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

    流求岛上的张岛主哪里能马上知道日本那面的变化,他还等着对方的回信呢。

    不过,很快,他倒是收到了济州岛的电报,汇报说石见国地区的商人和技术员都平安到了岛上,暂时安置安毕。

    张岛主回电报表扬了他们,只要人没事,剩下的都好办。

    从石见国银矿运回的银矿石确实是都存放在济州岛上,一来因为那里离日本近,可以更快的运输,时间和速度就是白银和黄铜嘛。

    二来,他准备以后在济州岛提炼白银,因为那里防备森严便于保密,以目前世界上的军事实力,那里可以算是牢不可破的堡垒了。

    在他的计划里,他准备训练出一批有色金属的冶炼人才来,到时候分出一些,让流求海军带着去美洲大陆发展,那里的白银矿藏更多,品位更高!

    而且只要形成了良性循环,距离和时间都敌不过源源不断的运输了。

    他要在济州岛建起自己的白银和黄金帝国!

    当然,他知道白银和黄金不是真正的财富,只是等价物,流求岛持续的建设和生产,产出更多的物资,那才是真正的财富。

    可是,更多的白银黄金天然会是支持流求币坚挺的大助力!

    胡镇南大哥第一次上了济州岛,还是豪哥他们领着他逛了逛。

    除了军营进不去,那些高大的城堡进不去外,其它的地方都能去。

    八月份的济州岛,正是格外美丽的时候。

    岛上那一座最高的山峰在蔚蓝的天空衬托下显得非常清秀,就连那巨大无比的火花式无线电的铁架子天线,竟也能透出一股英气来。

    和其它的地方相比,济州城的商业并不繁华,人口也不多,只是方方正正的,有一种安安静静的感觉。

    这样的城市不适合胡镇南大哥这样的人呆着-------太闷人了。

    人贩子豪哥却喜欢这个城市,他处处显示出自己很熟悉这个地方。

    他带着胡镇南大哥到了济州岛的北面,那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原。

    在那草原上,胡镇南大哥第一次见到了无数的马匹,第一次见到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

    两人央求了牧马人,让他们骑上了两匹马,他们纵马狂奔了几圈后,感觉出了一身汗,便停了下来。

    找了个树荫坐下,开始抽起了烟。

    豪哥摸着那野草说:“这里的草又多了几样,想必是那张岛主又着人洒了草种。”

    先前,豪哥通过种种手段贩卖到高丽女时,总是先来济州城调教一下,他在这里有一处大房子,那是花了大价钱修建的。

    经过调教的高丽女可以卖出更好的价钱,所以,他对这里非常有感情------本来想,以后贩卖日本女子时,也同样在这里先花费一些时间调教-------可惜还没有开始贩卖呢。

    胡镇南大哥没有心思关心那些花花草草,他不想知道那牧草有啥用,再美的野花他也可以一脚踩去!

    他长叹了一口气,说:“我等真的还能回去吗?!”

    豪哥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的说:“能!你未曾在登州军港见到过那些大船!”

    好吧,事已如此,只能耐心等待了------他深深地理解了,再能打的黑社会也打不过小国家的军队,不是一个层次。

    在他们刚刚离开石见国码头时,那些前来驱赶和接管的军队就到了。

    他们甚至还能看到那日本骑兵在码头上得意地来回纵马!

    没角牛和钻天耗子两个人各自搂着自己最心爱的日本女侍------其他的,都被他们给了一些钱钞,打发她们先回家躲一躲,让她们好好等着自己回来。

    没角牛到了现在还在不停地说:“为何不全让带着?你说为何?”

    钻天耗子不愿搭理他,阴沉着脸说:“船上这样挤,能让你带一个就不错了!闭嘴!!”

    胡镇南大哥痛苦地捶了一下船舷,骂道:“我们刚来此处时,这里不过是一个小渔村,才有几个屁人?等我们把这里建成一个繁华的大城后,我们竟然成了外夷,竟然被赶走了!

    他们真是一群伸手就抢的强盗!”

    那个开酒楼的大宋商人落泪了------他的心血全完了,他留下的酒楼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砸了,也许就算是能回来,那里也是一片狼藉了。

    他的眼泪勾起了许多人的心事,是啊,若是什么都被毁了,就算回来了,也全完了。

    三千多人的伤感似乎把运送他们的五桅帆船压重了!

    御家人内领管平纲赖派出的石见国代官叫北条武光,是北条家族里的后起之辈。

    他带着一百骑和三千足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石见国,但是还是晚了一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外夷坐船逃了。

    他们的身上定是带着金银细软------可惜让他们跑了!

    不过,他们留下来的也许更多!!

    北条武光下令马上收缴此处外夷人的财产,全部都充公-------他还特意去石见银矿看了看,他看不出有什么银子在里面,但是,他接到的命令同样是完全接管。

    他让人继续开矿,那矿石也都先堆到码头上,等以后运回镰仓城。

    他的手下在一家酒楼里竟然发现了白酒,北条武光当时口水就出来了。

    镰仓幕府确实发布过《禁酒令》,但是,在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还会是有人偷着酿造。

    有需要就会有市场,无论公权力有多大,都是禁止不了的,这是定论。

    北条武光是个酒量不大的酒鬼,他当时就带着几个军官去了,那里竟然还能找到一些新鲜的食材,他们正好用来下酒。

    真好喝,真好吃啊,不花钱就能得到的享受太让人舒服了。

    更好的是,他们还发现这里竟然建起了一座大澡堂,名字叫梅汤!

    早在隋唐时期,佛教传到了日本,最初的澡堂是给修行者浴身的,后来,到了镰仓幕府初期,也开始面向大众了。

    为了节约成本,这种澡堂本来都是男女混浴的,而且地方很小。

    但是,这个叫梅汤的澡堂,竟然能有三层楼那么大!

    而且,那里好像还不是烧木柴的,他烧的是煤------好在那些外夷跑了,但是还有几个日本伙记仍然在那里。

    北条武光醉醺醺地让那几个日本伙记赶紧烧热汤,让他们轻松一下。

    他们进去后,啊,那里四处都镶些昂贵的瓷器,竟然还是男女分开沐浴的。

    澡堂里的水很快就热了,但是他们不明白那水为什么会咕咚咕咚地叫了起来。

    一个日本伙记解释说,那是热蒸汽,这水是用热蒸汽加热的------好吧,他们都没有听懂,管他呢,先泡了再说!

    日本伙记还给他们一人一条叫毛巾的东西,啊,真好啊,他们用毛巾盖住了脸,沉在热水里享受。

    这个时候,北条武光突然发现棚顶上写了一行字:

    必ず戻ってくるから!

    北条武光笑了,心里说,你们根本不敢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