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战兵对战兵
    无数马的,人的部分器官组织飞上了半空中,很快又落下,然后不分你我的混杂在一起了。

    然后炮手们快速装弹,争取最后再来一轮------这个期间,船上的水手不甘寂寞,他们操起大栓枪向着还能站立的武士开枪!

    两条三桅战舰上右舷的二十四门青铜火炮,回上其它三桅战舰的甲板青铜火炮的助攻,这次冲锋的非常有血性的武士们死亡惨重。

    三百骑的骑兵已经是镰仓城里所有的骑兵了,他们跑起来还是蛮有气势的!

    第一轮次的炮弹全是霰弹,而且由于炮程极短,不过一百米,这就好像是抬着火炮冲着对方的鼻子开炮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需要在码头上留下人员来防守的原因,怕误伤了自己人。

    ..,

    郭勿语大队长转了头,他去关心他的海军陆战队员了。

    他说:“敌人的勇猛永远要让我们更加冷静------”

    侯东方大使白了他一眼,占了便宜还卖乖,很有我老侯的风范。

    三桅战舰的炮手们很气愤,他们尽最大努力快速填装炮弹却没有了用武之地。

    他们攻击不到那些陆续赶来的足轻们,何况他们还都是装的霰弹炮呢?!

    郭勿语大队长这个时候发出命令了:“让023,024抛射二十厘米实心弹,争取打乱对方的队形!”

    传令兵迅速去用旗语通知两条已经下摆完毕的五桅式战舰,他们两个距离沙滩最近,不到四百米的样子。

    这个距离开炮,吓唬人的成分更大一些-------只要调整好角度,别误伤了自己人就行。

    后面陆续赶来的足轻们一部分是正规兵,其它很多都是临行拼凑起来的,他们中有的刚才还在种地或做工呢,转眼间就被拉上战场了。

    他们很多人连背后的战旗都没有插。

    郭勿语大队长后来弄明折了,原来日本战兵背后插旗是有原因的。

    前文说过,日本从镰仓幕府时代开始,天皇一直是傀儡,幕府将军的大权也旁落到执政家族。

    他们在地方上几乎是诸侯割据,不大的国土却分为几十个“国”,这些“国”的统治者叫做“大名”或“守护”,就是一方的土霸王,拥有自己领土的人事、财政、法治、军事权,拥有独立的军队。

    明面上,他们都是执政家族的御家人,但是,他们却会因为某某利益,隔三差五就要与邻国打一仗。

    独自养活一支大军太费钱,他们基本都利用农民来参战。

    农民平时插秧耕田,战时抓个长矛当足轻。

    军队打仗,谁都知道统一铠甲整齐划一最好,但众所周知,这个时代的日本很贫穷,物资极其短缺,对于大名来说,要给每个士兵都配备同样的装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怎么避免混战中,自家的刀砍到自家人呢?

    于是造价廉价、方便辨认的“背后插旗”应运而生,但是,由于此次军情紧急,那些被征召的足轻连军旗都没有来得及插。

    不过因为是要对付好几十年都没有出现的海盗,他们本来心里也不太怕,像那些有热血的码头工人一样,他们有的也不过是拿着一根棍子就来了。

    郭勿语大队长看到那些扑向海军陆战队的足轻中,有五六百人是在背后插旗子,他竟然还以为那都是军官呢。

    他赞叹道:“日本军队真是勇猛啊,军官全都带队冲锋!”

    事实上,他也许误会了,那些足轻勇猛冲向海军陆战队的原因里,还主要有躲避码头上那些三桅大船的成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又冒烟,又冒火,发出巨大响声的大船!

    更没有想到过,那些原本让他们不敢正视的武士们竟然会全死在路上!

    不要去招惹那些大船------

    那个被镰仓城的御城守北条东二门派去带领足轻们的手下,他真的是胆战心惊地冲向那些手持短矛的海盗们------他们把所有的恐惧都化成怒火撒向那些可恶的蓝衣和绿衣海盗们了!

    冲啊,冲啊!

    这个时候,他听到海面上响起了沉重的轻隆声,他转头看去,见到十几个球状物,在空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向了他的方向------幸好,大多都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去了,有几个打到了海里,掀起巨大的浪花!

    只有一个球状物好像滚进了自己的队伍中------顿时,队伍乱了一些!

    不过还好吧,那些蓝衣和绿衣海盗没有趁乱进攻,他们仍然站在原位,平端着短矛像是在等着自己。

    那个手下知道,对方可能是以逸待劳,但是,这不算啥!

    他挥动着太刀,怒吼着带头冲上去了!

    其实船长拔出自己的短火铳正等着他呢。

    最后一个武士举着太刀啊啊叫着,他确实冲到了地点,但是他不知道要砍向哪里。

    那船舷高出码头三米多呢。

    有几匹侥幸没有被打死打伤的战马,它们嘶叫着,四脚跳跃着,马上回身逃跑------可是那些幸存的武士却依然举着太刀,向前冲锋!

    “啪!”“啪!”“啪!”

    一开始零星的枪声越来整齐了,那些冲锋的武士竟然没有发现自己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

    啊!

    最后一个武士终于冲到了船舷处,他满脸都是鲜血,看不清他的面容,那可能是他的同伴的-------

    剩下的武士也许是头脑发蒙了,这不是他们习惯的夺城或是袭击之战!

    是有些欺负人了,流求海军知道日本武士们还是没有明白什么是热兵器时代------这一次杀伤作用太大。

    船长撇着嘴,冲着那武士开枪了,十几米远的距离再打不出,不像话了。

    最后的武士应声倒地。

    那三桅大海船的船舷下竟然会突然出现了六个窗口,还推出了六个管子------それはなんですか?!

    索咧哇,囊得斯嘎?!

    他们后面跟着的北条家族武士蹦蹦跳跳地竟然也跑得飞快!

    快要到可以抛射的距离时,镰仓城的御城守北条东二门看到了一幅神奇的画面。

    那是什么?!

    可惜,他没有听到回答,却只见那窗口的管子冒出了一股一股的白烟和火光,他连轰轰的炮声都没有听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