“莫要入林-----让高丽人去追杀他们吧,快查一查我们的战损!”

    等到三个舰长又带人上岸时,他们的战损查出来了。

    战亡十九人,伤三十二人-------

    我的天啊!

    三个舰长一起摘下了军帽,眼泪都快下来了,海军陆战队员个个都是挑选出来的精英!

    无论训练还是待遇,他们都是军中最好的!!

    竟然就这样和一群野蛮人交换了生命?!

    撕心裂肺的痛,让他们终于明白了张岛主不许让他们上岸和鞑靼骑兵来个什么热血厮杀------他们要的只是碾压,只是打死对方!!

    第十号战舰的舰长沉痛地对另两个舰长说:“我单独承担这个责任------不要争了,先回去禀报王队长吧。”

    一行人抬着死去的兄弟,扶着伤者,默默地回到了机帆战舰上。

    那三条战舰在顺流而下时,反而似乎更加缓慢了,发动机的声音都像在呜咽。

    在离他们五里远的地方,一个鞑靼骑兵跪在地上,他双手举向上天,大声怒吼道:

    “#¥%%……&*——!”

    他的意思是,长生天啊,你竟不保佑我们了吗?!

    其余的骑兵也都面有戚戚之色------他们都是赤马探军啊,是真正的贵族子弟,是大汗最锋利的钢刀!

    可是他们竟然战亡了一百零二人,伤了二十七个人!

    如果说在岸上被炮杀、枪杀损失了他们的副统帅阿不里花和其它的七十几个兄弟,那算是被偷袭了------可是啊,他们偷袭上岸的百人队,竟然能损失二十几个人!!

    他们都是从六岁开始在马背上训练的,不知道用坏了多少弓,也不知道用坏了多少钢刀-------

    一种难以言表的痛在赤马探军的心里弥漫着------

    当时,王玄彬队长目送走他的三条战舰后,那岸上已经完全由高丽军控制了。

    他吊下刀鱼式冲锋舟,只带了四个卫兵,登上了岸。

    毕竟,他可能要长久与这里的主帅配合,所以嘛,该给的面子要给。

    满脸鲜血的金正植主将也笑呵呵地过来,流求海军来晚了一些,但毕竟帮上了大忙,要好生相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