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 金正植将军有事要谈
    ..,

    海达里牙统帅正在郁闷中时,他的战兵和骑兵们陆续回来了一些。

    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副统帅阿不花里怎么样了,他们的战力不容置疑!

    但是,他的损失就有些大了。

    他和他的手下将领围坐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打法。

    如果不胜而回大都城,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首先是如何报告军情------众人七嘴八舌说了起来,全都是痛骂流求海盗,他们认为这正是流求海盗的狡猾才让他们失败的,明明可以打胜的!

    嗯,这是实情。

    海达里牙统帅确定了这正是流求海盗给他们下的圈套!

    如果几十万大军都打不过他们,自己这些人马更不用说了。

    他召来一个手下,把军情编成了歌谣,让他回去禀告大汗。

    那歌谣的大概意思是,他们遇到很多很多的流求海盗,是他们设下了陷阱,让我们遭遇了挫折,请求大汗再派出人马带着火器来这里平叛!

    接着又有手下说,他听士兵们说,再往鸭绿江的上游走,那里还有许多留着小辫子的异族,他们还算是勇猛,不如多抓上一些来,然后从北方的山岭间穿越到高丽国!

    就算战马过不去,也不怕------只要遇不上那些可怕的怪船,其它的就不用怕了!

    海达里牙统帅想了想说,我听说那里的山岭是猴子都过不去的地势------

    他的手下说,那些留一根小辫子的人也许知道路,我们死在高丽国也比死在大汗惩罚的怒火中强!

    这也是实情。

    海达里牙统帅再也不想见到那些怪船了,他就不信那些怪船能上岸,能上山?!

    他带着他的军队悄悄北上迂回了。

    王玄彬队长和他三个舰长终于等到窗口时间,他们发出了电报,如实说明了情况。

    不到十分钟,他们收到了从登州发回的命令。

    还好吧,郭勿语大队长没有过多的指责他们,认为他们打了一场胜仗,但是损失是不必要的,这一次功过相抵了。

    王玄彬队长和他三个舰长长长舒了一口气,只要不记过就行,战功嘛,有的是得到的机会。

    他们四个人都相信,以后用到流求海军的地方多的是。

    高丽军的细作报告说找不到残余的鞑靼强盗了------也许他们吓回大都了?

    但是,这些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那是高丽人关心的事情------就像他们在剿灭剩余的鞑靼骑兵时损失惨重,据说还是让不少鞑靼骑兵跑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子。

    王玄彬队长真的无法理解高丽人,他们比对方更熟悉地形地势,人也远远比对手多,可是竟然能让鞑靼骑兵跑了一些。

    王玄彬队长的表情让金正植将军不满,他脸红脖子粗地反复说那些人是赤马探军------但是又怎么了?他们挨上一枪不死?!

    金正植将军气得不搭理王玄彬队长了,他减少了上船的次数。

    反正他自认为自己知道那机帆船是怎么回事了。

    不就是用油烧一大锅水,然后用水汽推动一根长轴,再带动螺旋桨嘛,说出来就不神奇了!

    到了现在,那机帆船上的锅驼机锅炉上的自动稳压器若是再自动排汽减压,就算发出的啊啊声再大,也没有高丽人害怕了。

    他们会指着那升起的白汽说,看看,他们又烧多了水!

    王玄彬队长真正关心的是鸭绿江江口的海军基地建设。

    在他们刺刀的看管下,一千多个俘虏非常乖巧的劳作着------不是他们爱流求海军,而是真心怕自己掉到高丽人的手中。

    就算不杀不打,他们也怕活活饿死。

    给流求海军做活,他们竟然能吃上三顿饭,而且吃食竟然与高丽军人吃的一样!

    从鸭绿江上游源源不断漂流下来的硬木给他们提供了好用的建材。

    能容纳一千人的海军基地,无论是停靠码头还是木板式住房,一天天地成形起来。

    王玄彬队长满头大汗的从木材烘干房里出来,他估计入冬前肯定能完成简易的建设,等到明年再运来一些水泥构件就更完美了,肯定完成郭大队长要求建成半永久式基地的命令。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烈日当空,所有的人都躲在木房里吃午饭。

    金正植将军第六次装作没事人一样来这里看看了。

    这几次,他都是一路坐着小船,带了几个亲兵,悠哉悠哉地就顺着江水漂下来。

    这个家伙每次要到海军基地时,都故意站在船头,双手背在后面,任那江风吹拂他的长须和丝棉长袍。

    装逼一般的飘飘然------可是连基地哨兵都知道,这个家伙又来蹭吃蹭喝了。

    这些时日,每到九和十的休息日,这个家伙准准就出现了。

    对于他和他的几个亲兵,海军基地里一路放行,这家伙也就是像来自己的军营一般,直接就找到了王玄彬队长。

    金正植将军说:“休息时日,王队长也不休息吗?”

    “赶工期,上午劳动,下午再休------”

    其实王玄彬队长这话都回答他四五遍了,他还问!

    “也好------正好与王队长共进午餐,这次真有事要商量-------上次那美酒还有吧?”

    “------有。”

    能有啥事?想喝酒吧?!

    “好啊,你们的后勤真好啊,一个月都送来好几千吨的货物-------”

    这个家伙都开始学会用吨来计算了!

    王玄彬队长说:“那大部分都是给你们的货物------拔给我们基地的东西不多!”

    好吧,那个家伙带着亲兵像领着王玄彬队长一样,去了海军军官食堂。

    一路上,他还点评呢。

    “王队长,你们这木屋建的好啊,尖顶的,知道我这里冬天雪大------”

    “知道,山东地区也下大雪!”

    按流求海军的规矩,战舰三副和小分队长以上的军官可以单独设立食堂,不必与普通海军战士一样,而且节假日可以饮酒,还可以叫小炒------这些需要自己付费。

    金正植将军肯定知道这些,他直接替王玄彬队长点了,说:“来一瓶椰花牌酒------可不要椰子牌的啊,要两个酱猪手,一份锅包肉,西红柿酱多一些!

    再来一份麻辣豆腐,要大麻大辣------再来一盘油炸花生米!

    -------好了,我就点这些了,王队长,你还要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